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讀書關鍵詞/妒忌:宮澤賢治《土地神與狐狸》\米 哈

  圖:《土地神與狐狸》收錄於《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資料圖片

你是善妒的人嗎?

妒忌的本質在於一種不安全感,人因為害怕失去他認為重要的東西而產生妒忌,這些東西包括情人的身份、職場的崗位、獨家享有的待遇,等等等等。妒忌,常見於愛情,又不限於愛情,又成為了經典作品的恆久主題。

心理學家庫伯勒·羅絲因應人面對死亡與災難而產生的情感,提出了著名的「哀傷五部曲」,即否認、憤怒、懇求、沮喪、接受,而我則從日本昭和時期作家宮澤賢治的短篇故事《土地神與狐狸》悟出了「妒忌七部曲」。

《土地神與狐狸》的故事有三個角色,一棵樺樹小姐,「有兩個朋友,一個是土地神,祂住在正好五百步遠的谷地裏,一個是從原野南方過來的褐色狐狸。」樺樹小姐是土地神與狐狸的欲望對象,而三角關係就此形成。

妒忌的第一步是「與對手比較」。當老實的土地神知道了狐狸與樺樹言談甚歡,便有樣學樣找機會與樺樹單獨聊天,殊不知談到自己不熟悉的話題,更引來了樺樹不經意的一句:「你要不要問問狐狸先生呢?」一個人妒忌另一個人,往往因為欲望對象一句有意或無意的話。土地神不滿自己給狐狸比下去,「讓狐狸來教神仙道理」,從此燒起了妒忌之火。

「憤怒」是妒忌的第二步。土地神妒忌狐狸而憤怒,卻將憤怒發洩於路人。當怒氣過了,土地神回過神來才後悔自己不可理喻的無聊舉動。祂將自己發脾氣的醜事怪罪於狐狸,認為「這麼無聊全都是因為狐狸害的。狐狸還在其次,應該說是樺樹害的。是他們倆害的。但是,我並沒有對樺樹生氣,就因為我不怪樺樹,所以才這麼痛苦。」在這階段,妒忌之火只會燒到對手頭上,而不波及欲望對象。

當妒忌者察覺到持續的痛苦,他就會來到妒忌第三步,即「嘗試忘記,但忘不了」。土地神知道一切痛苦都來自樺樹,便要求自己「把樺樹忘了」,又想當然「怎麼也忘不了」,越想忘記,越是惦記,而在「八月某個濃霧深深的夜晚,土地神懷着難以言說的寂寥和滿腹的惱怒,信步走出自己的祠堂。不知不覺間,祂的腳自動往樺樹的方向走去」,情況就像我們分手後會「自動」打開舊情人的社交賬戶一般。

妒忌的第四步是「貶低欲望對象」。當妒忌者耐不住反反覆覆的憤怒,甚至認為自己的不理性行為既可憐又可笑時,往往會嘗試貶低欲望對象的價值去說服自己擺脫這個關係。土地神也如是,祂意識到「心情變好了許多,所以盡可能不想去想到狐狸或是樺樹。但還是不自禁的會想到,祂也沒轍」,只好跟自己說:「就算我再低賤,終究是個神,一棵樺樹對我究竟有什麼價值呢?」

然而,哪怕我們再努力貶低欲望對象,也不見得可以減低對他的渴望,卻產生了反效果:他明明就不好,而我卻痛苦地愛他,這明顯是「我」的問題。這是妒忌的第五步,即「自我懷疑」。土地神也自我懷疑,並自我責備,「那只不過是樺樹和狐狸在原野中的短暫對話罷了。這種小事就能擾亂你的心情,你還算是神嗎?」

從痛苦到自我懷疑,妒忌者可能就此離開那一段令自己泥足深陷的關係。「某個金黃透亮的秋日,土地神心情大好。今年夏天以來種種痛苦的心思,不知怎地都成了一團團霧靄,變成了環,掛在頭頂上。而且神奇的是,那種壞心眼的念頭,飛到九霄雲外去了,就算樺樹與狐狸說話,祂也不在乎,只要兩方覺得開心就好。」這是妒忌的第六步:自以為心平氣和。

妒忌的恐怖,在於它的霸道,在於它的反覆。你以為事過境遷,但妒忌的恨往往植根很深,也就是妒忌的第七步:「再次發作」。當土地神自以為穩住了心志,卻見到「狐狸逞強似的挺直肩膀,大步往遠處走去」,簡單數個動作、數句說話,土地神「腦袋突然一陣昏眩」,又憤怒起來了。

《土地神與狐狸》的故事,展現了「妒忌七部曲」,而當妒忌來到我們真實生活的日常關係,我們便會發現這七部曲的次序總是突如其來,反反覆覆,沒有順序,並與各種情感糾纏。但,無論是《土地神與狐狸》,還是我們實在經歷到的妒忌,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妒忌之火燒起來了,往往要燒到滿目瘡痍方成結局。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