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推動文藝產業化 打造發展新平台

  圖:霍啟剛(左二起)、毛俊輝、姚珏、鄭培凱、劉小康等進行對話。

「融通中外·文明互鑒」香港發展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高峰論壇昨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團結香港基金學術顧問鄭培凱,香港設計總會秘書長劉小康,香港弦樂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姚珏,亞洲演藝研究創辦人毛俊輝,香港文聯副會長、全國青聯副主席霍啟剛現場參與演講,並在最後由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以視頻形式總結發言。幾位嘉賓不約而同地從青年人與大灣區的角度,分析香港發展成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優勢與機遇。\大公報記者 徐小惠、李亞清(文) 梁堅(圖)

鄭培凱:學術研究需結合本地文化

「文化認同是感情問題。」團結香港基金學術顧問鄭培凱提到,「我1960年代在台灣讀大學,感到那時台灣社會的文化認同沒有問題,都認為我們在繼承中國傳統文化,後來我去美國讀書、再到台灣,台灣發生了政治鬥爭的問題。」1998年他來到香港,希望為中國文化傳統在世界未來發展作出自己的貢獻。

鄭培凱提到,台灣的文化藝術界和學術界緊密結合,但香港並非如此。他又談到香港教育現狀,以大學為例,「香港的大學較為不關注社會,更多關注在從世界各地請學術權威來,因為追求排名。有人覺得大學重要的是排名,我覺得大學重要的是人才,以及與本地文化的聯繫,若沒有聯繫,對社會的貢獻和長遠的文化發展是有隔閡的。學術上有成就,但和本地文化是脫離的。文化認同要有熱情,熱情不只是在學術研究,『科學怪人』我不反對,但大學應有更多要考慮的。」

毛俊輝:作品創新要與時代相連

亞洲演藝研究創辦人毛俊輝指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是香港的優勢。他提到,粵劇發展昌盛是因粵劇前輩大膽創新,融會中西南北不同的藝術特色,建立了受觀眾歡迎的大戲種。

「現今國家重視戲曲的創新性發展,我認為首先要做好傳承工作,而創新要做好,先要理解怎麼做,是否為新而新?我認為不是,而是用創新幫助傳統繼續發揚光大,這就需要學習新的知識,培養創意人才,做出與時代掛鈎的作品。這些工作需要好多有心人,也需要政府的認同、肯定和支持。」毛俊輝說。

毛俊輝寄望,香港文化藝術工作者應更加打開新視野,對內地文化藝術有更多認識和接觸,從而可以做出更多更豐富的作品。

徐英偉:政府增一億元推動藝術科技

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以錄製視頻方式發表見解。他認為,借助「一國兩制」優勢,並憑一直以來發展多元和成熟的不同藝術形式,以及中西文化交匯點,香港可以利用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新定位發揮更大作用,將文化藝術產業化,為香港青年人提供發展和就業機會,有助青年人人心回歸,同時加強與內地、特別是大灣區的藝術團體和工作者合作,增進交流,拓展本港藝術工作者在內地的發展空間,亦助內地藝術工作者借香港走向國際。

徐英偉表示,政府一直通過提供資源大力推廣文化活動,提升藝術水平,推動藝術教育和傳承,保育和推廣非遺,讓藝術機構和藝術工作者一展所長,發揮創意,同時提升市民的文化藝術水平。本屆政府大力支持文化藝術,投入的資源比上屆政府增加34%,資助高質素文化藝術活動等。「以推動藝術發展科技為例,政府近日在相關基金調配一億元讓藝術機構和藝術工作者申請,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文化藝術發展新方向,更好支援業界。」

劉小康:香港有條件做好文化產業出口

作為海外重要的創意產業的負責人,香港設計總會秘書長劉小康認為,香港過去幾十年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交流中心,如今這個定位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應該有一個新的視野。劉小康將這個問題問了三位朋友,他們都是九○年代就來香港交流的,既了解香港,也在不斷地同內地交流;並列舉出一些觀點作參考。

首先,交流是雙方的,不是單向輸出,需要雙方的包容。劉小康說:「我們在輸出文化項目的時候,我們也要接受他們的文化,這才叫做文化交流。」他認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加上內地的影響,使得自身有一個指數很高的信用指標,「國家想要提升軟實力,都可以通過香港的基礎,來和世界各地交流。」他相信,如果香港能夠成為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便可以帶動大灣區與國際的交流,「我們也會有更多的機遇,也能幫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國。」

