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見/春 雪\李丹崖
舟在水上行走,雪落到水裏,稍浮即融,落得久了,浮的時間久一些,河的表皮冰冷,內心溫熱,畢竟是接着地氣呢。
繽紛華夏/長安行\學 勇
去年十月底我又去了西安。堂侄畢業於交通大學,依交大校規可攜親屬參觀校區。我和妻子隨同他由南門進,觀賞畢又從北門出。忽見對面幾十米處雄偉壯麗的宮門:八柱七間,歇山頂,黛瓦朱檐。堂侄介紹那裏是興慶宮公園,原來交大竟毗鄰唐玄宗李隆基的龍興之地。興慶宮原本是李隆基做藩王時的府邸,他登基後將其擴建為三大內(太極宮、大明宮、興慶宮)之一。只見園中水色天光,「龍池」碧波蕩漾,曾經享有「天下第一名樓」美譽的「花萼相輝樓」已修葺一新──那是開元、天寶年間長安城的地標性建築。重檐尖頂、丹柱碧瓦的沉香亭,彷彿將我們帶回了天寶初年那個春日:玄宗與貴妃共賞牡丹花開,宣李白到沉香亭作新詞以助興。李白宿醉方醒,高力士為他脫靴,楊貴妃為他研磨,《清平調三首》一揮而就:
客居人語/迷 霧\姚 船
在多倫多人眼中,自入冬至今,氣溫超乎尋常的暖和。大概只有前段時間二次暴風雪和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嚴寒,才讓人們猛省,這是真正的冬天。其餘時間,氣溫都在零度上下起落,一月底二月初本該非常寒冷,卻常是攝氏三四度甚至六七度。農曆大年三十竟然是破紀錄十四度。今冬不單少雪,還多雨多霧,有點像早到的春天。
自由談/無緣異香\吳 捷
香菜,這名字首先就不對。不少人覺得它有肥皂水味、臭大姐(蝽象)味,還有人認為是臭橡膠味、臭襪子味。第一次吃香菜,是小時候在舅舅家,餛飩湯裏漂着幾根從沒見過的長條綠葉植物。「這什麼呀?」我問。年長我十三歲的表姐輕鬆答道:「香菜!」出於對她的信任,我吃了一大口,然後……差點當場把五臟六腑全吐個乾淨。不是昔日北京胡同裏公共廁所那種轟轟烈烈卻單單純純的臭,而是一股東拐西繞揮之不去的氣味,浸潤黏濡,幽鬱氤氳,陰霾帶霉,久久不散。
文化什錦/元宵湯丸團團圓圓\方曉嵐
相傳隋煬帝在公元六一○年正月十五那天晚上,在洛陽搭台歌舞與民共樂,並做糯米丸子放在甜湯中,賜給臣子和歌姬作為晚食,這種無餡的丸子稱為浮圓子,也稱為元宵。吃元宵就是吃湯圓,是代表對家庭團圓的良好願望。
市井萬象/童趣綵燈
香港「甲辰年元宵綵燈會」會場之一的香港單車館公園點亮各式綵燈,迎接即將到來的正月十五元宵佳節。香港單車館公園的綵燈以「童趣夢幻樂園」為主題,一系列富有童趣、色彩繽紛的燈組將公園布置成一個夢幻樂園,令大人和小朋友可以一同共度良宵佳節。\中新社
柏林漫言/德國的香水文化\余 逾
人們所說的古龍水,這個用來形容中性或偏「男性」香水類別的通用術語,其實來源於德國城市的名字「科隆」,所以準確地說應該叫「科隆水」。
維港看雲/兩招見功架 立法有共識\郭一鳴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記得那年曾經與一名法律界風雲人物一起出席電視台時事節目,我問他:《基本法》白紙黑字,特區政府是否有責任為二十三條立法?他答有。「可是你一再公開表示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如何解釋?」他答:我反對,因為現在沒有立法的迫切性。這是明顯偷換概念,可是這種歪理曾經大行其道,折射出香港回歸後相當一段時間扭曲的政治生態。諸如「如果今日通過立法,今天會怎樣」這樣的問題,固然歷史沒有如果,但可以讓人反思。「一國兩制」是前所未有的偉大實踐,所有持份者都應該珍惜和維護「一國兩制」,並且在反思中總結經驗、汲取教訓、砥礪前行。
閒話煙雨/淘井記\白頭翁
