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縱橫談/美國對華政策深陷自相矛盾的困境\上海外國語大學美國與太平洋地區研究所研究員 高 健

近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了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演講,被視為本屆美國政府最為全面的對華政策闡釋。與特朗普政府「美國利益第一」的外交理念相比,拜登政府打着維護民主價值觀的旗號,試圖聯合鐵桿盟友,拉攏地區合作夥伴,構建集政治、軍事、經濟、科技於一體的對華戰略包圍圈。然而,結合美國外交的傳統風格與現實語境,以及美國國內政治現狀與外交政策動向,不難看出,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早已深陷自相矛盾的現實困境。

當前美國外交最為鮮明的特點是,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與外交話術出現了背道而馳的強烈反差。與共和黨赤裸裸的強權大棒政策相比,民主黨外交政策更加工於技巧、長於辭令。然而,當前美國對華外交政策已經對穩定的國際秩序與繁榮的亞太地區構成了實質性威脅與傷害。

布林肯聲稱美國在對華政策上「不尋求衝突或新冷戰」,可是,拜登政府近兩年來對華政策的核心策略正是通過強調意識形態的差異,將中國妖魔化為與西方民主價值觀存在根本利益衝突的敵對勢力。在俄烏衝突中,美國蓄意將這一地緣政治事件意識形態化,無視中國獨立自主的外交立場,將中俄捆綁塑造成為西方自由世界的對立面,誇大「西方─非西方」意識形態的差異與矛盾,這種將地緣政治道德化的手法具有極為鮮明的冷戰特徵。

在亞太地區,美國在過去一年以捍衛地區盟友與合作夥伴利益為由,構建了一連串針對中國的經濟與軍事同盟,以「切香腸」的手法不斷升級美台關係,公然挑釁中國國家主權與核心利益,全力挑動中國與周邊國家的利益衝突。這種製造地區矛盾的「綜合威懾」新手法與「非對稱」衝突設計模式,共同構成了美國政府對華遏制的主要戰術。與以往有所不同的是,美國退居後台擔任導演,誘使地區合作夥伴充當美國打壓中國的炮灰,從而達到逐步削弱中國,遲滯中國發展的根本目的。

問題在於,美國對華外交戰略構想與外交實際執行力並不匹配。布林肯講話中公開承認,中國是一個具有綜合戰略競爭力的強大國家。與幾十年前相比,中美綜合實力對比已經發生了結構性改變,這是拜登政府大力鼓吹聯合盟友與合作夥伴共同對抗中國的根本原因。

維護西方民主價值觀的精神鴉片,換來的也只是一時空前團結的幻象罷了。以俄烏衝突為例,歐陸主要國家與美國在對待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已經出現了明顯裂痕,歐洲戰略自主意識極有可能在俄烏衝突告一段落後得到加強,美國在烏克蘭危機中騎虎難下的局面已經形成。在亞太地區,美國拉攏亞洲國家的一系列操作並未取得實質性進展。與中國在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投入相比,美國近日承諾的對東盟國家的援助支持顯得微不足道。無法為東盟國家的商品提供廣闊的消費市場,是雄心勃勃的《印太經濟框架》的致命內傷。即便在小眾化的四方機制(QUAD)和美英澳三邊合作(AUKUS)內部,成員國在對華政策上也無法形成高度一致,人為拉扯撕裂亞太地區極為緊密的產業鏈結構,不符合美國親密盟友的根本利益。在美國國內,高企不下的國內通貨膨脹與即將到來的經濟衰退,必定對其有限的外交資源形成根本掣肘。沒有真金白銀的資源投入,美國要想構建違逆本地區經濟發展趨勢的排他性經濟聯盟,無疑於異想天開。

布林肯對華政策的根本矛盾,緣於美國國內政治訴求與美國外交政策選擇的對立衝突。美國國內對華鷹派政客整天叫囂要對中國採取「極限施壓」,他們在一定程度上綁架裹挾了美國對華態度,反華成為華盛頓「政治正確」的標誌。然而,就世界範圍而言,極少國家願意在中美之間選邊站,更不願意捲入美國主導的地區衝突,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炮灰。因此,為了平衡這一不可調和的矛盾,拜登政府不得不編造出這套自欺欺人的外交話術,也是國際政治中一道不可多得的「亮麗風景線」。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