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生在線/過年走廣深\霍無非

前些年,我沒退休的時候,過年總是走動往返於廣深鐵路。

耄耋之年的父母居住廣州,父母在,家就在,和高堂雙親一起過年,共享團圓歡樂,是中華民族的傳統風俗,無論遠近,兒女們樂做過年歸家的「候鳥」。

我在深圳一家星級酒店工作,酒店業沒有節假日和八小時以外之分,有顧客,就有員工,每天從早忙到晚。

問題來了,作為酒店管理人員的我,是陪父母過年,還是在崗位「守歲」?魚和熊掌兼得的話,就只能採取一種方法──過年走廣深。

我退休那年的農曆除夕,一早和家人拎着大包小袋,趕到人氣聚集的火車站,乘城際列車到廣州。車廂內滿是回家過年的遊子,一路上嘰嘰喳喳,像遇到報春的喜鵲。一小時十分,到了廣州,父母喜上眉梢,嘮了一會,幫忙做些事情,補幾枝插花,買回生肖飾物,滿堂生輝。再購來蘿蔔糕、馬蹄糕,寓意幸福生活步步高陞……

傍晚,祖孫三代一大家子準時到酒家吃團年飯。那時新冠肺炎疫情未出現,可以無拘無束杯箸交錯,好不快活。事先烹製好的菜很快上齊,有點應接不暇,雖然省去自家做團年飯的繁瑣,但飯菜已不十分熱,也沒特別在意,只要團圓就好。兩小時的就餐時間一晃就到,下一撥客人也來了,趕緊打包結賬,回去看電視春晚。

春晚在企盼中拉開序幕,歌舞小品,吹拉彈唱,精彩粉呈,但只看了開頭兩三個節目,我這個小家要返回深圳了。二老雖有些不捨,但團年飯吃了,一大家人也團聚了,沒有多少遺憾,對我過年值班蠻理解的。匆匆往車站奔,還有殊路同途的其他乘客,趕在最後幾班車上路。儘管除夕夜車上的人少,乘務員依然一絲不苟,親切可人,有多少勞動者無私地捨小家為大家呀!

回到深圳,我直奔酒店,看看年夜飯的情況,查看安全無虞,就在酒店住下。大年初一我正式值班,起早和幾十位上班的員工從酒店大門排到大堂前台。上級領導來拜年,派了紅包利是,「好戲」繼續,酒店管理層接着給員工拜年,我帶着隊,一個個部門走動,感謝員工們的辛勤工作,祝新的一年好運連連,又派發一輪紅包,員工那個開心,歡笑聲回響大堂,引得顧客驚奇張望。

拜過年,我在客人集中的餐廳巡查,向用餐的熟客問好,閒聊片刻。一些熟客說看到我們給員工拜年發紅包,覺得很暖心。對不明紅包風俗的外國客人,也詳細作了解釋,使他們明白,中國的春節,是個極具人情味的節日。

各處轉遍,這才到酒吧小憩一會,飲杯咖啡,收發手機微信──內裏盡是過年的慶賀祝福,美好的一天又開始了。記不得多少次,除夕或者大年初一,我往返「走」年父母和酒店兩個家,身邊滿是親情。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