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准風物談/卧 虎\胡竹峰

人到中年,不想做上山虎,也不想做下山虎,只甘願如卧虎。仰天咆哮,縱身溝壑,或跳或撲或剪或掀或翻或咬或撕,自然有猛獸之力,但不及卧虎蒼勁。

一隻老虎卧着,懶洋洋的,雨淋日曬風吹,從容自在,深藏狂瀾的王氣與雄心,休養生息。

我喜歡兩漢石雕卧虎,看得見《史記》氣息,看得見《漢書》氣息,酣暢、簡潔、浩蕩、醇厚、清爽。作賦之心,寫碑之心,才氣颯颯,司馬遷與班固引來高古之風,戰馬嘶鳴,兵戈碰撞一起,風吹過旌旗,幾聲低沉的虎嘯。他們下筆,隱隱有老虎的色澤,風吹過紙頁,遙遠的舊城傳來幾聲老虎的低吼與咆哮。

司馬遷筆力洗煉生動,氣息充沛,信手寫來,莫不詞句縱橫,形象明快,使人驚呼擊節,從遠古到漢風,一支筆生生鼓蕩三千年。班固文采或稍遜風騷,但史實扎實,字字如磨盤,一柱火光沖天照着。司馬遷像御風而來的劍俠,班固卻是坐聽車聲轔轔的儒士。

見過幾尊墓地石虎,多是唐宋明清舊物,面目大多有些模糊了,斑斑駁駁裏王氣越發混沌越發滄桑,更有股深不可測,一團團如濃雲。風吹日曬,蒼石披上一層獸紋。人在它面前站着,是好文章的氣息。不刻意,形意自生,一時對那些不知名的匠人生出敬意了。也見過一些栩栩如生的石雕老虎,刻意了,卻顯得小器,雖然多了形態,但神性大減,沒有王氣。

那日讀《管子》,書上說,卧名利者寫生危,息其名利之心,則無危生之累也。書上還說,思索精細容易明智不足,德行修者王道狹窄,名利炙盛恐有禍端,智慧過頭損害生機,名進而身退,才合於天道。滿盛之國,不可為官;滿盛之家,不可聯姻;驕倨傲暴之人,不可與交。道雖如此,奈何修道路上寂寂寥寥,名利場中熙熙攘攘。

人到中年,卧着就好。澄懷觀道,卧以遊之,如此甚好。壁畫中,有舞者迴旋而舞,全身蜷縮一起,身體卧下像仰望天空的雲彩,是為卧雲式。

多少人卧着,眼光卻在雲上。

詩人說得好: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心裏住着猛獸,依舊有細嗅花開的溫柔。

心有薔薇,細嗅猛虎如何?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當然令人低回。心有薔薇,細嗅猛虎。更讓我嚮往。

老子認為人生之化境乃復歸於嬰兒,如此方才道德圓滿渾厚,毒蟲不螫,猛獸不傷,連性情兇狠的禽鳥也不會加害分毫。《道德經》所論:「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蟲不螫,猛獸不據,攫鳥不搏。」入世漸深,人心大多漸漸如虎穴,多了暴烈多了戾氣。嬰兒之心方才是花園,開滿了薔薇。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