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黛西札記/平淡天真多\李 夢

  圖:忘川山人的畫作。\作者供圖

周末天陰欲雨,宅家讀書,重溫汪曾祺先生的散文。汪老先生一生算不得平順,起起落落,「文革」年間被關「牛棚」吃了不少苦頭。然讀其筆下文字,絲毫不覺苦楚,總是溫潤平和模樣,偶爾調侃,偶爾幽默,怡然自得,從容不迫,着實讓人心生羨慕。

江西人民出版社與果麥合作出版的汪曾祺散文《生活,是很好玩的》,從二○一六年初版至去年底,已重印二十多次。可見在這腳步匆忙的年代,有不少為了生活疲憊辛勞的人們,願意從這些清雅簡淡又生動趣致的文字中,細味琢磨,品一品生活的滋味,聊解煩憂。

汪曾祺先生散文題材頗多,尋常日子,柴米油鹽,衣食住行,都能被他寫出溫和熨帖的意味來。在眾多名篇中,談吃、談四方四季美食的散文尤佳,像是《故鄉的野菜》《四方食事》和《貼秋膘》等,已然是眾人熟知的名篇。汪老先生寫食談吃,從不刻意追求立意高遠,也不多談名貴食材或是稀罕珍饈,而就是從尋常生活一日三餐落筆,俯下身子娓娓道來,不急不慌。

單是他家鄉高郵的一道家常小菜「鹹菜茨菇湯」,他能從南講到北,非要寫上數百乃至上千字不停筆。先是講小時候怎樣不喜歡茨菇的味道,嫌其味苦難吃,再講離鄉數十年後思鄉懷遠,竟因久違而對茨菇有了感情,每每在北京的菜市場上見到,必定買回家來炒肉。又從茨菇炒肉說到自己某次往沈從文先生家中拜年,吃到師母張兆和炒的一爿茨菇肉片,猶記得沈先生說茨菇的「格」比土豆高。

一般吃食,竟然也要講究「格」,這不止讓作者,也讓隔着數十年時光重讀這些文字的我們印象深刻。可見吃食從來不僅為飽口腹之欲,更有至深的人生智慧與情感在其中。

讀罷掩卷,書頁間的生動文字彷彿仍在眼前跳動。猶記得書中說:「草木蟲魚,多是與人的生活密切相關……我勸大家口味不要太窄,什麼都要嘗嘗。」我想,若汪老先生在世,必定要被如今頗為盛行的美食紀錄片攝製組邀請去擔任顧問,也能為有些片子去去燥,拓寬些視野,再增添一些平凡素樸的煙火氣。宋代書法家米芾評價董源的畫,稱其「平淡天真多」,這五個字,用來評說汪老先生的散文,也格外契合。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