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知微篇/美國結束量化寬鬆 全球面對滯脹風險\周八駿

國家主席習近平本月17日以《堅定信心 勇毅前行 共創後疫情時代美好世界》為題,在2022年世界經濟論壇視頻會議發表演講。

習主席在演講中指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紊亂、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能源供應緊張等風險相互交織,加劇了經濟復甦進程的不確定性。全球低通脹環境發生明顯變化,複合型通脹風險正在顯現。如果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急剎車』或『急轉彎』,將產生嚴重負面外溢效應,給世界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挑戰,廣大發展中國家將首當其衝。」我理解這段話是對美國調整貨幣政策的忠告。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本月11日審議其連任提名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稱美國經濟不再需要高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今年稍後時間美聯儲將縮減資產負債表,若有需要將在更長時間內加息多次。他在預先發表的聲明中表示,美聯儲會動用貨幣政策工具支持經濟和就業,並防範通脹生根。鮑威爾這一番話表明,美聯儲因應新冠疫情大流行而採取的空前量化寬鬆政策將退場。

美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始於2008年「百年一遇」金融危機發生後,至2014年10月先後推出3輪,總額高達24145億美元。

2020年3月美國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後,美聯儲不僅再實施量化寬鬆政策,而且,規模大大超過2008年11月至2014年10月之總和。2020年3月16日第一次宣布的金額,便高達24095億美元。嗣後一年半,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增值翻一番,達80000億美元。

美聯儲空前量化寬鬆政策,配合美國政府巨額赤字財政政策,給經濟體注入流動性以緩解企業和個人的清償困難,減少企業和個人破產,在某種程度上緩和資本主義經濟周期性衰退。但是,不僅不可能克服資本主義制度固有弊端,相反,令其更加嚴重。

首先,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美聯儲的報告稱,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收入最高的1%美國家庭總淨資產為36.2萬億美元,是自1989年有資料統計以來,首次超過佔總數60%的中等收入家庭的總淨資產(35.7萬億美元)。美國70%的財富集中在收入前20%的家庭。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家伊曼紐爾·賽斯提供的數據顯示,美國人中最富有的10%人口擁有的平均收入,是其餘90%人口的9倍多;最富有的1%人口的平均收入,是90%人口的39倍以上;最富有的0.1%人口的平均收入,為90%人口的196倍以上。空前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迭加巨額赤字財政政策,即使產生一定程度的國民收入二次分配功能,但對抑制貧富差距無效。

其次,新冠疫情不斷惡化。美國聯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在防控新冠疫情上各施其法,很大程度受制於民主共和兩黨鬥爭。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只能向受疫情打擊的民眾提供金錢援助,無法遏制新冠病毒擴散。何況,新冠病毒變異迅速。

多國通脹被美元推高

再次,卻絕非次要的,是美國國內的產業鏈、供應鏈遭受疫情破壞,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遭受疫情和美國全球戰略雙重破壞。去年聖誕節和元旦長假日前,美國主要港口等待卸貨的巨輪排成川,百貨公司老闆焦慮無法讓消費者買到過節的貨品。與此同時,美國通貨膨脹迅速惡化。2021年12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7%,創1982年以來新高。

美聯儲2021年11月3日宣布,維持利率於0至0.25厘不變,11月和12月分別減少購買100億美元國債和50億美元按揭抵押證券。當時美聯儲聲明強調,減少買債與加息無直接關聯。僅僅相隔兩個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承認2022年將退出量化寬鬆政策,加快加息步伐,明確表示要防範通脹生根。

然而,美元是最主要國際貨幣。美國空前量化寬鬆政策,不僅已燒旺美國國內通貨膨脹,而且,推高世界上許多國家或地區的通貨膨脹。

另一方面,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2021年第41期的封面專題是以《短缺經濟》(The shortage economy)為題,稱從現在起一段不短時間裏,全球不少國家包括美國共同面對物資匱乏。究其原因,除了新冠肺炎疫情破壞全球供應鏈正常運作,還因為地緣政治矛盾加劇和全球控制氣候變化促使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調整。總的看,2022年全球面對滯脹風險。

資深評論員、博士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