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如是我見/故鄉的楝樹\徐 新

童年的時候,在家鄉種有許多樹木,但是最多的還是楝樹,房前屋後、田間地頭、路邊河畔,或一枝獨秀,或三五相望,或蔚然成林,樹冠如傘、樹葉紛披,在風中搖曳,構成了一道道美麗的風景。

楝樹又稱作苦楝,它生長快、材質好、用途廣,還容易栽種。既可用種子育苗栽種,也可用插根栽種,而且不擇土壤,不選地形,一年四季都可以種植,而村民平時生活用的桌椅、新人結婚時的傢具等,相當一部分也是用楝木加工而成的。因此,楝樹在當年是村民首選的樹種。

楝樹四季分明,到了春天,它應着暖暖春意,高挑着的細枝慢慢地掛起了綠芽,在春雨春風的滋潤下,芽兒漸漸張開,閃閃地亮出綠葉,直至翠綠的樹葉爬滿枝頭,在高高的枝端輕輕搖曳。

楝樹開花時已到了暮春時節,有詩曰:「雨過溪頭鳥篆沙,溪山深處野人家,門前桃李都飛盡,又見春光到楝花」。楝花給人感覺是一個與世無爭的「隱者」,當百花爭春競相開放時,它卻不爭不搶,悠悠然開在春花盡落時。從遠處望去,「楝樹層層細著花」,繁密的樹葉間紫白相間的小花,密密匝匝,滿樹可觀;近看,紫白色的花兒,米粒般大小,花瓣粉白,中間生出一個小圓柱般的紫色花蕊,從翠綠叢中探出頭來。

盛夏季節,楝樹如幄如幃的濃蔭下則成了咱們小夥伴的樂園,聽着樹上的蟬演奏着高八度的曲調,有的小夥伴心癢癢地,尋思着怎麼把它捕捉下來。於是,就借助於自製的工具,找來一根粗細適中、長度足夠的竹竿,把鐵絲彎成圈兒綁在竹竿頂上,在鐵絲上繫上網袋,然後慢慢伸向樹上的蟬,冷不丁一扣,「知了」聲戛然而止,只見蟬在網袋中掙扎。也有的小夥伴對樹枝上掛滿的小小圓圓,硬硬實實,翠綠油亮的楝果感興趣,不是把它作為零嘴(都知道它的味道很苦),而是把它採摘下來耍遊戲。中看不中吃的楝果兒竟搖身變為了絕佳的「子彈」。用彈弓也好,用手也好,打在身上雖有些痛,但不至於皮破血流,齜牙咧嘴一陣子便又投入到「戰鬥」中去了。到了夜晚,月光從樹枝的罅隙流瀉下來,如一片碎銀匝地,搖曳不定。我們則躺在椅子上,望浩渺的天空、數眨眼的星星、沐涼爽的清風,一會兒便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當蕭瑟的秋風打着呼哨飄過時,黃黃的楝樹葉簌簌地飄飛下來,如鋪滿了一地碎金。而飽滿的楝果,就像一個個小金鈴,成串成串地掛在樹枝上,滿樹金黃,煞是好看。

冬天來臨時,樹上樹下一切都安靜了下來。楝樹裹着嶙峋的樹皮,樹枝橫斜,疏影交錯,枝頭上掛着零星乾癟的楝果,但它依然在瑟瑟寒風中在堅守着,不畏嚴寒,默默等待着春天的到來。

如今家鄉的楝樹已經很少了,然而,紫色繁花結滿樹、金黃楝果掛枝頭的場景,卻常在我夢中縈繞,凝結成了一份沉甸甸的鄉愁。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