劉小康進一步提到,只講交流是不夠的,交流雙方在互動的過程之中,增進彼此間的了解,互相認識之後,還要合作。他還以創意香港為例,提到過去香港支持了好多文化方面的活動,「但是始終沒有做出一個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藍圖。」他舉例英國文化產業政策,說:「文化產業的政策不只是推動文化,更是要推動產業出口。創意產業最重要的,不是創意兩個字,而是產業;產業帶來的是規模化和充足的資源提供。」他認為香港城市雖小,但是匯集了非常多的精英、國際關係、國際經驗,應該做好文化產業的出口。

姚珏: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根

香港弦樂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姚珏認為,「中西合璧」是香港文化藝術的特色,香港要在新的發展定位中繼續發揮優勢,鞏固自身的特色與風格,另外也可以在音樂教育等方面加強與內地的交流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音樂是一個國際語言,到任何地方都有共同語言溝通。」姚珏舉例道,香港弦樂團到斯里蘭卡,「當時並不了解當地觀眾對西方樂器的反應,也不了解當地文化,但去了之後,我們感受到什麼叫音樂是國際語言。」她認為香港藝術家有了自己的風格、特色,「到什麼地方都會受到觀眾喜歡,用音樂作語言我們都可以溝通。」

她提到自己每次去不同的國家和城市演出時,都會放祖國的民謠曲子和具有香港特色的流行歌手的歌曲來做串聯。「我覺得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根,保住自己的根,再開花結果,觀眾會更加欣賞。」

姚珏回憶香港弦樂團第一次參加上海國際藝術節,「當時在無錫分場,我們拉《二泉映月》。因為香港藝術家對祖國民謠了解得不多,但當你告訴他們曲子的故事,等他們去過無錫、看過無錫、和無錫的觀眾交流之後,他們回來才懂得怎麼拉這個曲子。」

她認為香港的音樂教育非常靈活,可以為大灣區城市提供幫助。「比如我們香港弦樂團去到不同地方都會做大師班、與當地年輕人合作,他們其實很缺乏課程設計,我們藝術演出與教學的配套帶出去的話會很有自己的色彩。」

此外,姚珏還肯定了香港年輕藝術家的藝術水準。她提到自己此前帶領八位香港樂手去武漢演出,「當時武漢的音樂頻道來錄製,他們說沒想到你們香港年輕的藝術家水準也是這麼高。」

霍啟剛:年輕人需要認同感、平台及希望

香港文聯副會長、全國青聯副主席霍啟剛表示,近年來有人經常提及香港的「青年問題」,但他接觸的大部分香港年輕人都積極正面的,「我不想給年輕人標籤上『青年問題』,好像所有青年都有這個問題,我絕對不認這個說法。」他認為,社會需要三樣東西來幫助新一代青年人:認同感、平台以及希望。

首先,新一代需要主流社會、前輩和家長的認同和鼓勵。當中霍啟剛特別提到,國家藝術基金延伸到香港,並設有青年組,顯示出國家對香港青年進行藝術創作的支持,有助於增強香港年輕人對國家的認同感。

其次,香港需要思考如何為青年提供發展平台,如何「通過我們的資源、人脈,網絡,如何去支持他們的發展」。霍啟剛建議,私人博物館、美術館等機構應多提供機會予年輕人舉辦展覽;對於希望融入大灣區發展的青年,香港文聯等組織亦可提供一站式服務、資源分享、專家幫助等。

第三,香港需要讓青年看到希望及未來路向。如何點燃青年的希望、讓他們繼續前行,如何在交流之後真正做到合作,如何打通大灣區、打通內地,都是香港文藝界值得努力的方向。

對於未來發展的機遇,霍啟剛以內地當前已經形成的世界強有力的中產消費群為例,認為國民消費有轉向精神消費的趨勢,當中蘊藏有大量的機遇。他希望香港文聯可以發揮連結內地的作用,令香港文藝工作者在「北上」的過程中,幫助他們提供服務。

最後,霍啟剛希望,在中外交流方面,能夠在國家的支持下,幫助香港爭取到更多的國際文藝協會總部落戶的機會,「相信香港有優勢可以做到這件事情。」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