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以法論事/大律師公會須去「政治化」重回正軌\江樂士

資深大律師杜淦堃上周接替夏博義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其首要任務必然是要重振公會聲譽。公會過去四年在戴啟思和夏博義的執掌之下變得高度政治化,完全迷失方向,其表現仿如公民黨的分支,結果內外交困。

新主席首務是重振聲譽

公會在2019年以各種方式取悅反華勢力,除了高調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還不放過任何機會非議警隊和中央政府。當然,公會為了塑造「客觀」形象,也曾譴責「黑暴」破壞立法會、法院和港鐵設施,只可惜它的回應給予人惺惺作態的感覺,連其自己的很多會員都大失所望。

譬如,時任公會副主席蔡維邦忍無可忍之下請辭。他批評戴啟思執掌下的公會未有義無反顧地譴責暴力行為,而大部分執行委員也不願義正辭嚴地譴責暴徒和為他們砌詞開脫的人,他對此感到失望。蔡維邦認為公會沒有尊重1500名成員的意願,損害了與內地法律機構的友好關係。公會在戴啟思執掌下與內地的關係陷於冰凍,但卻熱衷於與海外地區建立聯繫,在2020年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時,更主動與美國律師協會拉關係。

只可惜公會對蔡維邦的勸告置若罔聞。戴啟思2021年離任後,公會並未改弦易轍,反而選出英國政客夏博義為新主席。夏博義在出任主席前是英國自民黨黨員,該黨致力推進反華議程,不但公開反對香港國安法,倡議「制裁」中央和特區官員,更主張抵制北京冬奧。公會任命外國政客執掌主席一職,實在匪夷所思。

夏博義在上任後第一次新聞發布會就向香港國安法開火,妄稱要尋求特區政府修改國安法。他隨後誣衊警隊濫捕參與違法「初選」的亂港分子,聲稱警方「蓄意恫嚇民主運動」云云。他未經審視相關證據就含血噴人誣衊警隊,行為極不負責任,但討得反華勢力的歡心。然而,他的驚人「偉論」令社會各界意識到公會離正道越來越遠。

公會為了挽回公信力,急急與夏博義割席,指他是以「個人名義」發表言論,並宣稱公會不是一個政治組織。公會史無前例地與主席劃清界線,卻無法釋除公眾疑慮,因為記者是出於夏博義的公會主席身份才主動採訪他。

夏博義自此喪失領導力,並令公會聲譽受損。事隔一年後,公會會員意識到若再不清理門戶,公會可能從此喪失地位、完全靠邊站。因此,夏博義不尋求連任後會員抓緊機會推選賢能,現在一班才德之士重掌大局,公會重回法律專業有望。雖然公會仍需要處理戴啟思和夏博義遺留下來的爛攤子,但一個政治中立的主席可助公會重回正軌和恢復公信力,讓它再次成為法律界的正能量。

杜淦堃於1月20日當選大律師公會新任主席。他表示,視維護法治為首要任務,指出公會不宜討論或處理政治議題,駁斥「法治已死」的言論,並堅稱香港必須堅守法治才能保持競爭力。這些對公會會員而言無疑是福音。

警惕反華勢力繼續破壞

杜淦堃表示,公會將會積極參與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諮詢工作。他不像戴啟思和夏博義那樣敵視香港國安法。他指出,國安法仍實施不久,應讓法院有充裕時間去斟酌和詮釋條文。換句話說,他無意像前兩任主席那樣熱衷於表演政治秀。

公會以往會和內地法律機構保持友好往來,並每年到訪北京,但自戴啟思上任後就中斷與內地聯繫。杜淦堃希望能與內地重建良好關係,為會員創造機遇。相信心繫公會的會員必定會歡迎新主席的提議。

喪失公信力的公會要挽回聲譽絕非易事,但至少迷途知返,踏出了關鍵一步。依杜淦堃所言,他會在兩位副主席陳政龍和毛樂禮的協助下為公會撥亂反正。然而,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舊勢力仍會暗中搞鬼,杜淦堃務必要堅守立場,並提防反華勢力的激烈反擊。戴啟思已經率先警告他「不能在原則問題上妥協」,誠言這班搞事者仍舊以為公會屬他們的勢力範圍,他們的破壞力不容低估。

公會沉淪幾年後有望捲土重來。若果杜淦堃和他的團隊可以重振公會聲譽,不止造福法律界,也是香港之福。

註:英文原文刊於《中國日報香港版》,標題為編者所加

律政司前刑事檢控專員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