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席前論道/電荒難題秋後緩解\方正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周君芝

  圖:當前煤礦庫存保持在極低水平,預計未來原煤供給或依然存在約束。

全國氣溫逐步變熱,煤炭及電力進入旺季。與往年不同,今年煤炭及電力資源十分緊張,部分區域被迫降低工業生產負荷。2007年以後全國層面的拉閘限電現象極少出現,當前煤炭和電力資源如此緊張的癥結在哪裏,缺煤缺電將持續到什麼時候,並最終對經濟造成怎樣的影響?

目前全國電力緊缺的三點原因:

1.電力需求因製造業擴張而走闊

電力大致對應企業生產(一二三產業)和居民生活用電需求。去年下半年以來全國用電增速保持在10%以上,今年6月份全社會用電量已接近去年8月份旺季水平。去年下半年以來用電量高增速,背後原因是出口大幅擴張帶動中國製造業生產大幅走強,反映在數據上體現為二產用電佔比一改2017年以來的下滑態勢,逆勢增長。

2.電力供給存在地區結構平衡問題

目前內地發電主要由火電和水電貢獻,如果部分省份遇到乾旱,火電供給壓力便增加。這也是二季度部分省份缺電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電力資源供給和用電需求區域分布不平衡。中國用電主要集中在沿海省份,發電主要集中在西北和西南地區。西北煤炭資源豐富,火力發電供給較多;西南水資源豐富,水電供給較為充裕。去年三季度,西南地區水電供給能夠足額跟上,緩解了南方電力緊張,最終沒有產生較明顯的電力供需缺口。

然而,近年來西部地區電力供給狀況有所變化。高耗能產業不斷轉移至西部地區,例如大量電解鋁項目在雲南投產,煤化工項目在西北省份投產,西南和西北作為傳統電力的供給輸出省份,它們自身的用電量也開始擴張,向外界輸送的電量增速較前幾年有所下降。最終傳統耗電大省,尤其是沿海省份電力資源開始緊張。

3.電力供給存在能源行業結構問題

過去幾年國家積極布局的未來電力能源投資,主要集中在光伏、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光伏、風電是未來能源主要發展方向,但對解決當前電力缺口幫助有限。就目前而言,當期發電主要還是依靠火電和水電。

火電非常重要,除了提供70%的全國發電量,火電還承擔着調峰功能。目前儲能技術尚未成熟,電力負荷峰谷差逐步拉大,火電投資下滑會帶來電力平衡問題。

水電季節性較明顯,且對降雨量有要求。如果西南地區出現乾旱,可能引發華南地區電力資源緊張。反之,上游來水較多,電力缺口也能得到相當程度改善。

目前全國煤炭緊缺的三點原因:

1.下游電力需求異常擴張

煤炭下游需求基本可劃分為四類,分別是電廠、建材、冶金、化工。電廠需求佔煤炭總需求的一半左右。可以說,發電需求深刻影響煤炭價格,尤其影響動力煤價格。

六大電廠日耗數據顯示,電廠日耗最旺時候在每年8月,但是今年7月初的日耗就已接近往年最高水平。隨着全國氣溫的不斷變暖,電廠日耗還有進一步上升的空間。可見當前煤炭對應的下游發電需求非常旺盛。

2.煤炭供應面臨內外雙重約束

內地供給端方面,西北主產地原煤供給依舊存在供給約束。內地原煤產量3-6月同比增速分別為-0.2%、-1.8%、-0.6%、-5.0%,此前市場預計主產地的原煤供給將在7月1日後放量,但高頻數據顯示主產地的產量並未大幅擴張。當前煤礦庫存也保持在極低水平,預計未來原煤供給或依然存在約束。

