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馬克龍贏了大選 如何贏得歐洲的未來\周德武

法國現任總統馬克龍不出所料,以領先對手17%的較大優勢如願獲得連任,「歐洲乃至世界為之鬆了一口氣」。

在俄烏戰爭如火如荼之際,歐洲國家當然不希望法國這次大選出現任何意外,此前勒龐被形容為「敵視北約、敵視歐盟、敵視美國、敵視穆斯林、敵視法國基本價值觀,普京的同路人」,她一旦當選將意味歐洲反俄統一戰線、歐美安全同盟將會徹底瓦解,歐洲無法承受之重。雖然此前民調顯示,這次選舉的懸念不大,但是輿論還是塑造出「選情告急」的氛圍,以鼓勵更多反勒龐的選民出來投票,確保馬克龍的當選萬無一失。

媒體評論認為,這一次馬克龍勝選,不是他多麼受歡迎,而是因為選民更不喜歡極右的勒龐。就像美國2020年的大選,在反特朗普的共同旗幟之下,美國人選擇了拜登是一樣的道理。俄烏戰爭爆發後,馬克龍在法國立即化身為「戰時總統」,具有了較強的「聚旗效應」,這是馬克龍能夠成功連任的重要原因之一。

與2017年的法國大選相比,這一次馬克龍的得票率從66%下降到58.5%,而勒龐的支持率從34%提高到近42%,這一上一下,反映了法國的民意正在發生悄悄的變化。勒龐已公開表示,將在接下來的6月議會選舉中,為「國民聯盟」爭取更多的政治地盤。馬克龍如何應對不斷變化的社情民意,直接關係到法國及歐洲的未來。

值得警惕的是,法國國內民粹主義和極右勢力的膨脹速度超出了許多人的想像。2002年,老勒龐領導「國民陣線」出戰法國總統大選,只贏得17.8%的支持。在短短的20年間,她的女兒瑪麗娜·勒龐居然贏得了41.5%的選票,這是法國政治版圖的巨大變化,也是法國的危險之處。

披着「反全球化」戰袍的勒龐,擁有如此多的支持者,促使法國和歐洲人不得不思考,反全球化是一段插曲,還是代表歷史的大方向?俄羅斯與德、法建立如此密切的貿易依賴關係,為什麼還會引發衝突?究竟什麼樣的歐洲政治、經濟與安全架構最有利於歐洲的穩定與繁榮?一味地搞北約東擴,逼到俄羅斯的家門口,還是適可而止、彼此保持安全的距離,會更利於歐洲的戰略穩定?把瑞典和芬蘭吸收進北約,把北極熊逼到牆角,普京會束手就擒、不作反抗嗎?

歐洲是兩次世界大戰的策源地,也是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對戰爭的殘酷有着更多的切膚之痛,對和平更應珍惜才是。一些媒體把俄烏之戰稱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這個說法極富爭議,但有一點是具有廣泛共識的,即這是人類史上的「第一次世界經濟大戰」,對法國的反噬也是巨大的。

法國大選雖然落幕,但馬克龍的新挑戰才剛剛開始。馬克龍在勝選之後,輕鬆踏着歐盟盟曲《歡樂頌》,在艾菲爾鐵塔前發表了激情演說。但這個歡樂肯定是短暫的,挑戰和痛苦將是漫長的。法國的未來在於民眾的團結,歐洲的未來絕不是擴大對俄戰爭。馬克龍如何減緩國內撕裂,帶領歐洲走出戰爭泥潭,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與美國一塊拱火澆油,對其智慧是個巨大的考驗。

馬克龍成功連任,至少說明法國的主流仍是全球化與歐洲一體化的同盟軍。中國無疑是新一輪全球化的推動者和引領者,更希望在馬克龍的引領之下,把《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審議重新提上議程。當下不少法國人指責,中國要為法國之困承擔責任,有關「法國工廠大量外遷至中國」的輿論還在發酵。最令人擔心的是,大選之後的馬克龍,會不會想着迎合「反全球化」的勒龐勢力,並拿中國說事。一旦法國的「反全球化」勢力繼續膨脹,在下次大選中超出半數,接下來的中法關係、中歐關係都將被推入不確定的未來,恰如2017年特朗普上台對中美關係造成的深度傷害一樣。

上個世紀60年代,法國的戴高樂主義獨領風騷,在發展對華關係方面也是獨樹一幟,法國的獨立自主外交政策贏得了世界的尊重。馬克龍要想贏得歐洲的未來,發展中法關係則是一個很好的抓手。處在十字路口的歐洲以及處於嚴重撕裂狀態的法國,正期待着馬克龍的新作為。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