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知見錄/樹皮字體\胡一峰

有個丹麥藝術家,在樹皮上刻了一些字母。然後,靜靜等着它們在樹皮上自由「生長」,五年後,他把長大的字母搜集起來,創造了一種字體,具有獨特的韻味。我想起爬山時,看到一些樹上刻了「到此一遊」,或愛心圈起的人名,不知是愛侶,還是暗戀對象。有些刻的時間久了,樹皮長大,加之風蝕蟲噬,筆畫變形,肥瘦斑駁,若斷若續。和英文字母相比,漢字筆畫多,結構複雜,欣賞性更強。暫且不談此種行為破壞環境,有悖於植物保護主義,這些字確有特殊的藝術效果。可惜,我沒有丹麥藝術家的腦洞,不然,把它們搜集起來,可印一部「樹皮書法」集。

藝術常常來自非藝術。在有眼光的人看來,自然風物別有藝術之美。書法所謂「屋漏痕」,命名者據說是顏真卿。老牆被雨水浸潤,出現彎曲的痕跡,有一種蒼樸、波磔之感,給書法家以許多啟發,寫字時藏起鋒芒,令其沉渾有力。南方多雨,屋頂上蓋的瓦,時間久了長出小坑,邊角又布滿青苔,灰黑本色濃淺交錯,又塗上墨綠,夾雜成一種渾厚古樸的色彩,拍出照來,很有意境。

還有些古代的日常用具,並非皇家御製或古代藝術家手作,只是家常的碗盞杯罐,在當時想來不算精美,流傳至今,有了時間的「包漿」,造型、顏色、圖紋,字樣,卻讓人在把玩之間獲得無窮興味。

大藝術家善於從藝術之外吸取營養。傅青主說小學童的字「忽出奇古」。康有為讚賞「窮鄉兒女造像」,拙厚中有異態。當代書法家白謙慎在《與古為徒和娟娟髮屋》裏寫到,他在重慶青木關見到理髮店招牌上「娟娟髮屋」四個字,不規整卻有意趣,類似的還有「施工場地,嚴禁入內」之類,白謙慎把它們統稱為「素人之書」。我曾見過湘西里耶出土的秦簡,其中有一些「習字簡」,是當時人練字用的,稚嫩凝重,愚鈍如我,也覺意趣不凡。藝術和生活的關係,由此可見一斑。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