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柏林漫言/雷暴中的柏林機場\余 逾

  圖:暮色中的柏林機場停機坪。\作者供圖

穩穩坐在飛機的座位上,我怎麼也沒想到,在雷暴來襲的十二個小時期間,我能順利登機。

我們飛往葡萄牙法羅的航班是周五晚上八點。周四中午我便收到了惡劣天氣警報──一場將持續十二個小時的雷暴預計會於周五中午到達柏林。我暗自擔心,這下完蛋了,周五晚上都不一定能飛。

  恰巧那天另一位朋友也乘中午一點半的航班從柏林到法蘭克福轉機飛倫敦。從一點來鐘開始,便不斷收到他的「現場直播」。直到他的航班登機時間前半個小時,各種即時航班信息都沒有顯示有任何的晚點。他也信心十足,很滿意航空公司的「靠譜」。誰知道眼看着快要登機了,他被通知說,晚點一個小時。

朋友也不算太沮喪,一個小時還好,還能趕上後面後續飛倫敦的航班。

  一邊聽他更新機場的最新狀況,我一邊收拾行李。窗外的雨也慢慢越下越大,雷鳴閃電也異常密集,這雷暴真是名不虛傳。我看看手錶計劃時間:如果要提前兩小時到機場,晚上八點的航班我最好五點多鐘就出發。我可以直接打出租車去機場,正常情況三四十分鐘;我也可以打車去離我三公里外的中央火車站,再坐三十分鐘地鐵快線去機場,加上周轉時間,需要五十分鐘。

  周五下午,大雨,這絕對不是一個適合公路交通的狀況。從市區去機場的高速路大概率會堵得一塌糊塗。所以我拎着大箱子打車去了中央火車站,用時十分鐘,然後順利地坐上機場快線很快到達了機場。

在機場快線上我才又想起這位一直在等待航班起飛的朋友。他按照之前通知晚點一小時的時間登機以後,原本以為就可以順利起飛,誰知道在飛機上一坐就是兩個小時,航班在繼續延誤。

等到我都出發前往機場了,他的航班讓乘客們都下飛機回到候機室,繼續等待。我跟他開玩笑說,你等等我,我們還能在機場見一面。他已經無可奈何,因為後序航班是肯定趕不上了,看樣子要在法蘭克福過夜了。

總算,在我到達機場的時候,他順利起飛。比起他,我應該幸運太多。因為我乘坐航班的前序航班,從葡萄牙法羅飛來柏林的飛機,起飛晚點了快一個小時,卻準點降落在了柏林機場。讓我驚訝萬分的是,這樣的雷暴期間,我的航班完全沒有延誤,準點登機。

然而,我可能高興得太早了。坐得穩穩地,繫好安全帶,所有乘客們都等着起飛。這時候機長廣播說話了:

「親愛的乘客們,歡迎登機。我們很高興能夠按計劃時間完成登機。但是,很抱歉,由於天氣原因影響了航班起降和地勤人員的工作安排,你們的託運行李暫時還沒登機。我們預計等待時間為三十至四十分鐘。」

乘客們「噢」了幾聲,有的嘆了嘆氣,三四十分鐘,還好。

又過了一刻鐘,機長又說話了:「好消息,現在有工作人員開始搬運託運行李了,請耐心等待。我們可能需要額外的三四十分鐘。」乘客中傳來不滿的聲音和更多的嘆氣聲。

就這樣,在飛機上等了一個半小時,我們的航班總算起飛了。而這時,我那位去倫敦的朋友已被航空公司安排在法蘭克福酒店住下了,明天再飛。

雷暴中的柏林機場,依然井井有序。來來往往的人們,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