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生在線/圍爐而坐\劉世河

如果將春夏秋冬比作大自然在人間行走的一位旅者,那冬天無疑便是腳步最慢的一個季節。經歷了春的盎然萌動、夏的熱烈奔放,以及秋的纏綿與豐盈,留給這四季中最後一段旅程的就該是細細的品嚼與回味了。

品嚼冬日慢時光,應該從打開一本書開始。冬天是一個淡而雋永且適合沉思的季節,冬日,我們的身體行動變得緩慢,而心靈卻可以更加敏捷自由。古人就有「春誦、夏弦、秋學禮、冬讀書」的說法。

鑿壁偷光、囊螢映雪也好,懸樑刺股、宋濂破冰抄書也罷,古人對讀書的那種痴迷,是現代人所遠遠不及的。杜甫也在《柏學士茅屋》中寫道:「古人己用三冬足,年少今開萬卷餘。富貴必從勤苦得,男兒須讀五車書。」其中「三冬足」的「三冬」指的便是農曆十月、十一月、十二月這三個月,古人因為這三個月正值冬天,故稱「三冬」。農耕社會,冬季恰逢農事閒暇,正是讀書的好時機。

比起古時候,現代人冬日讀書的條件可謂好得沒法說了。空調、地暖、電熱風,最不濟也會點起一爐煤火。煤火其實更具煙火氣,爐口飄動着藍色的火焰,屋外天寒地凍,室內溫暖如春。這時,你端坐爐邊,從容地打開一本書,便可以隨作者去完成一場精神上的旅行了。最好是冬夜,興味尤佳。林語堂曾言:「或在風雪之夜,靠爐圍坐,佳茗一壺,淡巴菰一盒,哲學、經濟、詩文、史籍十數本狼藉橫陳於沙發之上,然後隨意所之,取而讀之,這才得了讀書的興味。」

十分喜歡「靠爐圍坐」四個字,與「家人閒坐,燈火可親」有異曲同工之妙。爐火正旺,茶香氤氳,加上窗外又有雪花助興,書香伴着茶香縈繞於懷,陶醉於心,如此方得書中乃至冬之真味也。

讀乏了,亦可暫掩書卷,披上大衣移步室外去聽一聽雪。小時候,奶奶常對我說,這落雪的聲音呀,就是天使的聲音,能聽見的人會好運一生。彼時年幼,一顆未經世事的少年之心尚屬潔淨,對奶奶的話深信不疑,每次下雪都會急着跑到院子裏附耳恭聽,每每也真能聽到,心裏便瞬時生出無限的歡喜。後來長大,經歷了一些世事之後,心反而浮躁起來,先是沒了聽雪的興致,即便有,也未必能聽得到了。

如今人到中年,芳華已逝,也看淡了一些事情,隔着歲月的重重簾幕,我彷彿又看到了那個附耳聽雪的少年。只是如今再聽,已漸漸有了些許禪意,品味和感受的不僅僅是「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美輪美奐,還有「千門萬戶雪花浮,點點無聲落瓦溝」的浪漫,以及「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的那份超然與灑脫。

雪花乃天地間最聖潔的花,當你靜靜傾聽落雪之聲時,塵事的浮躁與喧囂,似乎都已離你遠去,剩下的唯有淡然與純淨。誰說落雪無聲,不過是你那顆躁動的心難以沉靜下來罷了。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