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銳評/美國越干預香港 亂港分子下場越悲慘\方靖之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上,正告歐美一些國家和政客:「你們粗暴地踐踏國際法、干涉我國的內政,對我們做的毫無意義的所謂制裁,只能更加激起我們的憤怒和對你們的蔑視,只能不斷敲響你們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只能是搬起石頭重重地砸在你們自己的腳上。歷史的長河已經無數次證明,勝利一定屬於不屈不撓的中國人民!」

「廢紙制裁」成世人笑柄

夏主任的講話充分反映了中央對維護國家安全的堅強意志,有底氣有能力應對外國干預。美國的所謂「制裁」或商業警告,動搖不了中央和特區政府捍衛國安的決心,也不會損害香港的營商環境和國際競爭力。說到底,企業選擇投資地不會聽從政府的指揮,主要看是否有投資價值,美國的橫蠻干預打擊不了香港,只會令其在港的代理人陷入萬劫不復境地。就如過去幾年一些大力呼籲外國「制裁」的攬炒派政黨政客,有再出來「歡迎」美國的「制裁」或警告嗎?有再出來配合美國的政治恐嚇嗎?沒有了。在國安法之下攬炒派終於知道什麼是國安底線,什麼是政治禁區,他們就算有「賣國」之心,也再沒有「賣國」之膽,這就是國安法的威力,這也是歐美對國安法攻擊不遺餘力的原因。

美國財政部日前稱向七名香港中聯辦副主任實施所謂「制裁」,華府並向香港發出商業警示,提醒美國企業警惕香港實施國安法後,在港營商及活動的風險云云。中聯辦隨即發表聲明譴責,直指美國的制裁「除了更加激起我們對美國政客的蔑視、更加激發我們為國家利益而戰的堅強意志外,毫無其他意義。」美國作為世界大國,現在卻變成「世界聲明大國」,沒有停過的發聲明干預、介入香港事務,但這樣的「制裁」究竟還有多少作用?

美國的「長臂管轄」在香港並不適用,「金融制裁」中央官員根本就是一個假議題。中國銀監會發言人已多次表明,香港的經濟、金融活動由特區政府管轄,任何外國政府無權插手。當中說的是所有在香港經營的銀行都不能執行美國所謂「制裁」。這樣的「制裁」對香港而言,確實是一張廢紙、一句廢話、一場鬧劇。

至於向在港經營的美企和個人發出所謂「商業警告」,更是雙重標準,如果因為香港實施國安法而要發出「商業警告」,這樣美國恐怕要對全球大多數國家都發出「商業警告」,原因是維護國家安全從來都是真正的普世價值。況且,美國政府有什麼資格對企業下指導棋?因為政治原因要求企業撤資本身已經違背美國所謂自由經濟。日前,美國商會更對此作出回應,指美企業認為香港仍是一個很好的立足之地,其他多個商會組織和金融機構均發聲反駁了美當局不符事實的所謂警告。

美國無理抹黑香港國安法,但事實是該法實施一年來,港股新股集資額超過5170億港元,按年增長54%;銀行體系總存款額較國安法實施前增加5.6%,外匯儲備超過3.8萬億港元;全球排名首100間銀行中,78間都在港運營,充分顯示出國際商界和廣大投資者對香港市場的信心。美國以為單靠一個聲明,就可以令到大批企業放棄中國市場,放棄最有潛力的粵港澳大灣區市場,這完全是他們的一廂情願。

在港代理人被問罪必成棄卒

美國的無理、無用、無聊聲明,以及其肆無忌憚的插手香港事務,不但動搖不了中央、特區政府執行國安法的意志,反而將其在港的代理人置於更悽慘的境地。西方勢力在「黑暴」爆發前後,為代理人提供支持,令他們在香港肆無忌憚的「煽暴煽獨」,肆無忌憚的呼籲外國「制裁」國家和香港。

但國安法出台後,執法部門重槌出擊,將攬炒派打得七零八落,西方勢力除了口頭聲明外,有提出任何支援嗎?沒有。他們不但沒有任何援助,更罔顧其代理人死活,繼續擺出一副明火執仗干預香港的姿態,這不是正說明中央重槌出擊是正確,也說明國安法出台、新選舉制度的確立,以及連串撥亂反正,追剿外國勢力在港代理人的措施,是必要的嗎?華府愈多「制裁」,愈坐實這些代理人的罪狀,更要求執法部門將外國勢力在港煽風點火的代理人以及NGO、衛星組織一併處理,美國的所為等如將自己的代理人推向火炕、成為箭靶。

這樣就說明了為何美國近期的所謂「制裁」,不要說在香港社會關注極為有限,連攬炒派也不敢出來表示「歡迎」,當作沒有事發生過一樣,原因不但在於國安法的震懾,更在於他們知道,外國愈「制裁」,中央及特區政府的打擊力度就會愈大,他們的處境也將愈悽慘。「為外國而戰」的黎智英、被華府視作上賓的黃之鋒,現在怎麼樣?誰想步他們的後塵,成為西方勢力的「棄子」?

資深評論員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