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搭建橋樑/多元團隊 剖析文物「前世今生」的故事

  圖: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外觀。

一方紫禁城,古今多少事。隨着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七月正式開幕,九百多件來自北京故宮的館藏即將揭開它們神秘的面紗。有展品,就需要有策展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有五個常設展廳,四個主題展廳,其中還有兩個是與香港相關的展廳。一眾來自五湖四海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策展人,用他們的才智,做研究、講故事,力求在皇家珍藏與民間日常之間建立對話渠道,剖析這些文物的「前世今生」。\大公報記者 劉毅、徐小惠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副研究員、策展人之一的楊煦,從小就在北京「皇城根」下長大,對於故宮自有一份情意結,後又於香港中文大學研讀建築史專業博士學位,專研中國傳統建築與園林藝術。他應聘成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策展人已快兩年,見證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由塵土飛揚的地盤工地,逐步興建成型,直至破海而出,「從讀書到留港工作,已歷十年之久,香港就是我的第二故鄉。二○一七年畢業那年,我在港鐵東鐵線上看到香港要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消息,而我又是研究明清畫家建築,心情真的無比激動。」楊煦談及加入團隊初衷時表示。

楊煦合作夥伴、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助理研究員陳麗安於英國取得藝術史與考古學碩士學位後,曾任職於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後來到香港工作,主要研習康雍乾時期宮廷與民間的藝術交流,「當時我是因為工作來到了香港,在得知招聘消息後,就產生了很大的興趣,投入簡歷後,就參加筆試、面試,加入團隊已有兩年零七個月,感受最強烈的是,要直面各種高強度的工作,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不夠用。」

用新鮮手法講故事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共設九個展廳,楊煦主修建築、陳麗安主修宮廷文化,這兩方面都是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幕展之一「龍顏鳳姿——清代帝后肖像展」的重要組成部分,故而二人合作策展可謂相得益彰。且不論是展品圖錄,抑或是多媒體影像,他們秉承的原則是忠於史實,在兩年策展時間中,不斷查閱史實,並與其他諸如設計團隊等溝通,告知想法和需要呈現的效果,「雖然我現在在北京,但也是為開館做準備,且與香港同事積極溝通,形成香港、北京兩方面共同推動開展。」楊煦道。陳麗安也道:「我們想試試用一種新鮮手法表達展品故事。」

楊煦憶述甫加入團隊、開始策展時的情形:「當時知道要展出這些清代帝后肖像,即有『食材』,但要想如何去『做』。故宮博物院共存放十幾位清代皇帝、二十多位皇后肖像,就算我們都借過來,也可以。但如此一來,就難免乏味了。所以我們就在想,可否試試少些文物,只有兩三件,大到祭祀場景的建築特色,小到隨從佩戴器物和衣帽,分別從不同研究角度解讀同一件文物。」  陳麗安也補充道:「我們會探尋肖像蘊含的意義,及其反映的宮廷祭祀傳統、傳統修復工藝等等,也會講講畫帝后肖像的禮儀,畫家動筆,需要先由欽天監選定黃道吉日後,才能繪製帝后御容。」

「雖然只是帝后肖像,但我們不僅僅是展出他們的面容,更重要的是展示其代表的『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的禮制載體。」楊煦續稱:「這些肖像原本是祭祀所用,它們被供奉在景山壽皇殿。我們想真實呈現當時的祭祀場景,為了完成這一目標,我們進行了大量研究學習工作,甚至前往天津大學尋找實地勘測的3D壽皇殿圖形。」

提及故宮博物院的宮牆和琉璃瓦,不少人都從不同視角進行拍攝,譬如俯瞰和鳥瞰。楊煦和陳麗安也想到用一個壽皇殿的外景多媒體影像表現當時的祭祀場面,但如何在視角上推陳出新,卻是個難題。後來,陳麗安就建議道:「落雪的北京很美,不如我們做一個壽皇殿雪景吧。」

思及此,二人遂開始構想,卻並非天馬行空隨意挑選一個下雪時節,而是嚴格遵循歷史,「我們要做一個光緒朝某年正月初一祭祀的場景,但要確認真的有一年正月初一下雪才敢操作。隨後我在檢索文件時,真的被我通過翁同龢的日記找到光緒十八年正月初一下了雪。」

策展兼顧香港視角

雖然展品由故宮博物院借出,但楊煦與陳麗安在策展之時也同樣兼顧到香港視角,「香港不少高校都有清代宮廷文化研究課程,就連我們平日用到的一本重要參考書《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雖是被收藏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卻是由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編纂,足見香港本地大學對於清代文化研究之深。再加上香港盛行的粵劇、中醫學,其觀念都是東方文化,所以香港與內地一樣,他們的文化都共同建基於中國文化底色之上,所以很容易產生對話,區別在於我們如何通過展覽拉近皇家文化和民間生活之間的距離。」楊煦表示。

有鑒於此,在「龍顏鳳姿——清代帝后肖像展」第四部分,主要展示皇家生活輕鬆一面,楊煦介紹:「香港觀眾可以看到皇家也有遊玩、娛樂,以及展現親情的肖像圖景,我們更在展廳安排了遊戲『小彩蛋』,觀眾可以參與其中,親身體驗皇家放鬆的文化方式。」

陳麗安則以設計今次展覽視角,來解讀她心中的香港角度:「之所以我們今次會選擇這樣的策展方式,也是考慮到香港觀眾可接受寬廣的觀賞尺度。」

訪問尾聲,楊煦還透露,開幕展後會有一個建築園林的展覽,會進一步建立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與香港城市之間的關聯,「我們發現其中有一棟建築的照片,最早是由一位香港攝影師拍攝,發現後難掩興奮,沒想到在十九世紀下半葉,居然有一個香港人去了北京,拍下了在攝影術傳入中國後的第一張照片。」 圖片: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提供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