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詳情頁

銳評/香港要有長遠人才發展戰略\陳 鋒

第六任行政長官選舉圓滿完成,香港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在當今複雜的全球政經形勢下,新一任特首要做的工作可謂千頭萬緒,房屋土地醫療等等,短中長期都須兼顧,沒有一項能「慳力」。但當今世界的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競爭,香港必須要有明確的、長遠的人才發展戰略,着眼於培養什麼人才、創建怎樣的吸引人才環境、建設怎樣的人才發展體系等這些根本問題。培養、吸引更多人才,也就能鞏固香港的發展根基,才能有效應對未來的各種挑戰。

香港向以聚匯全球優秀人才著稱,儘管過去兩三年因各種原因,這種吸引力有所下降,也出現所謂的「人才流失」現象,但與其他地區相比,香港的優勢仍然突出。例如,去年12月公布的瑞士洛桑管理學院《2021年世界人才排名報告》顯示,於全世界64個經濟體系之中,香港排名11位,是亞洲地區最具人才競爭力的地區。根據月前公布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全球人才競爭力指數2021》報告,香港在全球155個城市中人才競爭力排名第20位,但人才及人才吸引力分別排第6和第9位。

「人才政策」和「人才戰略」

這些排名一方面說明香港所具有的優勢,但另一方面也指出了香港所面臨的問題。例如,根據洛桑的報告,香港在科研畢業人才以及財務技巧的兩個項目都為全球第一,但勞動力增長只排第50位;「吸引與留住人才」則下降至第26位。而再從各項細項去看,生活成本水平指數於全球排第61名。香港的強項和弱項,都很清楚。

顯然,香港要思考兩個根本問題:如何培養人才?如何吸引並留住人才?應當看到,歷屆特區政府已推出許多政策,去培養、吸引人才,也取得了不俗成效;尤其是本屆特區政府任內,人才政策成為一大亮點。但也應當看到,香港並沒有系統的、長遠的人才發展戰略,而是零散的、各自為政的不同政策。例如,香港需要創科人才,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只能說是「人才政策」,而不是「人才戰略」。兩者的區別在於,一個從短期或局部需要考慮,一個從長遠及整體發展考慮。

如今香港迎來制定人才發展戰略的機遇。國家「十四五」規劃除一如既往地支持香港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以及強化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外,亦加進了四個新興領域,分別是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以及發展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要發展好這「八大中心」,離不開人才,那麼香港就要問一問自己:是放任市場自由調節,還是主動積極去發揮政策主導作用?如果是前者,那麼香港就不可能在未來人才競爭大潮中勝出。

未來特區政府應當考慮從政府管治理念、方向、目標及架構方面入手,制定一套着眼於長遠人才發展的戰略。去年舉行的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中強調,「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深入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全方位培養、引進、用好人才,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這為香港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參考。

事實上,香港具備條件成為亞太區內首屈一指的「人才樞紐」。香港匯集世界頂尖大學和研究機構,有高質素的專業科研人員,並且有五所大學躋身世界大學排名榜首100位之內,當中四所在50位以內。更重要的是,香港有「一國兩制」的獨特優勢,背靠內地龐大市場,具備成熟的金融體系和完善的商業網絡,與國際標準早已接軌,有助引入高瞻遠矚的策略性投資者,為科研產品融資和進行商品化。大灣區發展規劃即將出台,肯定會為香港的創科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

隨着新選制下的三場選舉成功舉行,香港迎來由治及興的新階段。新選制選出的「愛國者治港」隊伍將能團結帶領香港社會各界並肩奮鬥開創香港更好的未來。而不論是從經濟發展的考慮,還是從香港長遠競爭力考慮,香港都應從頂層設計上推進人才戰略發展。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