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丹青難寫是精神

  圖:「何以中國」大展由故宮博物院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主辦。

「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回望歷史,一眼千年。

千年前的1021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降世。對於如何書寫歷史,以變法垂範百代的他留下了丰神遠韻、雄健峭拔的感嘆:「糟粕所傳非粹美,丹青難寫是精神。」

百年前的1921年,探索中華民族歷史本源的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的塵封卷軸,因一系列重大的考古發現,而不斷地被實證、被刷新、被激活。

歷史走到今天,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我們凝望新時代的如椽巨筆,不禁深思:該如何在這個壯麗時代的「丹青」史冊裏,為前人和後世揮寫新時代中國之「精神」?

正是基於這樣的思考,正是源於這樣的努力,我們舉辦了「何以中國」大展,交出一份中國國家媒體的時代答卷。

清晰記得,2018年3月,在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成立的第一周,我參加了在故宮博物院舉辦的《國家寶藏》第一季研討會。

當九家知名博物館的館長和一眾專家促膝圍坐,當大家赤誠熱烈地探討總台的創新創造、感謝央視節目給博物館和文博界帶來的思考、觸動、激活……我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讓收藏在博物館裏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都活起來」的現實意義。

書寫新時代的「丹青史卷」

也正是在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指引下,從《國家寶藏》到《中國國寶大會》,從《典籍裏的中國》到《美術經典中的黨史》,從《藝術裏的奧林匹克》到《美術裏的中國》……近年來,總台通過一次次創造性實踐,不斷探索新的表達內容和方式,溯源民族根魂,築牢文化自信,書寫新時代的「丹青史卷」。

此次與國家文物局和故宮博物院聯合促成這樣一件文博盛事,是總台人帶着培根鑄魂的使命責任,完成的又一次新的探索和嘗試。

此次大展為何定名為「何以中國」?我想,「何以中國」的回答裏,包含着數千年來,中華文明起源和發展的歷史脈絡、取得的燦爛成就、對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包含着一百年來,一代代考古人篳路藍縷、接續努力的傲人成果;包含着黨的十八大以來,當代博物館人、文博學者在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上的耕耘篤行;也包含着我們作為媒體人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的執著追求。

橫跨八萬里 縱貫五千年

中國人講究「格物致知」。這本沉甸甸的圖錄,收錄了「何以中國」大展中集納的來自全國30家博物館的130餘件/套珍貴文物,橫跨八萬里,縱貫五千年──何尊、玉琮、皿方罍、金項飾、商鞅方升、長信宮燈、牛虎銅案、後蜀殘石經、鄂君啟金節、金甌永固杯、藏文《四部醫典》、文淵閣《四庫全書》……

如果說,觀眾和讀者們感慨最多的是如何將這麼多頂級的文物彙集到一起,我們則深知比彙集文物更難的,是完成頂級的思考和表達。誠可謂「黑白之間有七彩,此時無聲勝有聲」。

報考考古專業,曾是我學生時代未及踐行的志願。或許正是因此,而使每一次面對文物的瞬間,都更容易共情於物中蘊含着的祖先的理想。與古人對話,與先賢交流……一件件無聲的文物恰如一位位令我輩敬仰的長者,屹立在我們面前。片片甲骨,包藏着華夏文明的萌芽;何尊的銘文,勾勒出「中國」二字最早的模樣;雲夢秦簡中,留下了大一統起點處律法思想的赫赫威嚴;皿方罍的器身上,斑駁着流轉百年、「完罍歸湘」的國運跌宕……泱泱中華,萬古江河。一切文明的誕生都離不開大江大河的滋養,而中華文明本身也正像一條日夜奔騰不息的長河,起於涓微,廣納百川,歷經五千年風雨,成長為一往無前的浩蕩淵流。

大河奔流,不捨晝夜。祖先的思想、創造和精神,沉澱在一件件無語的文物中,就如同河床上的石子,告訴我們這條河曾走過怎樣的路、我們的先人有過怎樣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告訴我們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何謂「源遠」,何以「流長」。

士不可以不弘毅。今天的我們,「要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何以中國」,是我們對自身文化的一次叩問和探尋,是我們為新時代的丹青寫出精神!今天的世界,很不太平。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回望過往,它也是在以一種知古鑒今的方式,正在為世界文明之路提供中國航標!

作者為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台長兼總編輯(文中小題為編者加)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