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拜登正進行一場勝負難定的政治豪賭\周德武

離中期選舉的投票日還有60多天,80歲的拜登和76歲的特朗普打得不可開交,兩人似乎提前上演2024年總統大選的一幕,硬生生地把一場中期選舉搞成了2024年大選的陣勢。

雖說11月8日是一場中期選舉,但對拜登及民主黨來說至關重要。美國歷來有「中期選舉魔咒」之說,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如果總統的支持率維持在42%左右,那麼總統所屬的政黨一般都會輸掉二、三十席眾議員席位,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在低位徘徊。通脹問題是其最大軟肋,如果沒有意外出現,這場選舉很大程度上是對拜登近兩年政績的公投,對於民主黨而言,顯然是凶多吉少。

在共和黨初選階段,特朗普背書了200餘位州長和議員候選人,居然有180多人進入了初選獲得了黨內提名,這釋放出了強烈的政治信號。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幾十年間,美國黨爭不斷加劇,每個黨都會利用掌權的優勢,通過對本州選區的不規則劃分(傑利蠑螈效應),劃出一些兩黨的安全選區,換句話說,只要候選人在初選階段獲勝,他們就能在安全選區順利當選聯邦眾議員。而中期選舉一向投票率較低,極端分子相對活躍,這意味着候選人不是去迎合中間選民的立場,而是要設法滿足極端選民的利益,這種政治怪象導致美國政治極端化趨勢被進一步強化。

對於拜登而言,如果這一批聽命於特朗普並認定2020年大選是舞弊的候選人進入美國政壇,大概率要對拜登進行政治清算,不僅要啟動對他的彈劾程序、敗家子的爛事也會被抖落出來,而且還會在國會層面全力阻止拜登政府的政治議程,拜登提前變成「跛腳鴨」也就板上釘釘了。

在這種情況下,拜登只能進行最後的一博,以期改變中期選舉的方向,把這場中選變成對特朗普極端主義的公投。民主黨本來的如意算盤是讓特朗普「自投羅網」,逼其在勞動節之際就宣布競選2024年總統大選,這樣民主黨就可以群起而攻之,但共和黨內大佬多次警告特朗普,如果其一意孤行,將有可能失去黨內競選資金的支持,如果說上一次大選特朗普可以不在乎資金的支持,這一次財力已被大大消耗的他沒錢是萬萬不能的。作為妥協,特朗普暗示可以把這個官宣放到中期選舉之後。在這種情況下,民主黨只好主動發力,進行一場政治豪賭。

當然,對於民主黨而言,也並非如外界所言就是魯莽之舉。最近國會兩場聯邦眾議員的補選,讓民主黨在阿拉斯加州和紐約州斬獲兩席,雖然這兩位議員的任期只有短短的兩個月,卻讓民主黨信心大增,特別是在共和黨控制的阿拉斯加州,特朗普背書的前州長佩林有意角逐這個空缺,但輸給了民主黨籍原住民佩爾托拉,這多少讓共和黨有點意外。

此外,一直受到本黨聯邦參議員曼欽阻撓的《反通貨膨脹法》,因其立場突然軟化,讓這部法案起死回生,這給拜登帶來意外的驚喜。為此,民主黨準備在9月6日召開慶祝會,通過彰顯立法成績,為中期選舉造勢並轉移焦點。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在共和黨勢力佔絕對主導的堪薩斯州就墮胎問題進行全州公投時,居然一半以上的投票者支持保留墮胎權,這讓共和黨大感意外,使得該州就墮胎進行修憲的計劃流產,這讓民主黨大受鼓舞。看來,高舉保護墮胎權這面大旗幟完全可以動員更多的女性出來投票。

北京時間9月2日,拜登在費城獨立大廳前發表了一場題為「國家之魂」的演講。拜登一改過去一年多來對特朗普批評的遮遮掩掩,而是指名道姓地罵起前總統,稱他本人及代表的極端主義勢力正在毀掉美國的國家根基。輿論普遍認為,這是對特朗普勢力的一次政治討伐。

拜登的費城演說是對特朗普及其追隨者「迄今為止最尖銳的指責」,也是民主黨走的一步險棋,畢竟拜登是冒着得罪7400萬特朗普支持者的危險。但事到如今,留給拜登的選項已經不多,拜登也很清楚,特朗普的絕大部分鐵粉是他爭取不來的,若能分化一小部分人團結在拜登的麾下或是能爭取的最好結果。

不出所料,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迅速作出反擊,認為拜登利用總統職務之便,給不同意其政治議程的人貼上「危險」的標籤。特朗普則稱,拜登這次演講是「瘋人瘋語,到了老年痴呆症的晚期」,「拜登及其領導的集團才是美國的公敵」。

毫無疑問,拜登的費城演說以及8月8日聯邦調查局對特朗普的「抄家」行動,進一步激化了美國兩黨及其支持者的對立,同時也會激發更多選民參與投票。可以想見,11月中期選舉的投票率要比往屆更高。美國兩黨從相互制衡蛻變成相互敵對,是美國從合眾國走向「分眾國」的重要標誌之一,美國正沿着紅(指共和黨)藍(指民主黨)軸線分裂開來。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美國內政如此分裂,必然在外交政策上充分反映出來,一些國家無疑會成為犧牲品和替罪羊,中國首當其衝。為此,我們對中美關係的繼續惡化需要有充分的思想和行動準備。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