電子報詳情頁

微言新義/警惕暴雨衝擊秋糧生產\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梅新育

  圖:2013-2020年中國糧食產量分布

隨着河南超級暴雨蔓延到鄰近的河北等省份,用「河南暴雨」名稱已經不足以準確表述這場雨災,用「華北暴雨」一詞表述更為精準。那麼,這場超級暴雨對中國經濟與民生的最大衝擊會是什麼呢?

整理2020年全國十三個糧食產量2000萬噸以上的省份數據,從中可知,河南與鄰近的山東、安徽、河北四省均為中國名列前茅的糧食生產大省,2020年糧食產量分別為6525.8萬噸、5446.8萬噸、4019.2萬噸和3795.9萬噸,在全國總產量中佔比分別為9.7%、8.1%、6.0%和5.7%,糧食產量全國排名分別為第二、三、四、六名。與其他糧食生產與出口大國相比,四省糧食產量均可抵得上一個海外糧食生產與出口大國。也因此,河南與山東、河北、安徽四省糧食生產若有重大閃失,國際市場很難彌補由此產生的糧食供求缺口,甚至根本就不可能。

整理2021年九個夏糧產量400萬噸以上的省份數據,可以看出,在夏糧生產中,河南、山東、安徽、河北四省地位更為重要,依次包攬全國夏糧產量前四名。僅河南一省,今年夏糧產量就佔全國夏糧總產量的26.1%,相當於2020年全國糧食總產量的5.7%;四省今年夏糧產量合計9623萬噸,佔全國今年夏糧總產的66%,相當於2020年全國糧食總產量的14.4%。河南及山東、安徽、河北四省夏糧生產若因這場超級暴雨而「泡湯」,對全國今年夏糧供給堪稱滅頂之災。

幸運的是,這場超級雨災發生在河南及山東、河北、安徽、湖北、陝西等鄰近糧食生產大省夏糧收割基本完成之後,因此尚不至於直接衝擊中國夏糧生產中對雨災最脆弱的收割環節,但對夏糧生產、供給全局中的加工、儲運等環節仍然有可能產生嚴重損害。

7月14日,國家統計局發布《國家統計局關於2021年夏糧產量數據的公告》,彼時全國夏糧只有甘肅、寧夏、新疆部分地區小麥收穫尚未完成;7月17日,橫掃河南全省、波及鄰省的超級暴雨襲來,已是國家統計局發布夏糧產量數據後第三天。因此,這場暴雨對河南和山東、安徽、河北四省小麥收割應該沒有直接影響,但收割之後的曬乾、收儲等工序不可避免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特別是農戶自家儲藏、尚未交售的糧食,他們的收儲設施能否經得起這場超級暴雨的衝擊,令人擔憂。

因此,就當下而言,防範這場雨災影響糧食安全,重點應該是收儲等設施,特別是尚在農戶自家收儲之中的糧食。如有受潮等損失,需盡快補救。此外,華北及黃淮海平原雨季集中於每年「七下八上」,亦即還要延續近一個月,河南暴雨也向相鄰其他產糧大省發出了警報。特別是山東、安徽、河北、江蘇等省,它們迄今在這場暴雨中受災較小,或者沒有直接受災,但在未來的一個月呢?

結合上半年全國降水及自然災害總體情況,這場暴雨有可能從多個方面損害秋糧生產,特別是南方秋糧生產,對此需要給予足夠警惕防範。

首當其衝的是災區田間尚在生長期的秋糧作物,受損程度幾何?由於暴雨區早已不限於河南,而是蔓延到了鄰省部分地區,且雨季還要延續近一個月,秋糧作物遭受暴雨損害的災區還會繼續擴大。不僅如此,中國南北方降水往往存在「蹺蹺板效應」,一方澇則另一方旱;去年年底至今年上半年,南方偏旱而北方降水偏多,河南發生這場雨災,是否意味着下半年南方旱情將進一步加重?如果是這樣,對南方秋糧生產影響程度如何?

根據應急管理部發布的《2020年全國自然災害基本情況》和《2021年上半年全國自然災害情況》等報告來看,2020年底開始的南方局地旱情在今年上半年進一步發展。去年底以來,雲南大部、江南南部、華南等地降水量比常年同期偏少二至五成,且南方大部氣溫較常年偏高。上半年全國共發生二十次強降水過程,面降水量253毫米,比常年同期偏少8%,華南前汛期比常年偏晚二十天,東北西北部和南部、西北部分地區、黃淮東部等地比常年偏多三至七成,華南南部及雲南西部、四川西南部等地則比常年偏少三至五成。

總體而言,上半年乾旱災害累計造成雲南、廣東、浙江、江西等十四省區533.5萬人受災,121.4萬人因旱需生活救助,農作物受災面積43.13萬公頃,直接經濟損失26.2億元。在此基礎上,如果河南暴雨導致南方旱情進一步顯著加重,那麼對中國秋糧生產的影響就有可能上升到相當程度了。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