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如是我見/夏至賞畫記\李丹崖

節氣是夏至,畫是山水畫,題材是青綠山水,作者是林琳先生。

夏日賞畫,最宜青綠山水。青綠山水中撲面而來的葳蕤之勢,能養眼,亦能解暑。豎幅山水,好似開在生活深處的一扇窗,我們透過這扇窗來看窗外風景,窺見別開生面的另一重世界。這世界總是如此,會為我們開很多個窗口,書畫是窗口,書籍是窗口,草木是窗口,河流是窗口,峽谷是窗口……

觀畫有道。我本外行,只能直觀,未可深究。直觀來看,林琳先生這幅山水名為《高閣橫秀氣,飛泉掛碧峰》。有高閣,必有高士。古往今來,心慕山水的高士往往不為人所知,莽莽青山中的裊裊煙靄,或是一角飛檐,一不小心就洩露了高士的行蹤。

人再高,也高不過山。即便你爬到山頂,自以為把山踩到了腳下,遠眺,還有更高的山。所以,此畫作中的高閣,偏安於在山腰上方,一側,飛瀑垂瀉,碎玉遍草木,不是廬山瀑,卻似乎比廬山瀑布還要灑脫。

我觀畫,尤喜山水洞明。尤其炎炎夏日,看山水明快如明清文章,也是一件賞心事。畫中,遠山蒼翠,近峰嶙峋,飛瀑飄渺,洞明無煙霞亦有大美。有個詞叫「山明水秀」,山明則群峰見,水秀則百草豐。

夏日觀畫,要看畫的留白。正所謂「虛實相生,才能意境悠遠。」畫作如四合院建築,留白,是後花園。空出來一紙徽宣,是恰到好處的閒筆。畫無閒筆就壓抑,文無閒筆也讓人覺得如濃雲密布的暴雨前夜,喘不過氣來。文貴於能飛,畫亦如此。

國畫的美,在於取材當下,尤其是山水,養眼處,多有松柏。很多畫作中松青且俊俏,漁舟悠閒,一兩人甩杆垂釣,潭深且釣。國畫的意境美學,總讓人思緒聯翩。比如,山谷中的一池碧水,讓人想來池底有魚且肥,或是錦麟放光。水深不可見也,能見到的是水中流雲,淺水魚蝦,人結伴,雲如聚,或在垂釣流雲,亦垂釣一方山水。

也喜看中國畫中的老者。古來老者皆拄杖。手中之木,高於頭頂曰:杖,低於頭頂曰:枴。枴杖枴杖,是有分別的。杖,亦是年高德劭者所屬。國畫中多在近景處的亭台邊、拱橋上出現拄杖者一人,一般還有相攜者或隨從一人,高下相別,如立虹於野。

左飛瀑,右流泉。國畫中似乎處處存在呼應。精心作畫與精心做文章一樣,也講究呼應。中國人講求呼應,陰陽呼應,上下聯呼應,首位呼應,左右呼應,還說平分秋色、旗鼓相當。這都是呼應。亭台間人的風姿高古,與溪水邊年輕釣者亦是一種呼應。若有眼神對視,定也顧盼生姿,神思如飛。

夏日觀畫,不妨賞秋冬之景。山腰或山腳處,綿延開來的是金黃色。似有桂落,或是黃金楓,這樣的秋景,讓人心底暗暗升起一股秋涼。若是涼度還不夠,大可看雪後青山圖卷,銀裝素裹的山頭,讓人心頭也如飲冰。

文章是案頭上的山水,山水是地面上的文章。畫作,應該也歸於大文章一類,只不過筆墨的表現手段和形式不同而已。

畫作,有時候就是燦燦然一座明堂,夏日賞畫,大可賞山水空濛,座上珠璣昭日月,草木萋萋,堂前黼黻煥煙霞。煙霞,總在明媚後,在畫外,也在意外。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