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君子玉言/香港「游泳自由」\小 杳

  圖:大嶼山長沙泳灘被譽為「最美泳灘」之一。\作者供圖

京城四十度高溫中,身處頤和園的滿眼青綠,心緒略靜,忽然念及香港的「游泳自由」。上一次游泳,還在疫情之前的香港,一晃三年半未入泳池。若按那個說法,游泳和騎單車一旦學會就終身不忘,那麼是香港教會我一個終身的本領。

個人認為香港是游泳最好的地方,沒有之一。四十四個公共泳池遍布港九新界,其中近一半在冬季繼續提供暖水池。僅灣仔區就有摩理臣山、維園及灣仔(供團體用)三家泳館,步行都不遠。管理也規範,每天定時消毒,每年換季時進行大換水。最讚的是票價極其親民,收費標準統一,一般收費為平常日港幣十七元、節假日十九元,六十五歲以上老人、三至十三歲小童、全日制學生、殘疾人士及一名陪同者享受優惠收費八元(平常日)或九元(節假日),刷八達通。月票三百港元,不限次數。開放時間到晚上十點,不少白領放工後去游。香港海泳條件也極好,海水清澈透明,看一眼就着迷。西貢的半月灣、大嶼山的長沙泳灘都號稱「最美泳灘」。可以說在香港,具備了「游泳自由」。

我的游泳教練是高大哥推薦的,姓李。港人不論男女,大多數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估計李教練在三十五至五十之間(誤差有點大)。他的本業是保險員,不用坐班,所以大把時間用來教游泳,最多一天帶十幾個班跑幾家泳館。即便這般辛苦,李教練還在租房子住,當會計師的弟弟也在租房。他教的多是小學生,幼稚園的也有。我不好意思跟小孩子為「同學」,也顧慮人家小朋友學會了我還學不會留級,「面子風險」很大,所以單獨跟李教練學。

初學時,一是協調性不行,顧手顧不到腳,累得氣喘吁吁還是原地打轉。二是怕水,一眼看不見教練就慌;手腳抓不到東西觸不到底就慌。漸得要領後,開始上癮。從在一米四的淺池掙扎,到獨自在一米九的深水池緩游;從腳一離開池底就手忙腳亂,到享受水下過濾一切的安靜,用了十一課時加上無數次練習。不過時間跨度有點長:二○一七年十月至二○一九年三月,足足一年半。我幾次心虛地問教練:我是不是你最笨的學生?他說不是。我有點相信他的話,因為港人比較實在。

曾經冒着三號風球艾雲尼在室外泳池練習,泳池只我一位,教練在一邊看。疾雨時驟時停,敲打在背上。池中蛾蟲散落紛紛,救生員都看不下去了,幾個人用篩網打撈,於是池中一個邊撲通邊喝水的笨笨熊,岸邊是撈蛾蟲的救生員,場面特別好玩。教練也被逗笑:喂,少喝水呀,你的門票不含免費昆蟲湯。我告訴教練,不同時段、不同泳池的水味道不一樣:這個泳池換季後新蓄的水口感較清甜,維園的池水口感鹹澀。教練笑得不行。

曾經出訪期間每下榻一個酒店都尋找泳池,終於在聖彼得堡游了一次早泳。池子不大,是方形的,橫豎游都可以,划幾下水就到頭了,總算在異國體驗了一把。

曾經回老家時,問媽媽要不要觀摩我游泳?老媽高興地帶我去體育館。我在池裏游,母親在池邊看,像在作彙報表演。母親說游得真好,又擔心我體力不支,說累了就上來。當天與妹妹通話時,又隆重誇讚一番,鼓動妹妹也去學。

曾經在深圳開會時,趁午休到露天泳池練習,倆同事在一旁看着做保護。聽着同事聊天,聲音清楚時就游得自如,一旦聲音遠了就嗆水;聽他們聊得太熱烈也緊張,喂,你們專注一點看我!同事笑喊,看着呢看着呢,眼睛沒離開你……

曾經在臘月冬日,游泳之後短袖毛衣九分褲光腳拖鞋溜達回家,羨煞北方親友。

一段時間,買泳衣成了逛街必選,差點湊足泳衣九宮格。特意挑選顏色鮮艷的,以備將來在大海中有強烈辨識度。不知是不是泳池裏教出來的「學院派」缺點:若不戴泳鏡泳帽,發揮就大打折扣。

也曾經糾結於速度耐力,越心急越游不快游不遠。後來,讓自己專注於水的清涼,專注於透明的安靜,游得心無旁騖,反倒「寧靜致遠」了。

有時候,給自己的小目標也可能是一個設限,成了前行的負重。自己的世界,本來也是參差不齊的。但人接受一個不完美的自己,比接受一個不完美的世界更難。人能接受一個馬馬虎虎的世界,卻不能接受百分之九十九優秀的自己,總是盯着那百分之一不依不饒。其實自己也清楚,那完美的百分之一,並非自己不努力,而是客觀所限。

人這一輩子,就是不停教育開導自己的過程。

一直有個願望:暢游香港大海。但只有一次在香港仔艇邊游了幾分鐘,只能算體驗。那片湛藍清澈的香海,成了心裏芬芳的詩意遠方。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