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公評世界/法國大選的懸念是選舉政治的噱頭\周德武

法國總統選舉的第二輪投票於周日舉行,雖然民調顯示,現任總統馬克龍領先「國民聯盟」候選人勒龐10個百分點,但是媒體依然把這場大選塑造成「充滿懸念」的一屆選舉,甚至稱「法國和歐洲的未來在此一役」。美國幾家主流報章評論稱,「勒龐一旦當選,堪比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對資本市場的衝擊甚至更大。」但長期跟蹤法國選舉的專家則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不過出於法國選舉政治的需要,刻意製造出來的一個噱頭而已,如果不這樣做,法國第二輪的投票率會很難堪,就體現不出法國式的民主了。

不過,要說法國這次大選沒有一點懸念也不符合實際。在第一輪投票中排在第三位的梅朗雄只落後第二名1.24個百分點,如果不是因為極左翼分化出多個候選人而分散了選票,由梅朗雄領銜出戰馬克龍,那結果真的很難說了。但民主政治往往就是這樣,讓選民看起來一切都很民主、公平、一人一票,但其實主要利益集團早已通過背後的運作,確保把不符合利益的潛在對手剔除出局,梅朗雄無疑是這類政治運作的犧牲品。一些年輕選民感嘆,第二輪投票是「在瘟疫與霍亂之間作出選擇」,索性不投票成了對兩位候選人說「不」的情緒表達。

馬克龍這五年跌跌撞撞一路走來,政治上也比過去更加老練。他上台之後向資本家的利益作出讓步,是個不折不扣的「富人總統」;他提高燃油稅,激起工薪階級的反抗,掀起了全國性的「黃背心運動」,結果撞得頭破血流;他提議將退休年齡從62歲提高到65歲,對於產業工人而言極不受歡迎;與此同時,法國通脹高企,全社會都覺得「日子過得一代不如一代」。

民生問題雖是馬克龍連任的軟肋,但他的存在已超越法國,成為歐盟的希望。在德國總理默克爾下野之後,馬克龍儼然成為歐洲的領頭羊,特別是在俄烏之戰如火如荼之際,歐盟更不希望因法國大選出現意外而導致歐洲再次分裂。德、葡、西三國領導人在法國《世界報》聯合撰文,號召法國人民投馬克龍一票,稱這次選舉事關民主與反民主的政治抉擇,將不干涉法國內政的原則拋置一邊。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民粹主義和極右勢力並沒有衰落,相反卻有漸成主流之勢。一些人提出,既然代表右翼的薩爾科齊不行,代表左翼的奧朗德不行,代表中間力量的馬克龍也不行,為什麼不可以換一個極右翼的人上來試試?這五年勒龐的支持率上升了10%,足見法國的民意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為了贏得大選,勒龐也一直努力修復自己的形象,讓自己變得更加「溫和」。她收回了關於脫歐的立場,也表示不會退出北約,而是像戴高樂一樣,只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機構;在猶太人的問題上,她把極端反猶的父親老勒龐開除出黨,以顯示與反猶主義劃清界限;但在歐美主流媒體的眼裏,「勒龐與過去一樣依然充滿着危險」。作為法國的「女版特朗普」,她支持「法國優先」,在宗教和移民問題上,對人口佔10%的穆斯林十分不友好,反對外來移民、搶佔法國人的就業崗位;在對待普京的態度上至少表現出很大的同情,主張與俄實現戰略性和解。馬克龍在大選電視辯論中緊緊抓住這一點,指責她是「親俄反歐派」,媒體不遺餘力挖勒龐的醜聞,以此打擊勒龐的形象。西方主流媒體的觀點認為,雖然勒龐的贏面只有35%,但是世界對此需要作點準備。

「勒龐現象」是全球極化政治的反映,也是法國乃至歐洲政治的重要風向標。顯然,2022年的政治氣候還容不下勒龐的存在,但不等於她未來沒有機會。勒龐還需要作出進一步改變,直至符合法國大資本家的利益。

新冠疫情和俄烏戰爭正在深刻地改變全球政治與經濟格局,讓眾多國家意識到過分依賴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對於國家安全的巨大風險,所以全球產業布局的重構有望加速,逆全球化之風將越颳越猛。一旦法國大多數人接受了這些理念,勒龐的上台或水到渠成,但這個時間節點顯然不是2022年,2027年,勒龐捲土重來也未可知。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