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讀書關鍵詞/不要當一名怯懦的隨從\米 哈

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代末期,西班牙作家西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寫下了不朽的經典《唐吉訶德》(Don Quixote)。唐吉訶德之經典,在於它能夠持續地給予讀者不同的意義。

閱讀的第一層,總是直觀而單純的:唐吉訶德的滑稽,逗得讀者開心。大家都會記得《唐吉訶德》重要的一幕,說到唐吉訶德和他的隨從桑丘的第一次「歷險」。他們來到數十座風車前,自命為騎士的唐吉訶德視風車為巨人,誓要與之決鬥。桑丘不解,好言相勸,卻阻不了主人的一意孤行。唐吉訶德騎馬衝向風車,風車翼將他手中長矛打斷,並將他摔到人仰馬翻。

《唐吉訶德》的第二層閱讀,來自於反思。讀者們重複讀到唐吉訶德的滑稽行徑,慢慢疑問:勇氣與魯莽的分別何在呢?西萬提斯寫道:「我知道魯莽和怯懦都是過失;勇敢的美德是這兩個極端的折中。不過寧可勇敢過頭而魯莽,不要勇敢不足而怯懦。揮霍比吝嗇更近於慷慨的美德,魯莽也比怯懦更近於真正的勇敢」,以唐吉訶德為例,此話當真?

因為唐吉訶德的善良,我們往往傾向認同西萬提斯的說法,而同情唐吉訶德心懷夢想的魯莽。唐吉訶德是理想主義者,他生不逢時而在現實中橫衝直撞,而西萬提斯書寫此書時,又何嘗不是一邊抱着理想寫作,一邊在現實中跌跌碰碰到焦頭爛額呢?對於進階的讀者,當他們以西萬提斯多災多難的生平來進一步註釋《唐吉訶德》,往往會對「理想」的概念多一份理解與同情。

以上對《唐吉訶德》的三種閱讀都是常見的,我想提出第四種閱讀:以隨從桑丘的角色出發。

我們可以明白唐吉訶德之勇往直前源於理想,卻不容易明白務實的桑丘跟隨唐吉訶德的理由。「戀愛是戴着眼鏡看東西的。」西萬提斯寫道:「會把黃銅看成金子,貧窮看成富有,眼睛裏的斑點看成珍珠。」那麼,「腳踏實地而又機智過人」的桑丘,又是戴着什麼樣的眼鏡,才會視唐吉訶德為主人而願意跟隨呢?

桑丘本是唐吉訶德的鄰居,也是一名農夫。他沒有像唐吉訶德一般沉溺於中世紀的浪漫騎士故事,也沒有唐吉訶德的瘋狂幻想。桑丘跟隨唐吉訶德,始於一個原因:唐吉訶德答應桑丘,當他終有一天當上了國王,一定會分封一個海島給桑丘。因此,桑丘跟隨他出發冒險,包括與風車決鬥、將海賊誤認為騎士、襲擊唐吉訶德以為是妖術家的平民百姓。

不少人評價桑丘為「腳踏實地而又機智過人」的人,我卻不認同。如果他真的機智過人,他不可能跟隨唐吉訶德一直胡鬧下去,不可能不懂得如何喚醒活在瘋狂幻想裏的唐吉訶德;如果他真的腳踏實地,他便不會因為一個「海島」的空想,而忠實地服從荒謬的主人。

回到現實,我們又有否懷疑過上司不切實際的空想呢?我們又是否曾經忠實地服從上司荒謬的命令呢?我們,是否也是怯懦而心存僥倖的桑丘呢?心懷夢想的唐吉訶德,至少賺到一個夢,看見現實卻盲目服從的隨從,最終只會得到一事無成的失敗。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