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口經濟學/三大配套措施鼓勵生育\攜程集團執行董事長 梁建章

  圖: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去年中國新出生人口為一千二百萬,比前年下降了百分之十八。

2021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內容包括:取消社會撫養費等制約措施、清理和廢止相關處罰規定,配套實施積極生育支持措施。該《決定》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於,儘管尚未在名義上直接宣布廢除計劃生育,但《決定》歷史性地取消了社會撫養費等相關處罰規定,實質上基本等於全面放開生育。

僅僅一個多月前,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實施三孩政策,允許一對夫婦最多可以生育三個孩子,可以簡單理解為「最多三孩政策」。而在7月20日公布的《決定》中,明確提出「取消社會撫養費,清理和廢止相關處罰規定。將入戶、入學、入職等與個人生育情況全面脫鈎。」也就是說,以往那種因為多生孩子而遭遇處罰的局面一去不復返,「一票否決制」這道緊箍咒被徹底解除。在此基礎上,《決定》還提出:「實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促進生育政策與相關經濟社會政策同向發力,有利於滿足更多家庭的生育意願,有利於提振生育水平。」

上述規定意味着,計劃生育政策已經實際上剝離了限制生育的內涵,國家不僅允許一對夫婦生育三個孩子,而且會鼓勵一對夫婦生育三個孩子,同時也完全接受生育更多孩子的情況。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概括就是,生育政策已經從「最多三孩」升級為「最好三孩」。這是一個巨大的轉變,實行了四十多年的限制生育政策,終於正式轉向鼓勵生育的政策。這個逆轉意義非同尋常,將對中國和世界產生深遠的影響。

應當說,生育政策的逆轉早在我們的預測和期待之中。但是僅僅一個月以後,生育政策就出現了如此大幅度的升級,一方面固然令人欣喜,另一方面也顯示出中國低生育率形勢所具有的嚴峻性。

多達二十九條的《決定》,涉及到鼓勵生育的各個方面。從幼託配套、教育減負、稅收減免、住房優惠、產假、女性就業平權到輔助生育等等。筆者以前所提到的各種鼓勵生育的政策建議,這次幾乎都被覆蓋到了,可以說是非常全面。當然,大部分政策目前還只是方向性的,未來需要具體的細化和落地。下面再就最重要的幾個方面進行一些政策的預測和建議:

(一)教育減負

《決定》非常正確和到位地提到了要解決「擇校熱」的問題。筆者曾指出,在教育普及化和公平化的大前提下,過早的教育擇校分層不僅沒有必要,而且激化了擇校和考試的壓力。筆者建議普及高中教育,並取消「中考」和「重點中學」,把高考以前的教育均等化,以減輕高考之前的擇校和考試壓力。未來再逐步普及大學本科教育,用大學生畢業考替代高考,進一步緩解高考和擇校壓力。當然,教育改革的問題非常複雜,目前在社會上並沒有達成共識,導致很多改革措施現在還未涉及到教育過早分層的根本問題,但教育壓力又是制約生育率提升的最重要的因素,所以期待未來出台更為大刀闊斧的教育改革措施。

(二)住房減負

《決定》也提到了對於多孩家庭給與購房優惠的政策方向。相對於教育來說,購房優惠比較容易快速見效。現在高房價地區的房價裏一大半都是土地成本,也就是政府的財政收入,完全可以把這部分作為購房補貼返回給多子女家庭,同時增加那個地方的建設用地指標。我們的土地政策應該跟着人走,哪些地方有更多的人口流入,就應該給更多住房的用地指標,來增加供給和平抑房價。更好的思路是與鼓勵生育的政策結合起來,就是住宅供地跟着孩子走。

(三)稅收減免和財政補貼

《決定》提到了要修改個人所得稅法,抵扣嬰幼兒的照顧費用。這個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僅僅抵扣保姆的費用是遠遠不夠的。筆者做過測算分析,如果把現金獎勵、稅收減免和住房補貼等都加起來算等值的錢的話,鼓勵生育需要花GDP的10%的錢,才能把生育率提升水平,要花GDP的5%才能提升到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要花GDP的2%才能提升到日本的水平。

有些學者質疑,拿出GDP的百分之幾,我們國家有這個財力嗎?當然是有的,關鍵是我們是否真正把人口當成基礎和戰略的資源,如果是,那就絕對有這個能力做到。

雖然中國的低生育率問題非常嚴重,比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更加嚴重。但是生育政策這次實現了從「最多三孩」到「最好三孩」的快速升級,彰顯中央解決低生育問題的決心。如果能夠發揮出中國在制度和資源上的優勢,還是有望解決低生育率的世界難題。也只有力挽狂瀾地扭轉人口減少的趨勢,繼續維持中國的人口規模優勢,才能確保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長盛不衰。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