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瓜園/小說人名的影射\蓬山

作家劉震雲的小說《手機》,主人公是電視主持人嚴守一。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認為該角色是影射自己,(道家有「抱元守一」之說),後與劉震雲反目。

這種做法本是小說家們樂此不疲的技藝,既可借名發揮,一抒胸臆,又打擦邊球,可進可退。諷刺譴責小說無疑是最拿手的。吳敬梓《儒林外史》裏的「馬二先生」「馬純上」,影射同鄉馮粹中。純粹,中上,「馬二」與「馮」,淵源很簡潔。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以「武香樓」影射文芸閣(文廷式),「溫月江」影射梁星海(梁鼎芬),也是類似筆法。《孽海花》裏的影射之多,近乎於氾濫,多以諧音、字形,如「唐常肅」即康長素(康有為),「聞韻高」即文芸閣,這就有點流於表面了,不如「武香樓」含蓄。

魯迅小說《藥》,用「夏瑜」隱喻秋瑾;《理水》挖苦鑽研考據的「鳥頭先生」(《說文解字》:「雇」,鳥名;「頁」本義為頭)。惹得顧頡剛大怒,致函魯迅聲稱要「提起訴訟,聽候法律解決」。

新文化運動時期,林紓發表文言小說《荊生》,痛毆田其美、金心異、狄莫三位新派青年。其實就是影射陳獨秀、錢玄同、胡適。「田」「陳」為同一姓氏,「胡」「狄」都是對北方少數民族的稱呼。「適」「莫」用指厚此薄彼,「心之所主為適,心之所否為莫」。秀美、金錢、異同,無需多言。不過三人未像顧頡剛那樣發急,錢玄同一度故意用「金心異」做筆名,魯迅等人也曾用此稱呼他。

劉震雲另一部小說《我叫劉躍進》,連影射、暗喻都省了,而是直接拿來主義。書中,工地專門負責買菜的女工,名叫葉靚穎;髮廊女楊玉環,先後改名楊冰冰、楊靜雯、楊宇春。稍了解娛樂圈者,一望便知。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