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人口經濟學/教育減負路在何方?\攜程集團執行董事長 梁建章

  圖:在眾多養育壓力之中,最費心費錢的莫過於擇校及課外培訓。目前出台的教育新政針對供給端,但只要還有重點小學、重點中學和重點大學的存在,為通過應試而參加培訓就是一種剛需。

近期隨着教育新政的推出,過去幾年蓬勃發展的課外培訓行業受到重創,多家上市公司瞬間蒸發了幾千億市值。與此同時,國家還推出了鼓勵三胎的新政,把提高生育率上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方向就是要教育減負。

不難看出,上述兩項政策之間密切相關。因為在眾多養育壓力之中,最費心費錢的莫過於擇校及課外培訓。所以,教育減負的確是解決生育問題的關鍵。目前所出台的教育新政針對供給端,但只要還有重點小學、重點中學和重點大學的存在,為通過應試而參加培訓就是一種剛需。如果剛需得不到解決,只是對供給進行嚴格控制,會讓供求關係出現扭曲。

資源均等化是關鍵

由於剛需仍然存在,有組織的大課被禁,導致一對一私教的需求增長,價格也會水漲船高,導致很多家庭的教育負擔反而變重了。更何況,如果沒有平台在供給和需求之間實現高效對接,家長尋找私教老師的費力度會上升,恐怕只會變得更焦慮。歷史上,韓國也曾立法打擊課外培訓,但效果不佳。

那麼,教育改革的方向是什麼呢?筆者認為,還是要從根本上解決需求問題。補課的確是一種內卷的畸形需求,看似讓每個人看到希望,實則對整體有害。但問題的根源並非補課,而是應試和擇校制度。現在的考試,主要就是被下一階段的名校和重點學校用來掐尖選人,然後整個社會就自然形成一種習慣─只認學校的牌子。在這種普遍認知下,所有人都為子女能上名校而傾盡全力。所以解決教育減負的關鍵,其實是教育資源的均等化,從根本上化解擇校給全社會帶來的焦慮,進而消除應試培訓的根基。

教育資源的均等化,核心就是不讓學校掐尖。教育經費的投入,由學生多少而非學校名氣來決定,並且要求優質老師在不同學校輪崗,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以後不再有所謂重點學校了。人們需要考慮的是,是否真的有必要搞出一批重點學校?這就涉及到筆者之前提出的一個觀點─只有當教育資源稀缺時,才有必要設置重點學校。比如,科研資源或者傑出教授的指導都屬稀缺資源,所以具有研究性質的碩士或者博士院,需要對學生進行嚴格篩選。但大學本科,完全可以在保證一定質量的前提下實現普及,更不用說可以標準化的中小學教育了。

教育資源均等化還可以減少教育的不平等。在中小學階段,讓社會底層的孩子和中產階級的孩子同校上課,有利於增加社會的流動性。如果一個孩子在成長時期的同學都和自己處於同一階層,無論對富人或窮人的孩子,還是整個社會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現在中小學階段實行教育資源的均等化,應該具備社會共識和可行性。完全可以盡快取消中考和重點中學,實行就近入學等隨機分配生源的辦法禁止掐尖生源,並且實行包括教師輪崗等均等化的措施。這樣既解決了中小學的擇校剛需,也就解決了補課壓力。

現在還在保留中考的理由之一,據說是要限制高中而發展職業教育。而實際上,絕大部分學生和家長都不願意上職業學校,這就加劇了中考和高中擇校的壓力。發展職業高中完全是工業時代的想法,在信息和智能時代已經過時。在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裏,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會取代很多高級技術工人的需求,高級技工需要升級成為智能工廠的管理者,就需要接受大學的教育。中國未來會大量存在的低端職業將集中於服務業,現在所謂的職業培訓,大多是空乘和酒店服務員等服務行業。為滿足這些崗位的需求,其實安排相關員工在公司裏培訓一個月就足夠,根本沒必要耗費時間去搞為期幾年的職業培訓。如果違背了市場和家長的意願,強行去限制高中和大學教育,結果就是又加劇了無效的應試補課壓力。

