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如是我見/在朵雲軒\陸小鹿

讀張愛玲的《金鎖記》,記住了開頭的一句話:「年輕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該是銅錢大的一個紅黃的濕暈,像朵雲軒信箋上落了一滴淚珠,陳舊而迷糊。」張愛玲素喜在文中植入自己喜歡的物品,足見朵雲軒信箋亦是她的心頭好。

在舊時,朵雲是書信的雅稱。朵雲軒,主售文房四寶。狹義上的文房四寶指筆墨紙硯,廣義可涵括茶壺、扇子、書架、香爐等等書齋裏的裝飾品。即便我非古玩界人士,亦聽過「北有榮寶齋,南有朵雲軒」的說法。南方的朵雲軒,總部即位於繁華的上海南京東路步行街。灰瓦紅木高樑,店舖古色古香,黑色招牌上寫着金色的「朵雲軒」三個字,大門兩邊掛着一副對聯:「門通九陌,藝振千秋,朵頤古今至味;筆有三長,天成四美,雲集中外華章」,聯中巧妙地嵌入了「朵雲」二字,使人一讀便覺古韻高雅。

我來朵雲軒,並非為了買東西,只不過為了瞧一瞧。新近開始練習字畫,對朵雲軒自是多了一份關注。走進朵雲軒,如同走進了一個小型古玩博物館。店內大廳做了挑高設計,櫥窗內陳列着琳琅滿目的茶壺、印章、信箋、毛筆、宣紙……單茶壺造型來說,就分六方掇球壺、升方壺、扁櫻壺、漢瓦壺、三友壺、禪燈壺、金牛壺等等;從製作泥料來分,又有大紅袍泥、朱泥、清水泥、紫泥、段泥等不同講究……如此精深細膩,等待我揮灑激情和時間去探索。

朵雲軒,還像是一個微型美術館。大師們的木版水印畫,靜悄悄掛在牆上:林風眠的仕女、吳昌碩的花卉、齊白石的蘿蔔,鄭板橋的墨蘭、徐悲鴻的奔馬……木版水印屬於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它集繪畫、雕刻和印刷為一體,根據水墨滲透原理顯示筆觸墨韻,可以逼真地複製各類中國字畫。原來,複製字畫的技術也可以成為一門非遺。近距離站在畫前,完全看不出一點複製的痕跡,這使我不免感嘆,祖國的傳統技藝真偉大。

朵雲軒,還是一個引人遐想的地方。樓上既是藝術品展覽區域,同時也售賣字畫。既有百年前的大家,亦有當代的九○後○○後藝術家,也看到一些殘缺的藝術品價值不菲。漫步其間,好似在薈萃百年的名人沙龍裏神遊,我不禁也做起了發財夢,該留點什麼給我的後代呢?

人於沉浸之時,總是不覺時光溜得很快。不知不覺,我竟在朵雲軒裏消磨了兩個小時。離開時,耳邊響起徐志摩的一句詩:「我是天空裏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又想起紀德的一句話:「我的愛消耗在許多美妙的事物上,我不斷為之燃燒,那些事物才光彩奪目。我樂此不疲,認為一切熱衷都是愛的耗散,一種甜美的耗散」──這個下午,在朵雲軒裏,就有一種愛的、甜美的耗散。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