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網壇一哥在全球疫苗戰中成了誰的「祭品」?\周德武

「2022年也是2020年」(TWENTY TWENTY TWO與TWENTY TWENTY, TOO同音),這是網絡的一個笑話。從疫情的角度看,2022年的冬天與2020年確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例如,2022年初全球新冠感染人數急劇上升,醫院一床難求,死亡病例也在快速增加。但不同的是,2022年全球對新冠不再恐慌,變得越來越「脫敏」,當然對死亡也變得越來越麻木。

《洛杉磯時報》1月1日曾刊發長文,稱2021年對美國人來說是愚蠢的一年,不僅因為發生了106國會山暴動,讓「美式民主」光環褪色,更重要的是,在人類研製出新冠疫苗之後,美國迄今仍有5000萬符合接種條件的人拒絕打疫苗,「成為世界上最愚蠢的一類人」。正如布朗大學公共衞生學院院長所言,疫苗是人類的最偉大的發明,也是拯救生命的最便捷方式,眾所周知,一個人自出生開始就接種了六、七種疫苗,如果人類拒絕接種新冠疫苗,必然會付出巨大的代價。美國的有關統計表明,美國住院人群中,約75%是沒有接種疫苗者。可見,反疫苗者的所作所為不僅毒害他人,更成為自己的掘墓人。

傳染病的暴發,是全球公共衞生的災難。採取必要的強制性措施,本是各國公共衞生政策的應有之義,但是在尊重所謂「自由」的旗幟之下,西方國家的政府畏首畏尾,做了少數人的「政策尾巴」,致使疫苗接種強制令、居家隔離令和強制口罩令等無法推行,客觀上成為病毒傳播的「同謀和幫兇」。

「疫苗護照」在西方國家討論多時,但是至今無法形成統一的全球公共政策。一些人認為,疫苗護照對弱勢群體有歧視之嫌,所以推行起來遇到了強大阻力。不過,在筆者看來,能在國際上旅行的人士根本算不上弱勢群體,身體到了不能打疫苗的程度,何來國際旅行的自身安全?

以網壇「一哥」祖高域(另譯:德約科維奇)為例,作為一位體育明星,身體素質絕對一流,其網壇成就也是他本人的天賦與科學訓練的結果。疫苗是科學的產物毋庸置疑,但是祖高域卻成為一位反疫苗人士,認為自己的身體足以抵擋病毒的進攻。儘管全球大滿貫賽事一直要求參賽選手接種疫苗,但他一直拒絕接種,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裏,居然兩次中招。1月17日開幕的澳洲網球公開賽,本該是他創造歷史的機會,現在卻因沒有接種疫苗,被澳洲海關扣留,認為其不符合「疫苗豁免」的條件。祖高域被吊銷了簽證,他的代表律師立即申請禁制令,阻止他被驅逐出境。目前他正在澳洲的公園酒店等待1月10日的開庭,如果法院維持聯邦政府的決定,那就意味着三年之內,祖高域不能入境澳洲,對於一個34歲的運動員來說,等於宣告與澳網永遠說再見了!如果這一次運氣不算最糟的話,祖高域可能會僥倖逃過一劫,但估計心情已大受影響,能不能奪得冠軍就難說了,想必拿度(另譯:納德爾)在背後偷着樂。祖高域、拿度和費達拿(另譯:費德勒)目前都擁有20個大滿貫冠軍的頭銜,費達拿因膝蓋受傷不參賽,澳網賽場上的懸念已經不多。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今天,祖高域作為世界級的體育明星成為一個壞榜樣,儘管有一批他的球迷到其關押的酒店外抗議,塞爾維亞總統和祖高域的父母也為之打抱不平,稱這是澳洲政府的一次「政治獵巫」,祖高域不應被當做「囚犯」對待。且不論祖高域是否成為澳洲聯邦政府與州政府、澳網組織者之間協調不力的犧牲品,但就祖高域的個人表現而言,明知不接種的後果卻要通過冒險的做法,期待獲得特殊待遇,是自我膨脹的表現,遭遇如此尷尬也是自食其果。

2022年的冬天依然是一個寒冬,全世界都在期盼這是最後一個寒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新冠面前早已投降,走上了與病毒共存的道路,照目前的感染速度,美國等西方國家達到「群體免疫」不會太久,只不過這種方式太過殘酷。拜登政府當下能做的只是不斷呼籲人們盡快接種疫苗,美國疾控中心也開始討論對疫苗接種者出台全面的出行政策,讓這部分人可以回歸正常生活,而不必受到各種約束。可以預料,西方國家大體上都會循着這個思路,強行讓人們學會與病毒共存。

被Omicron(奧密克戎)包圍的中國正陷入「防不勝防」的怪圈。在筆者看來,一方面,中國急需自上至下就新冠病毒進行全面的「脫敏」教育,減少社會的恐慌,畢竟我們已有12億多人打了疫苗,要相信科學的威力,相信疫苗對重症的保護力,不要因為自己不幸感染了新冠就哭天喊地、認為「末日將臨」;另一方面要加快為老年人和小孩接種疫苗。畢竟我們還有2億多人沒有接種,這依然是一個天文數字,在這部分人沒有變得相對安全之前,任何放寬防疫政策的措施出台都是無法想像的。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