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人生在線/親情的「陌生時段」\姚文冬
就像我乍走進這個夢幻的清晨有些不適——我極少在這個時段回家;父母也有些茫然——他們,應該好多年沒在清晨見過他們的兒子了。我們共同置身於一個「陌生時段」。
客居人語/沉默的華人\姚 船
同根同脈,品性也相似:於內重親情,顧家庭;出外多幹活,少說話。異國他鄉,雖掛着「民主、平等」旗號,但歧視陰影隨處可見,少數族裔哪能暢所欲言?所以,多數華人仍信奉「沉默是金」。不少西人因此把華人視為「沉默的一族」。
市井萬象/「禁毒資訊天地」重開
翻新後的禁毒資訊天地內設多項互動多媒體設施和裝置,包括動感遊戲和顯示毒害的人體影像裝置等,由東華三院協助營運。
繽紛華夏/傳奇金雞立坪石\霍無非
金雞嶺是突兀的、挺拔的、雄奇的,挾遠古造山退海的磅礴氣派,居南嶺餘脈的險要地勢,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每次路過,我都凝眸注視着它。真正的實地探訪,是在一個入冬的下午,淅淅瀝瀝飄過細雨不久,天還濡着,黯着,似乎隨時再擰出一把雨來。都說粵北比珠三角冷,這話不假,坪石鎮明顯更冷,從韶關經樂昌抵達這裏,一下車,禁不住打了個哆嗦。然而在鎮中覓到「金雞嶺」的石牌坊,抬頭再看頭頂上巨大山岩遮天蓋地庇護幢幢民居,成為另一類生物的棲息地,不禁對大自然的造化嘆為觀止,一股熱流頓時傳遍全身,腳下更有力了。
准風物談/牛酒日\胡竹峰
黎人鄉野圖也古典也幽靜,想起韓滉的畫境,是五頭牛,形象不一,姿態各異,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頭。或許是唐風,那些牛大多肥碩、健壯,不像黎家的牛大小不同,高矮不同,胖瘦不同,毛色不同。自然比畫作還更好看,好看在自然上。巧奪天工,談何容易,畢竟人力有限。或許近來古畫看得多了,更嚮往風吹草木。紙本布本水墨丹青,看得見模樣形狀,聞不見瓜果飄香。
人生在線/舒展的生活\楊不秋
我必須先低頭承認自己不是個勤奮的人,雖然從小就被一直反覆灌輸着各種讚美勤奮的傳奇故事。懸樑刺股、鑿壁偷光、囊螢映雪之類的模仿起來都有困難,但是誰的青葱記憶裏還能沒有一張桌角刻着一個「早」字的舊課桌呢?
自由談/當年足球\郭曉懿
自從羅納爾多和小羅退役之後,我基本上就沒怎麼看過足球賽。或許在我心裏,屬於我青少年時期的足球已經徹底謝幕了吧。還記得當時中小學生的時候,一旦到了世界盃時期,大家都會如火如荼地討論着自己喜歡的球星的表現。我甚至記得,在世界盃期間,巴西對英格蘭的比賽,正是班上的自習時間,結果男生們偷偷地把課室的教學電視打開,調成靜音模式,於是全班不論男女,都放棄了自習,一起看比賽的直播。或許,相比於自習,這才更像是世界盃期間該幹的事。
時地人\梁貝爾
晾衣服守護者。
如是我見/從不冷寂的電視路\鄺凱迎
內容是電視吸引受眾的關鍵元素,過去是而今天亦然,數碼技術的不斷發展,受眾得以享視聽優質服務、頻寬使用效率創造多主題頻道選擇機會,電視得以存活不被新媒體取代。
閒話煙雨/道可道,是茶道(下)\白頭翁
茉莉花茶唱響老北京的老胡同、大雜院。那年代一壺茉莉花茶能使大雜院一院的老少爺們,半胡同的「膀爺」,「侃」到月朗星稀。茉莉花茶敘眾,還因為那時候北京夏天太熱,小屋蒸籠似的,人口太擠,就搖着芭蕉扇,趿拉着硬板鞋,端着大茶缸,天南海北侃起來。其實那壺茉莉花茶,就是一壺茶葉末,茶葉店賣的「下腳料」,但北京爺好面子,不說茶葉末,只喊一壺高末,配有茉莉花。壺中的確有一朵盛開的茉莉花,那是主人自己加進去的,茉莉花也是自家花盆栽種的,摘下的花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喝剩下的茶葉末又被放到花盆中養着茉莉花,北京人的花茶緣,茉莉花茶。
如是我見/西南聯大往事\楊田田
西南聯大辦學期間,條件非常艱苦,但師生們以驚人的毅力克服了困難,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存續九年間,共有約八千名學生在西南聯大就讀,不少學生後來成為各行各業的優秀人物,成為中國的脊樑。校友中的知名人物非常多。據統計,有一百七十多位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等。有楊振寧、李政道二人獲得諾貝爾獎;趙九章、鄧稼先等八人獲得「兩彈一星」功勳獎;黃昆等六位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宋平等則成為國家領導人。
市井萬象/「百年無極」
圖為參觀者觀看展出作品《漢卡·扎布羅夫斯卡肖像》。\中新社
柏林漫言/入 冬\余 逾
上個周末氣溫還在十二至十五攝氏度,加上暖烘烘的太陽,公園裏的小孩們大都只穿着T恤光着胳膊,在草地上打滾奔跑。要不是旁邊樹林裏的樹葉已經變黃飄落,還真以為這是春和日麗的春天。人們都抓緊機會出去徒步秋遊,享受着可以穿短袖看秋葉的日子。
人與事/如天行健\吳 捷
母校北京一零一中學,很有些古希臘遺風,認為健康的體魄是一切的基礎,所以向來極重體育,要求學生每天跑步去離教學區數百米的操場做兩套課間操,每周四節體育課,高強度訓練,雷打不動。當年教我們體育的老師有兩位:北京市特級教師梁學誠,高級教師郭明泰。二人其時年過半百,十二三歲的我們淘氣,背後叫他們「老梁」、「老郭」。初識不久,老郭笑嘻嘻道:「咱們年級有兩個體育老師,涼(梁)老師和熱老師。」「原來您姓『熱』呀?」有同學打趣。他笑得更開心了:「鍋(郭)不是熱的嘛。」
閒話煙雨/道可道,是茶道(上)\白頭翁
唐時飲茶和我們今天不同。唐時先把茶採下,炒熟,晾乾,做成茶餅;飲用時,再用力將茶餅撬開,用特製的茶碾碾碎成末,還要用專用的茶篩一遍遍過篩,然後才能沖水,在泡茶之前還要適量加入鹽。當年法門寺地宮出土了一套唐時飲茶的茶具,那是唐僖宗皇帝敬奉給釋迦牟尼的貢品,玲瓏剔透,工藝巧妙,從茶刀、茶磨,到茶杵、茶篩一應俱全,是大唐宮廷茶具,彌足珍貴,亦為唐代飲茶須加鹽之佐證。中國人那時講究在茶中加少許鹽,且把茶碾成粉,沖成湯,至宋時仍未變,宮廷及士大夫仍然喝茶加鹽。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