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新聞直擊/冒雨排隊 長者通宵等剝牙

左圖:九龍城健康中心外,數十名市民冒着風雨,由黑夜等到天光,才等到派籌入內。右圖:粉嶺政府牙科診所外,十多名長者及基層市民通宵苦候,要等到早上才獲派籌。

為了免費剝牙,10多名長者及基層市民於昨日凌晨一號風球下,冒着大風大雨,在粉嶺健康中心的半露天地方,通宵等候政府牙科診所早上派籌。雖然有瓦遮頭,但他們衣衫仍被雨水沾濕,雖然戴上口罩,也難掩牙痛和狼狽。

通宵輪候「剝牙籌」不止在粉嶺診所出現,大公報記者一連兩日到九龍城、荃灣、元朗等多間政府牙科診所,由深夜至凌晨現場直擊,見到有老人家於晚上11時已抵達,通宵等候9小時。有婆婆說,「牙肉脹痛幾星期,私家(牙醫)太貴,捱更抵夜只想慳得一蚊得一蚊。」有六旬漢已先後剝去6隻牙,大嘆若光顧私家牙醫,剝一隻牙最少也要八百元,難以負擔;希望政府體恤小市民苦況,完善牙科服務幫助基層。\大公報記者 蘇荣 梁淑貞(文) 盧剛昌(圖)

現時11間政府牙科診所的牙科街症服務,每間診所每節有最多32至84個籌,但因疫情關係,籌數減半。大公報記者於昨日凌晨3時到達粉嶺健康中心牙科診所,該診所只有逢周二早上8時半可看牙醫,提供25個籌。現場環境漆黑,已有約15人在排隊,排頭位的伯伯於昨日凌晨12時便到達,他說可能因為落雨,輪候人數已少過平時。一班長者還向記者「教路」說,如果要輪候,便要快排隊。

附近沒廁所 人有三急要死忍

排在第11位的楊婆婆說,上周於凌晨5時到來,見到已額滿,所以今次提早於凌晨1時多便來。她說牙肉脹痛數星期,因私家剝牙費用太貴,思前想後,為了「慳得一蚊得一蚊」,寧願捱更抵夜,「大把人剝唔到,滿額就無;籌數少,我哋小市民點講?」

15歲的胡同學於凌晨12時許到達,成功排到第三位,他說媽媽想看牙醫,上次凌晨3時到來已無籌。據排隊的市民說,附近沒有洗手間,一旦人有三急,長夜漫漫也唯有忍。

位於紅磡庇利街的九龍城健康中心牙科診所,逢周一及周四開診,分別提供42個及21個籌。大公報記者於本周一(8日)早上7時半到場,發現已有近50人輪候,大部分是長者。羅婆婆說,因籌數有限,要把握好時機,如要排頭位,需要晚上11時到達。

一名60歲的男街坊說,他在觀塘牙科診所剝了兩隻牙,在九龍城診所又剝了4隻牙。他說,「喺出面(私家牙醫)剝一隻牙至少要800蚊!想唔使錢,咪早啲嚟排囉!」

本周一天氣不穩,不時傾盆大雨,早上8時許診所職員開始替市民登記,其間疑有人想打尖,現場市民起哄,職員勸阻,場面混亂。有一位婆婆在派完籌才到達,問職員有無候補籌,職員無奈說,「無㗎,你下次早啲嚟排隊啦!」大公報記者向職員查詢排街症細節,職員稱現時沒有網上或電話預約,診所只提供剝牙或止痛服務。記者問是否要前一晚排隊,職員表示不知情。但承認因疫情關係,加上牙醫人手不足,無奈縮減籌號,至今仍未回復正常。

團體盼新班子完善牙科服務

外傭亦是政府牙科診所常客,大公報記者於昨天凌晨4時多,到達元朗政府合署牙科診所,一名外傭在門外睡覺,她說已取籌,但擔心回家嘈醒僱主,寧願在街上休息。

社區組織協會副主任施麗珊表示,本港現時只有小學生可享牙齒保健服務,長者等市民去政府牙科診所通宵輸候,皆因無力負擔昂貴的私家服務。市面的私家牙醫,杜牙根收費數千元至一萬元,她說政府新班子應完善牙科服務,增加各類牙科服務,並改善派籌安排,提供電話或網上預約服務。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