煤炭進口方面,進口煤可作為煤炭供給補充,但今年進口量弱於近年同期水平。今年1-6月份原煤進口量僅為1.39億噸,相較2018年-2020年同期進口量分別少了663萬噸、1493萬噸、3443萬噸。保供政策下,近期港口加快煤炭通關,6月煤炭日均進口量增加了10萬噸,但是年化供給增量僅佔全年需求的1%左右。

歷史上中國煤炭進口主要來自印尼、蒙古國和澳洲。正常情況下,蒙古運往內地的煤炭車數在800車左右。受制於疫情因素,今年蒙古國通過車輛長期保持在200車以下。來自澳洲方面的進口受到一定政策方面的影響。為了應對進口煤的不足,內地加大了對印尼等國的煤炭採購力度,但是尚不足以彌補澳煤和蒙煤的缺口。

3.二季度煤炭庫存並未累積

庫存端,今年主流港口庫存在二季度並未累積,加劇煤炭在應對炎熱天氣時的不確定性。

電廠煤炭庫存的絕對值看似和2016、2017年相當,但是考慮到日耗增長,電廠煤炭庫存可用天數處在歷史同期極低水平。

本輪煤電緊缺的三點判斷:

1.煤電緊缺將演繹到什麼時候?

我們可以根據製作大宗商品供需平衡表思路大致測算出電力資源供需缺口。

電力需求方面,我們用歷史同期的環比均值來代理今年7至12月電力需求環比變化。根據歷史經驗,7、8月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最高峰。

電力供給方面,近兩年可再生能源併網量較大,我們假定風電、太陽能發電量的同比增速達到30%,水利發電遵循季節性特徵,核電增速相對保持高速增長,以此推算未來火電應發量。

2020年11月和2021年6月,當時既不需要拉閘限電,發電設備利用小時數也沒有過於寬鬆,季節性角度看這兩個處於電力需求淡旺季的切換點,因此我們將這兩段時間的火電供給情況判定為電力資源平衡點。我們發現日均火電發電量超過160億度時,可能出現電力供應的結構性緊張,部分區域或部分企業將有可能被迫減少用電。

根據電力資源供需平衡表,今年7-8月以及11-12月這兩段時間的火電應發電量較高。考慮到8月水利發電量的季節性下滑,8月火電應發電量要高於7月份。入秋之後,電力資源緊張大概率會得到明顯緩解。若下半年出口維持韌性,尤其11-12月還有超20%出口增速,這種情況下今年11-12月還將迎來第二輪用電高峰。

當前部分工業企業已經有序限電,預計8月全社會對火電還有5%需求尚未得到滿足。應對這5%的新增需求,未來火電廠的應對操作是推高發電設備利用小時數,同時加大對煤炭的採購。

2.影響中下游製造業生產和出口發貨

電力短缺可能壓低工業產出。回顧2010年,當時拉閘限電之後,工業增加值,尤其是重工業工增同比大幅走低。當時PPI高位維持,顯然工業生產收縮並非由於需求和利潤下滑所致。根據我們的電力供需平衡表測算,今年7-8月電力仍維持相對緊缺,工業生產可能會受到一定影響。

另一方面,本輪電力需求主要受出口推動。按此線索理解,電力不足還可能進一步導致出口訂單延期。我們認為5月份出口增速放緩,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沿海地區工廠有序用電。

3.影響利潤在上中下游行業間分配

電力短缺還可能會導致部分高耗能產業的開工負荷下滑。2021年5月後電解鋁產業鏈已經初步顯現類似跡象,若未來缺電進一步加劇,短流程煉鋼、電石及下游合金產業鏈、鋅冶煉等行業供給可能都會受到一定衝擊。

下游方面,缺電對能化行業下游的影響可能會大於基本金屬的下游,例如塑料、PVC等可能受缺電的影響較大,這點我們可以參考2020年四季度時各商品下游的表現。

綜合來看,煤炭和電力緊缺可能導致鋼鐵、鐵合金、電解鋁、電石、煤化工等產業鏈的產能利用率被抑制,利潤或將維持高位。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