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 | 大國「抱團取暖」錯位 全球遏制新冠未果

  圖:2月9日,葡萄牙的一名醫護正在照顧ICU裏的新冠病患。\法新社

文/周德武

2021年的世界充滿了魔幻、動盪與焦慮。1月6日美國國會山出現暴動,世界「民主燈塔」轟然倒下。拜登上任後高喊「美國回來了」,結果在阿富汗,全世界驚訝地看到「美國回家了」。這一年,默克爾宣布退休了,歐盟領導人米歇爾說,「歐洲舞台沒有了你,就像巴黎沒有了艾菲爾鐵塔。」叱咤德國政壇16年的「鐵娘子」離去,人們因而對歐洲這艘大船的航向多了幾分擔心。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與中亞諸國建起了「突厥國家聯盟」,奧斯曼帝國落日的餘暉會不會成為明天的光亮?從年初的德爾塔(Delta)到年尾的奧密克戎(Omicron),新冠病毒快速進化,人類不得不學會「與病毒共存」。疫情擾亂了全球生產、供應鏈,通貨膨脹也跟着湊熱鬧。西方大國通過價值觀聯盟「抱團取暖」,對中國「群毆」,但在最該團結應對的領域卻各自為戰,任新冠疫情氾濫。

2021年的時間列車正駛向終點,車上所有乘客一身疲憊,幾分茫然。但比起那些因感染新冠被拋下列車、提前結束人生的逝者相比,活着的人總體是幸運的。

一、2021年疫苗奇跡沒有出現

世界被新冠病毒反覆折磨,也把人類的耐心撐到了極限。截至2021年12月底,新冠疫情已經奪去了540餘萬人的生命,而其中一部分人本可以通過各種努力改變其生命軌跡,但令人遺憾的是,這樣的奇跡並沒有發生。有的人一直渴望得到疫苗終未如願;有的人拒絕唾手可得的疫苗悔之晚矣!「疫苗鴻溝」既是貧富差距的自然延伸,也是人為豎立的心理障礙。在反疫苗組織的強大攻勢面前,世界絕大部分人選擇與科學同路,積極接種,這讓2021年的世界變得不那麼絕望;但也有不少人選擇與愚昧並行,失去了自我拯救的機會。

在2021年新年鐘聲敲響的時候,全世界期待新冠疫苗能夠讓人類快速告別疫情,但是這一次我們並沒有那麼幸運。新冠疫苗的功能主要體現於防止重症及死亡,但在防止相互傳染方面並沒有想像中神奇,「疫苗逃逸」現象比比皆是,即使疫苗接種率高達80%以上的國家,依然回不到常態。歐洲國家的接種率居於世界前列,但2021年的最後一季再次成為疫情的「震中」。

在新冠大流行面前,沒有人是安全的,除非世界上最短的木桶被補齊。這淺顯的道理,即使疫情出現已經兩年,但人類的認識依然淺薄。抗疫既是國內事務,更是一項國際事務,國家有邊界,但病毒無國界,各方各自為戰,注定要將這場人間悲劇人為地放大。

從年初肆虐的德爾塔到歲末的奧密克戎,新冠病毒已經進化了幾個層級。南非11月下旬報告第一宗奧密克戎,到它成為歐美國家的主流毒株,僅僅耗時一個月。縱然美國輿論對南非的「透明度」大加讚揚,但並不能阻擋奧密克戎向世界其他地區的蔓延,人類的警覺永遠趕不上病毒的狡猾,無論是武漢向世衞組織報告第一例患者,還是不知不覺中、德爾塔變種襲擊印度,抑或是南部非洲這次「吹哨」,都在揭示同一個道理:病毒不分國別,它是全球共同的災難,相互指責和妖魔化對方無濟於事,只有世界團結起來共同抗疫,我們才能早一點走出新冠的陰霾。

2021年,中國疫苗受到了西方主流媒體極不公正地對待,中國疫苗「低效論」時不時成為其熱炒的話題,好在非洲的塞舌爾、巴西塞拉納小鎮,以及整個智利,都在為中國疫苗的效力做免費廣告,在現實世界中,中國疫苗在防止重症和死亡方面並不輸給歐美。設想一下,如果中國沒有自己的疫苗,2021年想從歐美國家獲得施捨無異於與虎謀皮。值得慶幸的是,由於中國採取了「動態清零」的防疫政策,雖個別城市不時有零星的封城措施,但總體上整個社會相對安全,從而維持了相對穩定的全球生產鏈、供應鏈。

二、氣候問題背後是科技競爭

2021年是平民上太空最多的一年,世界首富們爭相去太空過了一把癮,在資本力量的推動下,昂貴的太空探索正變成「常態化」的旅遊,馬斯克掌控的衛星充斥太空軌道,可能製造的太空垃圾讓世界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威脅。從地面上的電動車到太空中的星鏈,馬斯克的手伸得實在太長,儼然成為「宇宙中心」,他的一句話甚至能影響股票市場,從虛擬貨幣到自家的股票,漲漲落落中也暴露出人性的弱點。馬斯克擁有如此大的能量,成為《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也在意料之中。

