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黛西札記/仰望星空\李夢

  圖:香港舞蹈團《最後一夜》宣傳海報。

一九七一年,著名文學家白先勇將自己在《現代文學》雜誌發表的十四篇短篇小說結集出版,取名《台北人》,至二○二一年,已整整五十年。香港舞蹈團將書中一個短篇故事《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改編為舞劇,下月十八至二十日在葵青劇院上演。

上周末,舞團舉辦兩場演前分享會,原定於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舉辦,後因疫情反彈,改為線上舉行。我有幸主持兩場分享會,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葉嘉詠、藝評人陳國慧等一道,探討文學作品與舞蹈的互動。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如題,講的是台北西門町舞女金大班在夜巴黎舞廳工作最後一個晚上發生的故事。雖名「最後一夜」,作者卻巧妙地藉由金大班本人的回憶,以倒敘手法講出她二十多年來在上海和台北兩地舞廳中經歷的燈紅酒綠和迷醉喧囂。在最是無情、最是逢場作戲的風月場中,白先勇卻偏偏要寫愛情。從金大班在上海時與富家少爺月如刻骨銘心的初戀,到她因戰亂離鄉移居台北後遇見的海員秦雄,再到她厭倦了夜夜笙歌後選擇多金又老實的陳老闆作為歸宿,金大班的三段愛情既講出了女性尤其是社會底層的女性在找尋幸福道路上遇見的種種偏見和不公,亦道出了大時代背景下個體的輾轉、遷徙、離散與飄零。

今次舞劇《最後一夜》將金大班的愛情和人生搬演至舞台上,既是致敬流傳五十年仍生生不息的原著文本,也是由彼及此,檢視自己的人生。小說中,女主角金兆麗因戰亂和世事變遷而流離難安;而如今,在疫情蔓延的當下,人們固有的生活節奏被打亂、聚散和離合難以遵照你我意願的時候,我們又如何在這困境中,找到自己的堅守和執著?

誠如幾位嘉賓在分享會上所講,《台北人》出版至今已半世紀,今人讀來仍心有戚戚,原因在於作者從來摒棄臉譜化呈示,而將劇中主角描摹得豐滿生動。愛恨裹纏,悲欣交集,書中人的每一次選擇和遭逢,彷彿都是你我人生之映照。最為關鍵的是,哪怕在困境中,主角依然不曾放棄掌控自己命運的機會,宛若王爾德所說的「仍仰望星空」,是認清生活本相後依舊熱愛的羅曼羅蘭式英雄主義。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