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不負如來不負卿\馮煒光

  圖:晚霞下的「天空之城」─超過海拔四千米高的理塘。\作者供圖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這是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傳世名句。筆者由成都自駕經三一八國道入西藏,理塘是必經之地,而這地方是倉央嘉措的出生地,這位清初時候的高僧、詩人,其傳奇人生,令人浮想聯翩。

筆者來到理塘時已近黃昏,航拍完漂亮的理塘後,便到去年十二月誤打誤撞發現的咖啡館晚飯。筆者去年因為自駕去稻城亞丁航拍,故曾造訪理塘(在理塘折向南便可到稻城)。今次自駕入西藏,理塘也是三一八國道入藏必經之地。由理塘再往前走二百七十三公里,便是西藏昌都市芒康縣了。

適逢中秋佳節,筆者因為要圓隻身自駕闖大西北的夢,故不和母親在香港過中秋。當然,回港容易回鄉難,再回到內地時又要經歷二十一天隔離,故筆者很猶豫。月圓人未圓,通關是何期?數以十萬計市民過去兩年中秋都未能回內地(近六百天不能互通),筆者只能扼腕三嘆再三嘆!

回說入藏行,筆者是在九月二十日早上由烏魯木齊飛成都,空姐說這航班一般都較正常早飛抵目的地;果真如此,故筆者在九月二十日下午三時便於成都機場旁的租車公司拿到預訂好的越野車。這個「兄弟」(筆者對越野車的昵稱)要在未來二十多天陪筆者走完八千公里,真的是「冇咗佢唔掂」。不過筆者在八月底至九月初的二十天裏,也是用租來的越野車在新疆跑了六千多公里,只要小心計劃,不要去闖只憑前人車轍的無路區,估計今次也應能順利完成。九月十九日晚還在烏魯木齊出席晚宴,聆聽當地朋友教益,二十日晚便住在情歌之鄉的康定,令筆者感覺很不真實,也令筆者驚嘆內地交通的發達。

由成都出發,經瀘定(就是紅軍一九三五年五月飛奪瀘定橋的所在地)再去康定宿一宵,便在中秋節當日早上經三一八國道,爬過海拔四千二百九十八米的折多山,下山後便到了三千六百三十米的新都橋,此地被譽為攝影家的天堂,在新都橋航拍完,便開始爬上近四千米的高山,之後又迂迂迴迴地到二千多米的平原,然後又再爬山,今次是爬上號稱「天路十八彎」的高山,爬到四千六百六十八米的尼瑪貢神山,四千米高的「天空之城」──理塘便在望了。筆者邊開車爬山邊航拍,走了近八小時,才完成二百七十一公里的「山中之旅」,其間可能因為高原缺氧,人非常睏,幸虧憑着途中休息及駕駛時不斷拍打自己,終於安全到達理塘。

理塘是「天空之城」,筆者希望在高原賞月,會更有一番風味。由於筆者去年底來理塘時已發現了一家名叫「喜瑪拉雅黑牦牛」咖啡館,筆者便來這裏晚飯兼寫遊記。這咖啡館的前身是一藏族傳統民居,經過「活化」之後便由咖啡館東主租下。正對咖啡館的便是倉央嘉措的出生地。這裏整個片區叫「千戶藏寨,仁康古街」,是一個把藏寨活化的景區,不收門票。景區管理方每晚近八點便安排藏族歌舞,開始時只是景區十多名員工在跳,之後氣氛熱烈起來,旁觀的遊客及藏族同胞也會加入。筆者身在的咖啡館內有三名女藏族同胞員工,其中一位剛好到了下班時間也很想參加,但她見到景區職員都穿了藏服,而她只穿便服(上班方便)便打消了念頭。勁歌熱舞一直繼續了個多小時還未停,筆者一面寫遊記,一面聽着外面音樂,偶而瞄一眼外面歡樂的群眾,也算是另類「中秋晚會」吧。

這家咖啡館是筆者在藏區見到最好的一家,據說是兩位藏族青年和一位外國朋友合夥開的。他們的總店在康定,理塘分店是應景區邀請而來的,這也令一眾遊客能在藏區喝到較有質素的咖啡。筆者也把倉央嘉措出生地、勁歌熱舞和咖啡館拍了視頻,讀者們若不懼怕理塘這個高海拔,不妨來這裏喝杯咖啡,望着窗外,遙想當年倉央嘉措如何在西藏及青海等藏區留下足跡,發發思古之幽情,也是饒有趣味。

是時候擱筆了,好讓筆者望着皎潔明月,也來思考一下如何「不負如來不負卿」! (西藏篇一)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