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銳評/美恐嚇香港法官是對法治的踐踏\許子東

美國七名共和黨政客去信美國總統拜登,要求美國當局擴大對香港的制裁範圍,包括制裁香港國安法指定法官和律政司檢控人員。這是美國當局干預破壞香港事務的又一體現,其目的是要為反中亂港分子張目、向香港法庭及司法機構施壓,干預香港的司法程序,是對法治精神的赤裸裸踐踏。事件再一次說明,美國當局為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而其針對法官及香港司法體系的攻擊抹黑行動可能會陸續有來,香港要做好應對準備。

美當局視國安法官為「眼中釘」

這七名共和黨眾議員的行動,並非單獨事件。事實上,就在一個月前的4月14日,美國國務院兩名高級官員,包括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局代理首席助理副部長布斯比(Scott Busby)和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副助卿華自強(Rick Waters),就與5名亂港分子舉行約一個小時的視像會議,討論了國務院發表的所謂「香港政策法」周年報告,其間「港獨」分子張崑陽就聲言,美國應該要制裁香港國安法下的指定法官。視像會議過了一個月,七名共和黨政客就「去信」總統拜登,難道僅僅是巧合?

再早幾個月,2021年11月,美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高調發表年度報告,整份報告重點攻擊香港司法獨立,抹黑法官處理國安法案件的公正性。值得注意的是,報告罕有地點名攻擊多位國安法指定法官。這份報告儘管打着「美中關係」的名號,但無異於一封針對法官的恐嚇文件。

顯而易見,從「會議」、「報告」再到此次「去信總統」的一系列行動來看,美國當局對香港司法體系的打壓並非單一事件。其背後的目的已經呼之欲出。聯繫到美國在香港的最大政治代理人、前《蘋果》老闆黎智英被捕等的法庭審理,以及大批反中亂港分子被依法拘捕及面臨法律的審判,美方意圖以這種直接方式,對香港法官及律政司檢控人員作出恐嚇。一是意圖迫使律政司檢控官不敢檢控,二是逼迫法官不敢作出有罪的判決。

平日口口聲聲說「維護法治」的美國當局,竟公然做出威脅恐嚇法官的行徑,足以說明其虛偽的真面目。事實上,美國當局從來不尊重真正的法治精神。2017年11月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提出,要調查駐阿富汗美軍涉嫌干犯的戰爭罪行,特別是虐待被拘留人士。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立即揚言制裁國際法庭:「我們不會和它合作,不會提供援助,也一定不會參與其中。我們會讓國際法庭『自己死去』(die on its own)。」如此囂張,眼中何有對法治的丁點尊重?

對於美國當局的恐嚇,香港法律界作出了立場鮮明的反駁。律政司表示,強烈譴責有人公然呼籲對香港特區官員、司法人員和檢控人員實施所謂「制裁」,企圖干預香港特區的司法程序,指出「單邊強制措施」遏制政府官員或個別的人,違背國際法和聯合國框架,亦違反國際法規定的不干涉原則。律政司亦警告,有關行為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中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

警惕系統性破壞香港法治

大律師公會聲明表示,香港法官的獨立及操守毋庸置疑,委任法官時亦不涉政治考慮或干預,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獨立行使權力及不受任何干預,屬香港法治的重要基礎。

諷刺的是,就在這七名共和黨政客「去信」約一周後,美國參議院表決通過了旨在保護最高法院大法官安全的法案,以確保法官及其家人的安全在法院商榷是否推翻涉及女性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裁決期間得到保護。當時同為共和黨的參議員科寧這麼說:「威脅最高法院法官及其家人的行為是『可恥的』,不能容忍那些試圖威脅司法獨立的行為。」

同樣是美國共和黨人,對美國內部就稱「不能容忍威脅司法獨立的行為」,對外就赤裸裸地威脅甚至恐嚇法官,這樣的雙重標準,香港市民其實已經見怪不怪了。正如佩洛西稱香港的暴亂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對國會山騷亂又稱是「不可接受的暴力行為」一樣。

但值得香港各界警惕的是,美國當局打壓香港的行動不會停止,針對司法系統的打壓很可能會陸續有來,有關部門要做好應對,一方面要給予法官及司法人員最大的支持和保護,另一方面也要有更積極主動的舉措,應對可能出現的美當局系統性破壞香港法治的舉動。

時事評論員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