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知見錄/在抖音買書\胡一峰

後人編撰這個時代的閱讀史時,不能忽略電商的影響。在媒介即信息的時代,銷售渠道對生產的影響,不局限於數量和質量,還決定着內容。按說,圖書是內容穩定的商品,但在電商社交化環境下,渠道的決定意義同樣很明顯。

我看到《2021抖音電商圖書消費報告》中說,二○二一年,抖音圖書帶貨直播總時長為五百八十一點九萬小時,換算一下,也就是二十四萬多天、六百多年。假設有一個精力無限的抖音主播,把一年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賣書,那他也應該保持職業危機感,因為這樣瘋狂敬業的同行還有六百多位。在這群「賣書狂」的努力下,每天通過抖音電商售出的圖書超過了四十五萬本。很慚愧,我也對此作了點微小的貢獻,曾在抖音上買過幾本書。

人們常說,孤獨的時候就去看書。其實,看書也是免於孤獨的好辦法。閱讀是一種社交屬性很強的活動。讀書特別讀知識性或暢銷書多的人,總是更能找到一些閒談的話題。記得清代《京都竹枝詞》中有「開談不說紅樓夢,讀盡詩書也枉然」,反映了閱讀作為社交貨幣所具有的強大功能。當然,就像所有貨幣都有通用範圍一樣,閱讀獲得的話題也得講究用對地方。我看過一期相親節目,某相親的男士上來就問女生是否讀過黑格爾的《歷史哲學》,瞬間「社死」,真是大煞風景。

在建立社交關係的同時,閱讀本身也常被社交方式的改變所改變。如今的朋友圈肩負着買書指南的功能。而一則活色生香的短視頻,相比於書腰封上真假莫辨的「推薦」,書店裏冷冰冰的本月銷售榜,或者購書網站有時文不對題的「評價」「點評」,引流的效果自然更要好得多了。

就像街區內精品店老闆娘的眼光,往往影響着周邊趕時髦居民的審美。抖音圖書主播的選擇,或許也在塑造着一代人的閱讀趣味。這麼說來,我倒希望更多的學有所長者,進駐抖音,做一個圖書推薦官。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