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瓜園/李白蘇軾的唱和\蓬山

論豪邁曠達,李白、蘇軾絕對是千年文壇的兩座巔峰。盛唐氣象,雅宋風景,都在兩人筆下揮灑出最絢爛的篇章。

知子莫若父,識臣莫如君。宋神宗對於蘇軾與李白就有一句精妙品評:「白有軾之才,而無軾之學。」李白主要放浪於江湖,思緒靈感無邊無際;而蘇軾一生卻在廟堂、鄉野、天涯、衙門、學堂、農舍之間轉圜遊走,就這一點來說,他的人生厚度、韌性,更勝過李白。

其實,李蘇之間有很多穿越時空的唱和,既可以說是不經意的巧合,更可視作藝術及性靈上的共通自覺。李白「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三百多年後,同一輪明月下,他放下的那杯酒,又被蘇軾端了起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蘇軾不見李白之月,但蘇軾之月曾經照過李白。明月亙古如斯,普照塵世。令人頓生吾生須臾、滄海一粟之感。不羈的背後,又都有那麼一絲無法排譴的孤獨。太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東坡也是三元素:「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

站在赤壁之上,李白筆走龍蛇:「二龍爭戰決雌雄,赤壁樓船掃地空。烈火張天照雲海,周瑜於此破曹公。」這把烈火熊熊燃到蘇軾的紙箋上,才終於「檣櫓灰飛煙滅」。鏡頭切換到廬山,李白閒情信步,遙看瀑布:「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蘇軾竹杖芒鞋,「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李白看廬山的視角,就跟「黃河之水天上來」「唯見長江天際流」一樣,他慣於仰天長嘯;而蘇軾橫看側看,遠近高低,多了許多對人間的觀照。一個闊達於三百金樽,一個豁然於一蓑煙雨。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