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瓜 園/雪後文案大賞\蓬 山

大年初二,北方普降大雪。想當年,第一次看到「一下雪,北京成了北平」,青衫馬褂的民國文藝範兒,瞬間拉滿。然而,好話經不起三遍。如今,天上剛開始飄兩片雪花,朋友圈裏,「一下雪,西安成了長安,南京成了金陵,杭州成了臨安,太原成了晉陽,瀋陽成了盛京,開封就成了汴梁……」網紅、各種媛、真真假假的文青,紛紛出動。刻薄者說:一下雪,文盲都成了文青。

社交平台,頓時化作「中國地名大會」的考場。「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雪,倒好似歷史地理知識考試的白紙試卷了。長安、金陵等還可以腦補些灞橋蹇驢、秦淮玉瓦,至於「一下雪,寶雞就成了陳倉,聊城就變成了東昌……」筆者愚鈍,對如此孤僻佶屈的雪,實在一無所知。

還有更啼笑皆非的:「一下雪,濟南就成了濟南府。」加個「府」字,能高明到哪裏去呢?但這也難怪。兩千多年來,從濟南國、濟南郡,到濟南府、濟南路,除了間或並稱「齊州」之外,濟南的名字幾乎沒變過,自然少了些變化的資本。

至於青島、大連、哈爾濱等,就更吃了大虧。明明都是每年降雪量較大的城市,然都是近代興起的城市,在古代不過是一些漁村,祖上沒有闊過,也就無緣參與雪後「凡爾賽」。再者,如杭州、瀋陽,本是比臨安、盛京更悠久的名字,真不必再從雪裏挖一個蟲洞了。

民間有些俗語:「話說三遍淡如水,再說三遍打驢嘴。」「好話說三遍,雞狗不待見。」西方也有作家說:「第一個用花比喻美女的人是天才,第二個用花比喻美女的人是庸才,第三個用花比喻美女的人是蠢材。」再動聽的語言,氾濫起來,也就成了陳詞濫調。

自在享受雪景,少些附庸風雅,少穿越幾次好不好?雪也是真夠累的。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