科學的進步會讓人類變得傲慢和自負,但小小的新冠病毒搞得人類面目全非,這是大自然開的一個天大玩笑,也是對人類自信心的一次重擊。也許我們會嘲笑103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那次瘟疫造成全球5億人感染、數千萬人喪生。而1914年7月至1918年11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讓數十個國家捲入「協約國」與「同盟國」之間的爭霸戰,讓世界陷入了逢強必霸、逢霸必戰的怪圈,1600餘萬人在這場戰爭中喪生、2000多萬人受傷。瘟疫與戰爭是消滅人口最快捷的方式,英國經濟學家馬爾薩斯的理論得到了進一步驗證。100多年之後的2021年,主義之爭、瘟疫之患再次擺到了枱面,戰爭的話題再起,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美國戰略學家基辛格在過去一段時期裏,對人類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覆轍給予了多次警告。新冠疫情的暴發不斷地告誡我們,大國不要彼此為敵,大家同處一個戰壕,氣候變化、瘟疫才是我們需要共同面對的敵人。一些戰略學家早就警告,美國在21世紀犯下的最大錯誤之一就是把敵人搞錯。

2021年的頻繁災難再次教會人類要對大自然多一份敬畏之心。美國得州的一場罕見暴風雪讓那裏的電網癱瘓。北極與南極在這一年測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溫,冰蓋在迅速融化、冰山在倒塌;從中國的河南、山西到歐洲的許多城市,一夜之間的傾盆大雨讓城鄉的排水系統捉襟見肘,人類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關心地球溫度的升高。在蘇格蘭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經過激烈的辯論,總算給地球裝了一個「溫控器」,各國對碳排放作出了承諾,希望能將地球升溫的幅度控制在1.5℃以內。這個宣言能落到實處嗎?許多國家對此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2021年的美國科企臉書(Facebook)乾脆不要「臉」了,公司改名為META,誓言進軍「元宇宙」。元宇宙的虛虛實實,讓人類在虛與實的切換中有了更多沉浸式的體驗,但支撐這一切的基礎還是人工智能、5G,以及大數據,而芯片則處於這些領域的核心地位,其戰略性可見一斑。

地球溫度的升高,帶火了碳中和概念。氣候變化問題的背後是綠色產業鏈。正像人類的進化一樣,從石器時代到青銅器時代,進而發展到鐵器、煤炭、石油時代,並不是這些東西變得稀有了,而是被更先進的能源和生產工具所取代。無處不在的風、光則大顯身手。連大多數人討厭的二氧化碳也被西方搗鼓成了貨幣,成了一個可以買賣的指標。碳貨幣的到來,會不會讓美元失去定價的錨?

從碳中和到元宇宙,其底層的邏輯是高科技。從歷史發展脈絡來看,任何一個大國崛起的標誌之一是要引領一次工業或科技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由英國主導,第二、第三次工業革命由美國所主導。而這一次以人工智能、大數據、生物技術、新材料等為表現形態的新一輪產業和技術革命,中國在局部領域與美國呈現出並駕齊驅之勢,美國的危機感由然而生,對中國高科技產業加碼打壓也是這個邏輯的必然反映。

三、中美競爭從「戰略防禦」進入「戰略相持」

2021年美國選民送走了特朗普、迎來了拜登總統。拜登在宣誓就職的前一天,親自到林肯紀念堂悼念因新冠逝去的40萬亡靈,他發誓把戰勝疫情作為他上任後的第一項任務。然而,在拜登的任上,因新冠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41萬,比特朗普時期還要多。人們不禁要問,美國疫苗接種已經一年,為什麼美國的死亡人數不減反增呢?生命之逝與制度之失的爭論還在持續,「威權國家」在新冠疫情面前並不都是贏家,只有中國獨樹一幟,獨撐一方。拜登來自民主黨,向來以意識形態掛帥,2021年底還搞了個「民主峰會」,在自家民主制度搖搖欲墜的大背景下,這場峰會究竟是給自家人照照鏡子還是把美國當成世界的樣板加以推銷?

在希望與失望之間,拜登的支持率也從上任之初的56%,下降到現在的42%左右,如此低的支持率也把拜登與特朗普劃到了同類。聖誕節前夕,白宮迎來了一隻新牧羊犬,取名為「司令」,一些網友就此評論道,全美最缺的是真正領導力,而不是這隻任人差遣的假「司令」。

中美關係的改善是中國人對拜登上任寄予的最大希望。俗話說,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以2021年3月中美阿拉斯加高層對話為標誌,中美關係進入「戰略相持」階段,中國從被動防守轉為局部進攻。

平心而論,拜登上台以來,中美關係好過特朗普時期,但總體上仍在低谷徘徊。中美雙方在談談打打、打打談談中艱難前行。中美高層之間的接觸明顯增多了,與2020年僅有一次的夏威夷會晤相比有了較大改觀。中國數十萬留學生得以重返美國校園;中美兩國的常駐記者可以不用擔心被驅逐出境;孟晚舟回到了闊別三年的祖國;2021年的中美雙邊貿易額可望突破7000億美元大關,創下歷史新紀錄,讓中美經濟「脫鈎」之說不攻自破。拜登上台之初拋出了對華競爭、合作與對抗的3C政策,年底不得不向中國承諾,不對華搞新冷戰、不以推翻中國制度為目標、不搞同盟對華進行遏制的「三不」政策。

中美關係在特朗普執政時期「自由落體」,在對華強硬成為兩黨共識的前提下,不可能指望中美關係迅速得到改善,人們顯然高估了拜登撥亂反正的決心。中美關係在其強大慣性及內在邏輯中不斷演繹與發展。中美關係回不到過去,從前成了一種懷念。兩國關係深陷「戰略對抗」的泥潭,這是時代的不幸。今後還有什麼巨大的戰略牽引力能把嚴重受損的中美關係從中拖出?按理說,共同抗擊世紀性瘟疫算一個。但遺憾的是這個機會之窗正在關上。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