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美國州長選舉測出選民耐心\周德武

美國大選一年之後,弗吉尼亞和新澤西州迎來了四年一度的州長選舉。這兩場選舉被視為拜登執政一年的民意測驗,更是美國明年中期選舉的「前哨戰」。

民主黨丟掉弗州州長寶座,讓拜登添堵。拜登的老對手特朗普在第一時間向新當選的弗州州長揚金送去祝賀。這一次,特朗普沒有對投票結果提出質疑。儘管一段時間以來,他在不同場合還像祥林嫂一樣,沒完沒了地指責2020年的大選舞弊。

從對選票的統計可以看出,兩州民主黨候選人的得票率與拜登支持率的下滑速度大體相當。去年拜登在弗州以10%的優勢戰勝共和黨,在新澤西以16%的優勢勝出。但這一次民主黨在弗州輸了2.5%,這意味着該州民主黨的票源流失了12.5%,而新澤西的州長選舉,民主黨人墨菲的得票率領先共和黨1.8%,這意味着民主黨在該州失掉了14%的選民支持。如此大比例的流失,足以說明美國選民,特別是中間選民的耐心也只有短短的10個月。

拜登上任之初的支持率高達56%,而在短短的10個月內就跌至42%,下降了14個百分點,成為美國50年以來在任總統支持率下滑速度最快的總統。照此流失速度,民主黨失掉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將是大概率的事情,拜登的執政或更加寸步難行。不過也有媒體認為,這次選舉給民主黨提前一年敲響警鐘也不完全是件壞事,黨內深刻的反思或帶來一些積極的行動。

拜登這一年的表現差強人意,不僅兩黨矛盾難以彌合,而且民主黨內的各派矛盾迅速激化。在去年大選期間,以桑德斯、沃倫為代表的激進派出於大選的需要,暫時擱下了與溫和派的分歧,但大選塵埃落定之後,一些理念的衝突很快浮出水面,桑德斯對媒體將他稱為「民主社會主義者」並不反感,足見激進派對建立社會安全網、增加社會福利支出以及開足馬力開發綠色經濟、清潔能源的抱負並不是嘴上說說。

為了迎合黨內溫和派的勢力,拜登在第二次出訪歐洲、出席兩場峰會之前,將這份被標註為「重建美國更好未來」法案攔腰砍掉一半,只剩下1.75萬億美元,這其中包括5500億美元用於綠色經濟和清潔能源等開支,準備與基建法案一併打包表決。

拜登很努力,但國會民主黨同僚並不給力。即使這份縮微版的「重建美國更好未來法案」還是不能讓溫和派滿意,尤其是來自西弗吉尼亞州的聯邦參議員曼欽堅決不鬆口,搞得眾議院也不敢輕易付諸表決。畢竟這個法案要變成法律,必須得到參議院的首肯才行。而眼下,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優勢微乎其微。換句話說,必須民主黨全體參議員投下贊成票,才能確保法案的通過。

現有國會山內的民主黨與共和黨的脆弱政治架構,想讓拜登左右逢源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滿足了煤炭大州西弗吉尼亞的利益,黨內激進派就不高興。激進派領軍人物、參院預算委員會主席桑德斯曾經在西弗吉尼亞州的報紙刊文,呼籲曼欽支持3.5萬億美元的《重建美國更好未來法案》,但是曼欽很不給面子地回應「這裏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明眼人都很清楚,曼欽捍衛的不僅包括西弗吉尼亞州的煤炭利益,而且也包括他本人的經濟利益。他自己手裏持有煤炭基金的股份,僅去年就有50萬美元的分紅。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曼欽成了華盛頓分量最重的人物,居然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撬動了美國政治版圖乃至影響到世界氣候大會的氣氛。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的基本原則,但現在這項權力掌握在關鍵少數人手中,也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一大諷刺。

弗吉尼亞的州長選舉被視為美國政治走向的重要風向標,民主黨人一直把這位共和黨候選人(也是政治素人)塑造成「小特朗普」,企圖用去年全國大選的打法,即煽起對特朗普的恐懼,但這個做法顯然是失敗的。畢竟把各州出現的困難局面歸咎於特朗普,人們根本不吃這一套。更何況,特朗普已經不在台上,他們更需要一位解決現實問題的「身邊人」,而不是誇誇其談之流。在教育問題上,民主黨人急於糾正「種族主義」問題,在學校引進「批判性種族主義理論」,但對白人家庭來說,這是無法接受的。批判性種族主義理論最終把白人推向審判台,似乎美國今天的一切問題源於種族不平等。這些白人的後代在學校承受着不必要的壓力,背負着沉重的十字架。於是他們請求學校,家長應該參與學校教學內容的制訂,多學習些科學知識,少一些無謂的政治爭拗,但是民主黨候選人說了致命的一句話:「我不認為家長有權告訴學校教什麼」,被對手揚金緊緊抓住不放。

一些選民認為,選擇民主黨上台執政是一大錯誤。拜登更不是像他吹噓的那樣,是彌合國會山分歧的高手。一些傾向於民主黨的媒體,對拜登的批評也開始多了起來。最新民調顯示,一半以上的民主黨選民認為,一定要選擇其他候選人出戰大選,而不是老態龍鍾的拜登。拜登為此非常着急,深感時間已經不多,在一拖再拖之後,佩洛西準備今天將法案付諸表決。在接下來投票過程中,黨內會出現「叛徒」嗎?曼欽會改變態度嗎?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