那時我才知道水井還分「苦井」和「甜井」,苦井裏的水,打上來是苦水,不能喝;甜井裏的水打上來就能飲用做飯。兩眼水井不過幾十米,一口井裏的水苦澀澀的,另一口井裏的水卻甜滋滋的,我一直沒明白,難道在井下流動的地下水「老死不相往來」?後來到雁北朔縣,爬過一次北嶽恆山,在恆山山腰處有一座大廟,廟門前有兩口「兄弟井」,井口挨着井口,相距不過五尺,但卻一口是苦井,一口是甜井;從苦井裏打上一桶水,喝上一口,果然微微有股淡淡的苦澀味;甜井裏打上來的水真的清涼甜淡,入口入心。請教老僧,他讓我伸出手,然後徐徐道來:五指之近,盡在須臾,卻長短不一,各有所用。一指苦井,只有苦修苦行,方能苦盡甜來;再指甜井,甜中亦分清甜、甘甜,修行無止境,一步一重天。老僧好修行,講得深奧了。
黛西札記/鏡觀中國\李 夢
《鏡觀中國》以群像方式,記述一眾外國攝影師在過去半世紀以來遊走中國、拍攝中國的故事。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中國國門漸敞,並開始融入世界發展。外國商人來華開辦公司,留學生學中文,包括攝影師在內的外國藝術家好奇於這個古老文明國家的歷史與現今,紛紛來到中國採風、寫生,嘗試記錄居住在這裏的人們,如何在東西文明交融互動中,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與節奏。從法國人馬克·呂布(Marc Riboud)到日本人秋山亮二,從意大利人艾杜安奴·馬達羅(Adriano Màdaro)到閻雷(Yann Layma),不同國籍、不同文化背景的攝影師,不約而同將鏡頭對準中國,在城市、在鄉間,從南方到北方,揭開彼時此地的神秘面紗。
如是我見/清華園的烈士紀念碑\侯宇燕
論及清華園的墓碑或紀念碑,大多集中在大禮堂以西,水木清華附近。著名的如陳寅恪撰寫的王國維紀念碑,聞一多的雕像和後面的紀念碑,我上小學時全年級憑弔過韋傑三烈士碑,那刺向青天的碑體,顯現出烈士的忠魂和立碑者的摯情。還有水木清華山後的老清華烈士碑,他們犧牲於不同年代,卻都是清華人。那素樸卻令人難以忘懷的碑石上密密麻麻的名字,蘊含歷史的血淚。
市井萬象/龍躍花燈
近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以「龍躍花燈·喜迎新歲」為題,於香港文化中心露天廣場舉行元宵綵燈展。綵燈展由非物質文化遺產辦事處與本地紮作師傅陳耀華合作,製作以代表春天生機的青龍為主要設計元素的花燈,吸引眾多市民來打卡。\香港中通社
英倫漫話/難以抗拒\江 恆
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在研究可愛的本質。現在人們普遍認為,嬰兒是可愛的典範,當我們很小的時候,我們生來就會看起來很可愛,行為也很可愛,而且我們自己也會對可愛作出反應。當孩子可愛的時候,大人們都會注意他們、照顧他們,這不僅有助於孩子生存,也能幫助孩子學習如何溝通和合作。這就是為什麼可愛的東西趨向於嬰兒般的特徵,比如一個又大又圓的腦袋、有喜感的眼睛、胖乎乎的臉頰和四肢,再加上略顯笨拙、跌跌撞撞的步態等,就像佩奇和麥兜所表現的那樣。
HK人與事/摘草莓\周軒諾
大哥、大嫂分別開車接載我們到目的地。下午三時許,雖則烈日當空,我們都被太陽曬得快融化掉了,不過無礙大夥的興致。偌大的草莓園,目測有大半個標準足球場那麼大,外圍沒有圍欄阻隔,中門大開,大家心裏不禁犯嘀咕:「沒有圍欄,晚上豈不是會被別有用心的人闖進園子偷摘?」向下走幾步台階,再跨過兩塊厚厚的木板,便是草莓園的入口,園主一直站在入口處招呼來客。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