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新款迎新歲2/虎虎生威跨界演繹新國潮
除了青島啤酒、旺旺等在國潮市場上嘗過甜頭的老國貨品牌今次再戰虎年國潮外,愈來愈多的高端酒廠亦將目光瞄準於此,只是國潮作為一種文化審美,並非簡單的生肖與吉祥元素的疊加,從美學角度而言,這些搭上生肖國貨快車的品牌,還要向故宮文創、李寧等「國潮大IP」取取經。\大公報記者 徐小惠
新款迎新歲1/迎合中國消費者喜好 高奢品牌力推虎年限定
虎,本身即是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寓意美好的生肖之一,而在十二生肖中,虎也一直都是時尚界的寵兒。老虎與時尚單品有頗多契合點,比如,有適合做衣服、鞋、包等設計圖案的虎紋,以及黑色與橙色的色彩,這些在全球語境中都具有通用性,並且老虎的風格變化也頗多。採用虎紋,也能夠更自然地融入產品和品牌創意,進而弱化新春系列「命題作文」的刻意感。來看看今年品牌們的新春限定,有你pick的「虎」嗎?
獨特文化/生肖產品拓中國市場
相較於西方,中國市場擁有獨特的文化與價值觀,以及自己的傳統節日與本土符號,這些都讓奢侈品牌們意識到,中國市場是一個值得單獨制定營銷方案的市場。正因如此,從市場推廣的角度而言,推陳出新、多元且有水準的生肖元素產品,在貼近中國消費者們春節期間購物需求的同時,也不失為一種提升品牌熱度的傳播行為。
限定腕錶/把「老虎」戴上手
寶珀的虎年限定錶,在錶盤上融入了中華年曆元素,特別的設計之處,是將老虎形象放在了時計背面。
新潮穿搭/運動+休閒Athleisure服飾新風尚
人們在室內場合待的時間愈久,也愈發偏向於選擇舒適實用的衣服,「Athleisure」運動休閒風可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今期「品味生活」推介近期幾個熱門的運動休閒品牌,讓女生無論健身或上街,都穿出舒適與自信。\大公報記者 黃 璇
為精神健康 2月大踏步
「為精神健康Move It」2022邀請全港市民參與大踏步,在2月1至28日期間完成並記錄28萬步(大約每日1萬步),將可以獲得來自支持與參與機構的獎賞,該項活動亦鼓勵以公司或團體形式參與。詳情可瀏覽活動網址www.moveithk.com。
Lorna Jane運動內衣貼身貼心
Lorna Jane的設計整體比較簡潔,其運動內衣可依照高、中、低等不同運動強度作對應選擇,而「Compress & Compact Sports Bra」「Sammy Sports Bra」這兩款都屬於Lorna Jane全球經典熱銷款,也是品牌打響名堂的產品。兩款運動內衣都是高強度支撐包覆,吸濕排汗透氣,有兩種穿法。女生穿上做有氧運動的時候,它可穩定並保護胸部,有可拆卸的胸墊,胸墊也不會移位。
Sweaty Betty緊身褲設計大膽
Sweaty Betty的誕生源於創始人Tamara Hill-Norton和Simon Hill-Norton夫婦對運動服裝市場的洞察。「1998年的女性運動服飾看起來都非常無聊,設計乏味、暮氣沉沉,運動服飾並沒有真正在與女性對話,我想是時候為熱愛運動的女性提供更豐富時髦的運動服了。」這是Sweaty Betty官網上其創始人寫下的設立品牌初衷。
商機崛起/從瑜伽褲到運動生活方式
此外,一些表演藝術工作者、演員、歌手等,因為疫情隨之而來的出行限制,選擇在家做健身直播,不少年輕人也跟隨一些百萬訂閱YouTuber的頻道節目在家做運動,28歲的建築師Haley經常跟着Coffee(林芊妤)的頻道做「腹肌操」。Haley表示,「晚上在家運動就穿一套運動內衣,一條緊身褲。當下時興的運動休閒風格,無論室內室外運動、外出見朋友都適合,有些還可以穿去辦公室,不但穿得舒服,而且很有設計感。」
莫言:生花妙筆正在江海澎湃
文章馥郁,筆墨風流。如果說,小說是莫言精心營構的思想大廈,那麼書法就是他寄寓閒情的自然流波。近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著名作家莫言在北京接受《大公報》專訪。他表示,「從藝術修養上來講,一個作家如果僅僅會寫小說,只具備這方面的一些才能,還是比較單一。作家應該有書法、音樂、戲曲等多方面的修養,看起來,它們好像不直接作用於小說,但它們卻可以潛移默化地發生作用。」
學習詩詞格律有助創作
在莫言看來,只有把詩詞格律學清楚,才會明白古人是多麼偉大,過去讀李白、杜甫,知道他們的詩好,但並不清楚好在什麼地方,好到什麼地步。如果了解了格律,才能知道這種好的本質是什麼。詩人的想像力無論多麼豐富,但也是受限制的,猶如一個體操運動員在平衡木上翻跟頭,這才能顯示出他水平的高超。
虎年說虎/「虎亦是中華民族精神圖騰」
「虎乃猛獸之王,其咆哮呼嘯令星月顫栗、百獸懾服,其威其兇、其狠其殘,自是其形象中本具之義,畫家畫虎,也多是表現這些方面。但虎性中亦有慈的方面,這方面多被文人和畫師忽略。」莫言論到,畫出虎之威,畫師皆能也,而畫出虎之慈,畫師多不能也。
詩書作品追憶金庸
「論劍須縱酒,談詩必交心──撰陋聯並書兼憶金庸先生丰采於京華」這幅作品,表達了莫言內心深處的文人豪情。接下來,一首七絕,一首七律,都題作「莫言作詩憶金庸」。有趣的是,莫言還在書法作品下面附了一段「改詩小記」──「這首詩雖標明『打油』,但還是按七律來寫的。頷聯出句夏字拗,以對句第五字『蒙』救之。頸聯出句百字拗,以對句第五字『千』救之,但如此則造成了三連平大忌,故改為『香港明珠星月伴,神鵰俠侶鳳凰鳴』」。一片小記,既見莫言於詩之認真,亦見其於金庸之推重。
筆神何在?/在苦讀勤學 在不畏艱難
接下來,是莫言的一篇長文《筆神何在》。文章寫到:「縱觀天下萬物,以神名之者多矣。山有山神,河有河神。風有神,水亦有神。五穀有神。百花有神。又有財神、酒神、樹神、蠶神……凡此種種,不勝枚舉。」「……而筆神則非蒙恬將軍莫屬也。」不過,莫言同時提出,「將蒙恬將軍視為毛筆發明者顯然不妥,但視其為毛筆製作技術的改良者則是可信的。」
關於人類未來的跨學科對話
剛看到書名時,我心中一動,猛地意識到,人類的未來不一定是AI,但已不可避免地和它綁在一起了。這幾年,AI發展迅猛,對生活的影響日益深入,我們雖對此感同身受,但一想到「我們」和「他們」的未來不但相融而且互相制約,還是有些吃驚和不安。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