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共和黨是否有勇氣向特朗普說再見\周德武

11月8日的美國中期選舉並沒有像外界預期的那樣,形成共和黨的「紅色浪潮」。抱着「小輸即是贏」的心態迎戰這次選舉的民主黨,取得這樣的結果顯然好過預期。

1994年克林頓經歷第一個任期的第一次中期選舉時,民主黨在眾議院失去了54個席位;2010年奧巴馬執政的第二年,民主黨在眾議院失去了63個席位。而拜登這一次只失去了6、7個席位,這樣的成績確實讓黨內想挑戰的人無話可說。

特朗普在得知共和黨初步選舉結果時極為憤怒,讓他原打算於11月15日宣布參加2024年大選的計劃失去了光彩和勢頭。特朗普欽點了200多位人選參加這次中期選舉,結果是喜憂參半,特別是在一些關鍵州輸掉了關鍵席位,這讓黨內不少人多了怨氣,認為早就應該與特朗普的「大選舞弊論」進行切割,不過現在覺醒還來得及。

根據CNN的預測,共和黨有望獲得220席(218票為多數黨的門檻),民主黨獲得215席,共和黨控制眾院似乎問題不大,但是要形成對拜登政府的真正掣肘,難度就大了很多。換句話說,這些共和黨的聯邦眾議員,不能辭職、不能退休,也不能升遷或意外死亡,否則這個平衡隨時都有可能被打破,難保在補選(特別選舉)時不被民主黨搶走席位。

一心想成為眾議院議長的麥卡錫,其面臨的挑戰要遠大於佩洛西。佩洛西當議長的時候,黨內激進左翼「女四人幫」,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對於麥卡錫來說,他需要對付來自佐治亞州的格林等極端分子,格林已明確表示,拜登只關心俄烏邊境,不關心美墨邊界。只要共和黨拿下眾議院,休想從這裏拿走一分錢。相較於格林的立場,麥卡錫稱,他會繼續支持烏克蘭戰爭,但是對烏援助不會是一張空白支票。看來收緊錢袋子是板上釘釘的事。

與2021年驚人相似的是,參議院鹿死誰手,大概率是需要在佐治亞州作個了斷。上一次特朗普帶着「大選舞弊論」跑來攪局,將兩個參議員的席位拱手讓給了民主黨,這一次會不會重蹈覆轍,許多共和黨大佬憂心忡忡。

共和黨候選人沃克作為一位欖球明星,身上有許多光環,但是也背負不少醜聞,尤其是在墮胎問題上,他一邊反對墮胎,另一邊被人揭發曾經讓自己的女朋友去墮胎。從這次中期選舉的結果看,選民最關心通貨膨脹和墮胎權問題。在墮胎問題上,沃克的弱點暴露無疑,接下來的政治前途可謂凶多吉少。佐治亞州的一些政界人士抱怨,如果不是特朗普過分介入,黨內推選的人不是沃克,而是其他更有競爭力的選手,那麼這一次拿下參議院將沒有懸念。特朗普會不會又像2021年一樣,在佐治亞州扮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角色呢?

美國主流輿論認為,這次共和黨沒能掀起「紅色浪潮」,主因首推特朗普對共和黨人起到的破壞作用。特朗普背書了200多位候選人參加角逐,其中許多人觀點非常極端。雖然特朗普在共和黨內的影響力無人能夠撼動,但在全國層面,特朗普像祥林嫂一樣對2020年大選提出質疑,還是讓許多選民心有餘悸。

民主黨這次沒有大輸,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民主黨高舉「墮胎自由」牌,對於年輕人、婦女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一些選民認為,經濟衰退可以恢復,墮胎權被剝奪了,將會永遠失去自由。此外,民主黨在分化郊區白人知識分子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從而將民主黨的損失減少到最低程度。

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等人認為,共和黨選舉成績不佳,特朗普要負主要責任。現在是共和黨向前看的時候,必須要翻過「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論」這一頁,讓特朗普帶領共和黨出戰2024年大選已無任何意義。

從佛羅里達州長德桑蒂斯的競選歷程看,他一直與特朗普保持着一臂距離,也不邀請特朗普與之一起參加競選活動,這恰恰是德桑蒂斯能夠輕鬆獲勝的重要原因。德桑蒂斯為共和黨人樹立了一個很好的樣板。反觀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奧茲,他的致命弱點是與特朗普捆綁得太緊,居然輸給了一位中風的民主黨籍副州長費德曼,實在讓共和黨無法接受。

特朗普官司纏身,繼續參加大選也是一種自保的方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共和黨內的分裂勢不可避免。雖然特朗普私下警告德桑蒂斯不要出來競選,但羽翼漸豐的德桑蒂斯未必耐得住寂寞。一些共和黨金主已經公開表達對德桑蒂斯的支持,認為是時候與特朗普告別了。但是依特朗普的性格,困獸猶鬥的他與共和黨很可能搞得兩敗俱傷,從這個意義上說,這次中期選舉不僅加劇了兩黨的政治撕裂,也把共和黨推向了十字路口。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