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學生園地/等待已久,當初的熱情早已冷卻……

原來等待已久,當初的熱情早已冷卻。我在靜寂無人的咖啡廳內,細看咖啡師一直在擦那隻咖啡杯,喝下一口早已冷掉的咖啡,在這白雪紛飛的冬日裏更添寒意。遙看窗外,枯葉一直亂舞,似是一個個舞孃在演出。然而,我卻一直等待不到「那人」。

嚴閉的心幕,慢慢被打開,昔日種種回憶此刻在眼前重現。中一那年,我參加了學校的管樂團,懷着如同羚羊於大草原自由奔跑的心情出席了第一次的訓練。那時,我並沒有任何樂理知識,只知道自己最希望學習長笛和單簧管,當我得知樂團指揮把我編排到單簧管那組別時,猶如中六合彩般興奮。

除了固定的合奏,每天放學,我都會馬上衝回家,組裝那枝單簧管把玩,仔細地研究如何吹出不同的音符,例如頭兩個孔便能吹出「A音」,這成功的感覺令我更有動力去吹奏下一個音,每天都要玩上一個多小時才肯罷休。還記得一開始,我要艱難地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吹響那片薄薄的簧片,經過多番的練習,吹響它變為易如反掌的事,如同早上起床梳洗般自然。單簧管彷彿成了我的親人,每日練習為的只希望能在合奏上有更好的表現。每個星期,我只盼望着星期四的合奏日快點來臨,把前幾天累積下來的煩惱吹到雲霄之外。

可惜到後來,中二那年、中三那年、中四那年,一年又一年都因為疫情的緣故而不能合奏,成了奢侈品。在這漫長的三年當中,我一直期盼着合奏日的再次來臨,偶爾在上課期間、在吃飯期間、在運動期間,腦海中都會不經意飄浮一些音符、指法、旋律,似是在為下一次的合奏日作準備。偶爾走在路上,有人用單簧管進行街頭演奏,我都會駐足觀看一會兒,心想:到底我什麼時候能重執單簧管呢?殊不知承載着單簧管的盒子已被我漸漸遺忘在抽屜的角落裏,像是一個靜待被發掘的美人,等待着人們與她高歌。

中五那年,疫情稍微緩和,管樂團復活,我以為我會成為第一個報名的人,怎料我卻思考了一整個星期。我發現我不再喜歡那些音符、指法、旋律,我本以為我會很期待再次拿起單簧管的時候,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連把單簧管拿出來的動力也沒有了。那個熱情的火苗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已漸漸消逝,連餘溫也沒有了。因此,我最終還是放棄重返管樂團。

踏平坎坷成大道,推倒障礙成浮橋,熬過黑暗是黎明。我們沒有天生的信心,只有不斷培養的信心。若然我們對一件事物充滿興趣、熱情,儘管旁人不給予支持,我們仍要咬着牙撐過去,追隨自己的夢想,不要等待熱情冷卻的時候才重新踏出第一步,要不然我們只會像冷掉的咖啡一樣難喝,要記住:旁觀者的姓名永遠爬不到比賽的計分板上。若能回到當初,想必在疫情時我亦會自己練習,絕不使熱情冷卻。弱者只有千難萬難,而勇者則能披荊斬棘;愚者只有聲聲哀嘆,智者卻有千路萬路。再長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邁開雙腳也無法到達。

我再次喝了一口那杯咖啡,它,仍然是冷卻的;那人,我亦找不到。原來等待已久,當初的熱情早已冷卻。

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 5D 吳紫柔

簡評:

題目是:「原來等待已久,當初的熱情早已冷卻。」以上是文章開首,試寫文章一篇。全文首尾呼應,但等待的那人是誰呢?作者說是辛棄疾《青玉案·元夕》裏的「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那人,暗指當初的熱情和初心。末二段很有哲理,有文若此,何患不入上庠?

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中文科教師 朱啟章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