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東言西就/人類群星閃耀時\沈言

  圖:林欣浩著《一次讀懂中國哲學:諸子百家閃耀時》。

公元前八百年至公元前二百年之間,社會環境的動盪引發了精神領域的覺醒,東西方一眾精神導師採用理智方式與道德方法,思考並解決人生終極意義和人類終極關懷等重大問題,誕生了中國的儒道法墨思想、印度的印度教和佛教、以色列的一神教,以及希臘的哲學理性主義,標誌着人類文明實現重大突破。

德國思想家雅斯貝斯所謂的「軸心時代」,作為人類偉大思想的發端,不同文明都出現了偉大的精神導師,其思想造就了不同的文化傳統,一直發揮基石作用,影響着人類的生存與生活。「軸心時代」無疑是人類歷史上群星璀璨的大時代,孔子、孟子、老子、莊子、釋迦牟尼、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偉大精神導師集體亮相,以源源不絕的精神原動力,共同塑造了此後兩千餘年的人類心靈。

在中國,春秋戰國時期恰與「軸心時代」重合。彼時,華夏夜空群星閃耀,作為道德大師的孔子是最明亮的一顆星,作為智慧大師的老子則是最耀眼的一顆星,除此之外,還有儒家的孟子、荀子,道家的莊子、列子,法家的管子、韓非子,墨家的墨子,縱橫家的鬼谷子,兵家的孫子……現實世界諸侯爭霸,精神世界百家爭鳴,奏響中華文明的輝煌樂章。

近來閒時翻書,不期然邂逅兩種新品,皆與諸子百家相關。一為青少年讀物《一次讀懂中國哲學:諸子百家閃耀時》,作者以輕鬆筆法為諸子畫像,諸如孔子是比一般人更接近「歷史真相」的「聖人」,墨子是站在孔子對面的「平民代表」,孟子是用愛征服世界的「仁者」,老子則是「佛系」拯救者,視角十分新鮮有趣。該書用凡人可能想過卻沒能想透的三十一條問題,引領和陪伴讀者穿越一千五百年,重回中國哲學現場,一次過總覽古代主要哲學家的「生存智慧」。一為學術著作《國學溯源》,作者聚焦以儒道法墨為代表的先秦諸子百家,逐一分析孔子之仁、孟子之義、荀子之禮、老子之道、莊子之遊、韓非之法、墨子之兼,展現中華文明在「軸心時代」所達至的高度,通過探尋和挖掘先秦思想文化資源,為現代社會和現實人生貢獻傳統智慧與力量。二書一諧一莊,一淺一深,穿插交互閱讀,實屬獨特體驗,自是興味盎然。

在《國學溯源》中,作者憑藉深厚的研究功底,系統論述儒道法墨精義:儒家是仁,「樊遲問仁。子曰:『愛人』」,揭示了人類生存的真理。道家是道,「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叩問了自然界運行的規律。法家是法,「明主之國,無書簡之文,以法為教;無先王之語,以吏為師」,提供了政治治理的有效模式。墨家是兼,「今天下之君子,忠實欲天下之富而惡其貧,欲天下之治而惡其亂,當兼相愛、交相利。此聖王之法,天下之治道也,不可不務為也」,反映了社會大眾的平等訴求。

書中不乏精闢之語。仰望諸子百家的天空,不同的星宿有着不同的光芒,譬如老子陰柔,信奉「上善若水」;孔子陽剛,主張君子「自強不息」。諸子思想各異卻文化同源,使用同樣的概念──「道」、「德」、「仁」、「義」、「聖人」和「君子」。對於「道」,老子視之為天下萬事萬物的本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孔子視之為至理,「朝聞道,夕死可矣」;墨子常論「聖王之道」;孟子喜談「聖人之道」;韓非著有《主道》;荀子則謂:「道者,進則近盡,退則節求,天下莫之若也。」

至於何為世間「大道」?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道家的「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墨家的「兼愛」、「非攻」……歸根結底便是尊重一切生命的神聖權利,推己及人乃至齊物的「黃金規則」,超越諸子百家乃至全球不同文明的疆界,放諸四海而皆準。

仰望星空,不禁想起奧地利猶太裔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人類群星閃耀時》中所言:群星閃耀的某些時刻──它們宛若星辰一般永遠散射着光輝,普照着暫時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