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瓜 園/一匹馬的閉環轉讓\蓬 山

《水滸傳》第五十七回,在魯智深從二龍山馳援桃花山時,李忠出馬迎戰呼延灼。施耐庵才終於給了這個第三回就已經出場的「地僻星」,一個近距離大特寫:「頭尖骨臉似蛇形,槍棒林中獨擅名。打虎將軍心膽大,李忠祖是霸陵生。」長着一副現代網紅整容的標配模板「蛇精臉」。

只是「打虎將」的技能實在有限,「李忠如何敵得呼延灼過,鬥了十合之上,見不是頭,撥開軍器便走,呼延灼見他本事低微,縱馬趕上山來。」魯智深是嘲笑李忠的性情,呼延灼則是吐槽李忠的武藝。但這卻是李忠唯一真正在戰場上顯示本事的一次。不知李忠怎麼得罪了施耐庵,整本書裏,若論被嘲諷的次數,李忠絕對位居前列。

一匹馬牽出的血案,攪動得青州府、梁山泊、桃花山、二龍山、白虎山都加入混戰,整個魯西北亂成了一鍋粥。李忠、周通費心費力偷來寶馬,惹來呼延灼討伐;為抵禦呼延灼,又把馬進貢給二龍山;等到戰局平息,幾方好漢聚義梁山,宋江又將寶馬交還呼延灼。這匹馬實現了產權轉讓閉環。天罡地煞們杯酒釋前嫌,一笑泯恩仇,手底下成百上千小兵小卒,稀裏糊塗白死了。

宋江、呼延灼、魯智深等天罡在C位稱兄道弟、觥籌交錯,李忠敬陪末座。算起來,偷了馬之後,換來呼延灼一頓打,死了許多嘍囉,山寨人馬也被兼併,馬歸原主,自己從獨當一面的小企業CEO,淪為大集團的中層。真是臭棋!

仔細想來,中外歷史,春秋戰國,歐洲中世紀,那些莽撞挑釁強鄰,而最終引狼入室被吞併的小國,不勝枚舉。韓非子說:「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禮而侮大鄰,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說的也就是這種李忠主義路線。 (《李忠外傳》之六)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