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和田驚喜!\馮煒光

  圖:新疆和田團城內一對維吾爾族新人拍結婚照。\作者供圖

由南疆喀什自駕回烏魯木齊,最直接是走高速公路,全程一千四百八十七公里,大概需要十八個小時。但筆者捨近求遠,向新疆的東南方向走,先到和田,然後在民豐北上輪台(就是公元前八十九年即漢武帝征和四年,發表《輪台罪己詔》的輪台。劉徹本人當然沒有來過輪台,但他是以此地名來發詔,此詔成為研究西漢歷史必讀史料),再由輪台向東走向庫爾勒,之後便折向北回到烏魯木齊。筆者這樣走,全程二千零四公里,較上述多了五百多公里。

這樣走只有一個原因:走入我國最大、全球排名第五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因為我國工人竟然在這全國最大移動沙漠中建了三條瀝青公路,筆者擬走的是輪(台)民(豐)沙漠公路,又名塔里木沙漠公路(全程五百二十二公里的二一六國道,是全球修建於流動沙丘上最長的公路)。

要這樣走,宜經停和田這個古「絲綢之路」重鎮;因為一口氣由喀什跑下去,人太累,而且一旦錯過了旅店,便要在沙漠路邊過夜,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到和田,有兩個地方是必去的,那便是團城及和田夜市。

筆者由喀什開了八小時車到和田,在和田迎賓館稍作休整,房間之整潔,令筆者驚喜。之後便駕車去了團城。團城意謂「團結之城」,其富和田「阿依旺」特色的居民建築是網紅打卡點。筆者在團城蹓躂,也見到一對維吾爾族新人在此拍結婚照。

筆者之後繼續深入團城,發現了一家名為「團城人家」的網紅餐廳。筆者在這裏點了手抓飯、豆角炒羊肉、酸奶和蜜糖,盛惠九十九元人民幣。餐廳除了「美」還是「新」,原來在二○一六年四月時整個團城包括這餐廳都是破舊雜亂的,但在當地政府花大力氣「活化」下,把原來破落的棚戶區改造成今天花園式街區。更重要的是一系列的零售和餐飲,締造了就業機會和煥發出經濟活力。

筆者曾在二○一三年出任香港市區重建局(URA)非執行董事,深切體會到在香港進行「活化」之艱難。「活化」香港中環街市,便有點「活化」和田團城的況味,但團城面積大得多(方圓二十六公頃,涉及三千五百戶)。香港諮詢來諮詢去,又有一連串的司法覆核,令「活化」舉步維艱,徒令大量就業機會和經濟產出,白白流失。在內地則沒有這些羈絆,說幹便幹,二○一六年時還是一片破舊,二○一八年時便已煥然一新。「團城之家」這餐廳更是遊客必到之處,且價錢不貴,很顯然這些店舖的租金有政府補貼(據說商戶平均年租金不到二萬人民幣),不用像香港一樣,辛辛苦苦「活化」完了,便因為重建項目是和大地產商合作的,於是大地產商擇肥而噬,開出天價租金和業務分成。若從小商戶的角度看,哪個制度能直接快捷地「活化」、哪個制度不會讓大地產商擇肥而噬,便是好制度。香港宜要思考一下如何體現「行政主導」及不要再被大地產商「綁架」。

飯後去了和田夜市,夜市其實有新、舊兩個。筆者只去了新夜市,到達之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左右,但其門如市,勁歌熱舞。筆者一進夜市,立時想起香港。香港若有類似夜市,光是「限聚令」,便令夜市水靜鵝飛。當然和田夜市也要求進入的每個人掃「健康碼」,確保是綠碼才放行。香港還未有力推「健康碼」,本地疫情似無若有,令港人不能如新疆和田的同胞一樣過正常夜生活。

和田當然也有不足之處,由白天到黑夜,天上都是灰蒙蒙的,故筆者所攝照片也像抹了一層薄紗似的。這是因為和田位處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故沙漠的沙每時每刻都吹來覆蓋這綠洲。筆者在和田夜市停車,發現露天停車場的車輛都會蒙上一層細沙。這種和沙漠毗鄰之苦是生活在海邊的港人難以想像的。故筆者對和田迎賓館之整潔,倍感驚喜。

這也是為何筆者把此文起題為「和田驚喜」,而非「和田驚艷」;因為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沙令和田蒙上一層「面紗」,難窺其艷麗全貌。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