全民普及大學教育

當然,只是不讓辦重點小學和重點中學只是解決了一半的問題。高考和大學名校還是擺在那裏,為高考而進行補課的剛需依然存在。其實要解決問題,辦法還是一樣的,那就是普及大學教育,並且實現大學本科教育資源的均等化。普及大學教育的前提,是我們擁有足夠的教育資源,那麼這部分資源夠嗎?現在大學錄取率已經達到50%,但是實際需求可能是70%,現在大學每年還在擴招,隨着每年出生人口的下降,未來大學資源不是稀缺而是過剩。另外,現在大學本科的教學應該通識化,所有學生應該學習掌握計算機、統計、人文、經濟等基礎知識。在大學教育實現通識化和標準化之後,教學效率可以大幅度提高,完全可以在提升數量的同時提升質量。

有人說,大學生畢業的起薪還不如工人或者快遞員,為什麼要普及大學教育呢?其實這屬於正常現象而不是什麼壞事,畢竟這只是起薪,如果把未來的晉升機會和人生整體滿意度綜合起來考慮,即便在擴招背景下,讀大學的回報還是遠遠高於職業學校。又有人說,普及大學教育導致沒人願意當快遞員怎麼辦?筆者早就批駁過這個邏輯。在市場經濟下,不可能找不到快遞員,只是快遞員的工資會隨之提高,而這難道不是好事嗎?普通勞動者的工資提高是好事,只要家長還願意讓小孩上大學,我們就應該滿足這種理性的要求,對於選擇上大學和選擇不上大學的孩子都有好處,既讓前者的願望得到了滿足,又讓後者的工資獲得了提升。

等到通過普及大學教育實現均等化以後,就可以淡化高考和重點大學。當然,進入研究生院或者其他工作崗位時,依舊需要篩選和考試的。相比高考,大學生畢業考或者研究生入學考會變得更重要,也就意味着,年輕人在大學階段的學習壓力會加大,這才是一件好事。目前在高考被賦予至高地位的同時,那些依靠高考成績進入大學的年輕人,在大學階段反而不再努力學習,白白辜負了自己的努力和社會的資源。如果通過改革增加大學生的學習壓力,對於家長來說並不會增加太多的負擔,因為大學生已經成年,可以安排自己的學習和生活。

當然,比起基礎教育的改革,大學教育改革可能尚未形成社會共識。那麼現在可以做的,首先從取消中考和重點高中開始。如果沒有中考的擇校壓力,那麼整個教育的效率可以大幅度提高。把刷題的時間省下來,讓學生們提前一兩年完成學業。年輕人就可以早點畢業,從而更早地參與工作和組織家庭;或者在把刷題的時間省下來之後,鼓勵學生們去學習更豐富的知識,或者發展更多的興趣愛好。只要提高了教育的效率,就可以將更多的社會資源和教育資源用於提升落後地區和落後學校的教育水平,進而提升整個社會的教育公平性。

如果沒有考試和擇校壓力,課外培訓機構會以更加健康的方式存在,補課將不再追求考試刷題,而是真正培養學生的能力和興趣。比如,部分家長還是會在周末帶着小孩去學計算機或者奧數,但不再是為了考試,而是希望培養學生的興趣。學校也會推出更多與興趣有關的課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切教學都以考試成績為目的。只要補課的需求和動機變了,那麼補課就會成為課堂教育的有益補充。養育小孩將不再是壓力和負擔,而意味着更多的快樂和樂趣。

總而言之,實行教育資源的均等化,才是解決減負問題的根本。如果改革高考制度和普及大學還未形成共識,可以先從取消中考、實行基礎教育資源均等化開始改革。此舉將大幅度提高教育的效率,減少教育不平等,也可以使得課外培訓產業走上健康的軌道。更重要的是,通過改革來增加家長和學生的幸福度,並且減輕養育成本。未來在鼓勵生育過程中,還需要在稅收減免,幼託配套和住房優惠等方面相繼出台配套政策。至於教育減負,則注定將成為最引人矚目的一個方面。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