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社評/美國債務危機禍延全球

恒生指數昨日跌穿19000點,見今年低位,除了技術性因素外,美國債務上限談判遲遲未有突破,投資者對美國出現債務違約的憂慮上升,國際信貸評級機構惠譽將美國主權評級展望列入負面名單,都對美股構成衝擊,並蔓延全球,香港受池魚之殃。事實證明,美國對外實行霸權主義,對內政黨惡鬥不已,不負責任的經濟政策讓全球「埋單」,破壞全球經濟的穩定。其所作所為,正加速全球「去美元化」進程。

年初開始,美國債務就突破31.4萬億美元的法定上限。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一早警告,美國面對債務違約的風險,最快於6月1日發生,將對美國經濟造成災難。事實上,自美國八十多年前為國債上限劃線以來,美國國會已上調債務上限近80多次。進入本世紀後,兩黨為提高債務上限的鬥爭越來越激烈,2011年的那次爭拗,曾促使標普下調美國政府的信用評級,而2013年更曾導致美國政府局部停擺半個月。但兩黨總是把握最後一刻達成妥協,因此美國債務違約尚未真正發生過。

但這一次的爭拗與過去有明顯的不同。由於美國社會陷入空前的分裂,政黨惡鬥之激烈也是前所未見,喊了多年的「狼來了」,成真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隨着預定債務違約死線不斷迫近,拜登內閣成員向美國和國際社會示警的嗓門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更令人側目的是,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雙雙加入了敦促國會盡快通過債務上限的行列。美國軍方幫拜登政府向共和黨施壓,這是一個新動向,也是危險的信號,因為這標誌着一向嚴守政治中立的美國軍方也捲入了這場政治對抗。

驢象兩黨會否最後一刻再次握手言和?大家只能拭目以待。但不論如何,美國的國債上限之爭已嚴重威脅美國和全球的經濟,嚴重消耗美國政府所剩無幾的信用,或將推動更多國家實施「去美元化」。去年二月,美國及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不准俄羅斯使用美元、英鎊等西方貨幣,這種將美元「武器化」的做法適得其反,其他國家看到美元並不可靠,擔心有朝一日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未雨綢繆,不僅在石油等大宗商品交易中開始放棄美元結算,並且着手建立非美元的貨幣區。作用力越大,反彈力也越大,美元武器化加上美國的債務違約危機,削弱了美元主導地位,相應提高了包括人民幣在內其他貨幣的國際地位。正如早前巴西總統盧拉指出,這些年來,大家習慣了在國際貿易中使用美元,但為什麼不可以試試使用人民幣呢?

美國的霸權地位不僅是建立在強大軍事上,更是建立在作為全球通用貨幣的強勢美元之上,這使得美國可以通過印發鈔票而「薅」全世界的羊毛。然而,美國為一己之私利,前些年濫發美元,大水漫灌,引發全球通脹,後來又為壓抑通脹而連續加息,這種極端政策,激起全球市場的狂瀾,也動搖美元的地位,消耗美國的影響力,真正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巴西的一隻蝴蝶搧動翅膀,足以在大西洋掀起一場風暴。如今,「債務違約」這隻蝴蝶正在美國國會大廈上空搧動翅膀,包括香港在內的全球市場都感受到山雨欲來的氣息。特區政府有關部門要做好充分的應對準備,防止遭受太大的金融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