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如是我見/謐 靜\劉譯坤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海軍的水下聲音監測系統在某天收到了一段鯨魚的叫聲,這本該是平平無奇的事情,但和其他鯨魚不一樣的是,那像是一段不曾被聽見過的聲音。

在浩瀚的海洋中,鯨魚通過超低頻率的叫聲跨越海洋來與彼此交流。一般鯨魚的叫聲大約會在二十赫茲左右,但不知是不是上天不小心開了一個小玩笑,這一隻離群鯨魚卻發出了五十二赫茲的叫聲,然而鯨類只能聽見二十赫茲以下的叫聲。換句話說,對於牠而言,其他的鯨魚全是聾子;但對其他鯨魚而言,自己卻是一個啞巴。這彷彿像是一個身處在人間的幽靈,明明處在人群卻無人知曉;明明無限接近人群卻觸摸不到誰;明明自己的存在如此真實卻沒有人陪伴。根據當時科學團隊的追蹤,這隻鯨魚從太平洋游到大西洋,獨自默默呼喚了二十年,然而沒有任何鯨魚聽見,也沒有回應,而探測到這聲音的人類卻根本無法理解鯨魚的言語。後來卻追蹤不到,或許是因為牠累了,也或許是牠離席了,但我想用自己的靈魂靜悄悄地問牠曾知道何為陪伴嗎?牠又曾知道因為自己的獨特而只能聆聽寂靜嗎?

若是這隻鯨魚真的死亡了,那牠失去浮力的屍身便會慢慢地、靜靜地墜落在如同深淵的海底中。那是陽光滲透不到的黑暗,植物無法生長的不毛之地,但在這樣的地方,有着成千上萬的深海生物苟活着。而對牠們而言,一具緩緩落下的鯨屍,卻是一個從天而降的恩賜。食腐的深海魚類因啃食牠巨量的皮肉而被養活;更小的甲殼類生物則因寄生在牠龐大的骨架而得以生存好幾年;而最後剩下的骨架將會在腐化中釋放自己最後的光彩,不得已再次安靜地消散於海洋之中。

可悲的是,這隻跑調的鯨魚無論從生前還是死後,都未曾聽過一句話,乃至被幫助的整個深海亦無法和牠說句謝謝。但也可笑的是,人們曾默默理解跨物種的寂寞,卻未曾陪伴那些同物種的透明。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