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教育思考/重塑教師操守 專業落實教育\鄧 飛

教育局局長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指出「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不足和缺失,並明確提到,將會認真考慮操守議會未來的發展。

其實,不僅非教育界人士未必知道什麼是操守議會,恐怕就算連教育界人士本身也未必了解操守議會是怎麼回事。簡單來說,操守議會於1994年成立,源於《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建議設立的諮詢機構,專門處理教師操守問題,包括制定《教師專業守則》,也就是俗稱的Code of Conduct。另外,就是根據《守則》去調查和提出如何處分涉嫌違反專業操守的教師。

「操守議會」長期不務正業

這聽起來操守議會好像也不錯啊。但是,實際上香港的教育多年來暴露出嚴重的弊端和問題。香港的課堂上無法推動和普及愛國教育、教師不敢或不願向學生傳遞正確的國家觀念、學生沒有機會全面了解國家的歷史、發展和現狀。相反,香港學校裏,卻出現公然攻擊「一國兩制」、美化違法暴力、醜化及仇視國家、激化香港與內地矛盾,甚至公然宣揚「港獨」等種種亂象。長此以往,「歪理當道,瓦釜雷鳴」,香港的年輕人,無法擺正家國觀念,無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無法抓住國家發展帶來的機遇,更無法肩負建設香港未來的重任。面對這些問題,操守議會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嗎?能有效處理涉嫌違反操守而胡亂散播不良觀念的老師嗎?

2012年4月,教統會主席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接獲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部分成員的信函,表達對操守議會運作的深切關注,他們所關注的問題之一,是部分操守議會成員不理會教育局的意見,利用操守議會作為平台,向政府施壓。於是乎,教統會便成立促進及維護教師專業操守工作小組,以調查操守議會的工作實況。

筆者當時是教統會成員,也參與了這個小組的工作。調查結果發現,單單是在第十屆操守議會任滿時(即2014年4月30日),有66宗教師操守個案尚未了結,當中11宗已立案超過3年,包括因法律程序而令處理時間超過了6年的1宗個案及超逾10年的2宗個案。不僅如上述操守議會成員所言的「不務正業」,而且即使是它本來的正業,也是效率低得令人震驚。

研設「教師操守諮詢委員會」

教師作為教育的最前線,只有確保教師隊伍擁有令社會滿意的操守、品格和專業水平,香港才能夠有基礎推動包括愛國教育在內的品德教育,使香港教育撥亂反正,重回正軌。因此,筆者建議,在尊重教育局行政主導的前提下,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擁有對於教師操守問題的最終裁決權和執行權,同時,需要引入能夠廣泛代表教育界和教師操守標準的專業人士,例如教育界選委等,組成相關的「教師操守諮詢委員會」,共同參與教師操守問題的評定。

首先,該諮詢委員會應該負責更新《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在教師操守中加入符合時代要求和社會呼聲的條款,如與「一國兩制」、基本法、香港國安法相關的標準和內容。

其次,該諮詢委員會也將在處理教師操守個案時,根據事實做出教師操守方面的結論和評定。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根據諮詢委員會的結論和評定,最終做出對教師操守個案的裁決。

一言蔽之,只有在確保教師專業操守符合要求的前提下,任何教育改革、課程改革才能保證專業地落實;也只有把不專業的人區分出來,才能有效地保護專業的教育工作者免受拖累,才能有效的重建教師隊伍的專業形象。

立法會議員、教聯會副主席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