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瓜 園/老地名\蓬 山

上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研究了行政區劃工作,強調「不隨意更改老地名」,「要把歷史文化傳承保護放在更重要位置」。此舉贏得了網民一致叫好。天下苦亂改地名久矣。

實際上,今年五月一日起施行的《地名管理條例》,已經規定:不以國內著名的自然地理實體、歷史文化遺產遺址名稱作行政區劃專名。

新規定具有明顯的撥亂反正的意味。改革開放後,出於招商引資、推廣旅遊的目的,一場改名運動席捲全國。大量地名被以自然景區、名勝古蹟來重新命名。如湖南大庸市,改名張家界市;福建崇安縣,改名武夷山市;四川灌縣,更名都江堰市;海南通什縣,更名五指山市。一時間,「山」頭林立。這一急功近利的短視行為,令很多延續了上千年、承載着獨特歷史底蘊和文化意涵、縈繞着遊子故園鄉愁的地名,從此消失。

最令人痛心疾首的,無疑是徽州更名黃山市。徽州人文薈萃、山明水秀、物阜民豐、商賈雲集,其知名度幾乎與蘇杭相埒。徽商、徽劇、徽菜、徽墨、徽派理學、徽派建築,都馳名全國,獨樹一幟。且安徽省之得名,就源自安慶和徽州兩大都邑。雖在短期內宣傳了黃山,但卻讓徽商、徽菜失去了獨特的地理依存,不得不一遍遍強調黃山市就是原徽州。古人「無夢到徽州」,今人縱然有夢卻是無徽州。

還有些地名為了書寫簡便,而改成筆畫較少的同音字。如江西鄱陽縣改名波陽,山西鄠縣改名戶縣。這些早在秦漢時代就已定名的古城,被不倫不類的新名字人為割裂了歷史傳承。如陝西葭縣改名佳縣,「蒹葭蒼蒼」的美感消失了。不過,因為民間呼聲極高,很多地方陸續恢復原名。波陽已改回鄱陽,戶縣在縣改區時順勢更名鄠邑區,用回鄠字。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