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如是我見/女人的力量\侯宇燕

二○○八年五月十二日,我和母親在無錫遊玩。初夏的江南已經很炎熱了。中午我們從惠山公園出來,忽的平地裏轟然一陣狂風,吹沙走石,颳得人心裏發毛。我們去弄堂一家小飯館吃甜甜的無錫小籠包子,灶上還煮着一大鍋小螃蟹,熬得爛爛的,大概是為給包子湯汁提鮮用的。正吃着,一對情侶進來,女孩子看着諾基亞手機對男生說:「四川地震了。」

那天稍晚的無錫火車站,到處充滿了行色匆匆的乘客。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戴眼鏡,小個頭,背上背着一個鼓鼓囊囊的大書包,兩手又各拉着無比碩大的旅行箱。行李的重量使她無法直立行走,只能半蹲在地上,硬拖着箱子向前挪動。她的神情令我動容:緊咬嘴唇,兩眼死死盯着前方。那時我還不知大地震的破壞性,但我無端覺得這個女孩就是川妹子,她身上有着那種堅強到極點的精神。

說起來,這種柔軟又堅強的中華民族的女性精神,不僅存於一時一地,它有時就在我們自己的承繼裏。二○○四年至二○○五年我在英國留學,就常常像這個女孩子那樣負重前行。當然那重量不可與之同日而語。記得曾經像英國本地人常常做的那樣,一條腿跪在地上,另一腿蜷曲,把在菜市場買的一大堆蔬菜水果努力往雙肩書包裏塞。旁邊兩個從台灣來的男生在那裏指指點點竊竊私語,好像在嘲笑。在我身邊的地上還放着兩個印有TESCO超市字樣的大購物袋,裏面裝滿了牛奶、豆漿、麵包、果醬或花生醬等食物。

我就是這樣背着沉重的雙肩包,雙手各提一個大購物袋,在北海七八級的冷風裏踽踽獨行。路過一些雖陰沉卻很可親的小巷子,在那些賣茶或賣早餐的,從窗戶裏可以看見樓梯紅地毯的人家台階旁放下口袋,喘一口氣,摸出手機給萬里之外的父母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再一鼓作氣,向前而去。

在暮色夕照的時分,我也常常看到一些美麗的年長女子。她們在寒冬裏,冷風中還穿着典雅的衣裙,繫着五顏六色的小紗巾,一絲不苟地抹着口紅,提着沉重的口袋,一步步地走上高聳入雲的大橋。看着她們的背影,我就會感到力量。有時聯想起紀錄片裏二戰時期為躲避德國轟炸,拖兒帶女藏身在地下鐵的英國女性們。她們的男人上前線去了,她們則依舊穿着裙裝,面帶鎮定的微笑,好整以暇地維繫着家庭的平和。攝像機一排排地照過一個個這樣的家庭。端坐在地上,照看着熟睡孩子的女子們,擠滿了人卻寧靜如空谷的地下鐵……那種力量也是令人動容的。那是老英國味兒的代言,也是動盪中全世界所有女人力量的代言。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